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奇妙跨年之夜

“尤长靖和林彦俊被抓了!”

高茂桐接到陆定昊的电话时,他正在泡澡。有情人的成双成对,单身狗茕茕孑立。

不过陆定昊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激动的样子,还有点幸灾乐祸?

“你们不是四个人一起去放烟花吗,怎么就他们俩被抓了?”

“因为跑得快啊。”

“……”

尤长靖跑不动,每次健身房回来都是林彦俊扛回来的,据说手感还不错。高茂桐扁了扁嘴,听陆定昊把话讲完。

“我和Jeffrey就去捞他们。”

这件事,说到底还是要怪陆定昊,小浪蹄子想出什么跨年夜放烟花,不知道现在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吗!

但Jeffrey关爱自家的崽子,翻遍了整个上海也只搞到了一箱仙女棒。

好吧,还是要怪尤长靖非要凑热闹一起跨年,拖着林彦俊一起瞎乐呵。如果当时林彦俊制止了尤长靖,那么此时此刻他们俩应该躺在宿舍罪恶的温床上,相互依偎着准备进入梦乡,而不是在警车上鬼哭狼嚎。

“我们没放烟花!警察叔叔!”林彦俊抓着尤长靖的手说,“他是马来西亚来的,咱们不能伤害两国情谊啊!”

“警察叔叔,我们还都是孩子啊,太晚回家妈妈会担心的!”尤长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别吵!你们那叫纵火!”

这个锅,当然要陆定昊来背。

就在刚才,人潮涌动的广场上,尤长靖握着一把仙女棒,低垂着眼睛看着林彦俊擦亮一根火柴将它们点燃,它们在他手里燃烧,绚烂,最终只剩下光秃秃的黑乎乎的杆子。美好的东西总是在顷刻间转瞬即逝。

广场上的灯光在尤长靖的脸上投射出斑驳的光彩,他的睫毛微微翕动,抬头对上了林彦俊的眼睛。

林彦俊盯着他半晌,夺下他手里仙女棒的尸体扔进垃圾桶。

“新年快乐。”

尤长靖大笑起来,伸手捂住了嘴,“你很急诶,离新年还有四个小时!”

林彦俊低头视线与尤长靖相碰,他腾出一只手刮了尤长靖的鼻子一下,“我希望时间快一些啊,这样就能……”

“就能什么?”尤长靖用他温热的指腹轻轻摩挲着林彦俊的掌纹,有些期待。

“不过停在这一刻也没什么不好。”林彦俊挑起尤长靖的下巴,缓缓地向他靠近。

林彦俊快要吻到尤长靖了,但……陆定昊一个猛拽就把尤长靖拖走了,林彦俊的嘴磕到了他的脑袋,有点痛。

林彦俊摸着自己撞得有点肿的嘴唇神色不太好地看着他们三个人,也不知道那两只怎么搞的,竟然点着了一棵灌木。

“哪里来的神童啊……”林彦俊翻了一个白眼。

陆定昊和Jeffrey正在很努力地想吹灭树上的火,尤长靖扒下陆定昊的外套往树上拍。

那是陆定昊圣诞节刚买的新衣服。

林彦俊站在一旁悠哉游哉地掏出手机记录下陆定昊这一刻绝妙的表情,当然还有火焰熄灭后升腾起的青烟弥漫中,一群杀气腾腾的民警大哥。

陆定昊拉起Jeffrey跑得飞快。

“我们那是见义勇为。”尤长靖有些委屈地在派出所里向民警辩解。

“我们会去调查清楚的,你俩在这儿好好待着!”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有些苍白的灯光无力地照在他们俩身上,尤长靖沮丧的一只手撑着下巴叹了一口气。

“我认识你之后,好像每一天都在冒险。”

“你很委屈哦?”

尤长靖戳了戳林彦俊的酒窝,认真地点了点头。

比如林彦俊每次勾引尤长靖吃各种各样的巧克力棒甜甜圈这样的甜点的时候,体能老师都会经过;比如林彦俊第一次吻尤长靖的时候,高茂桐正在卫生间里洗澡,随时都有破门出来抓住他们俩的危险性;比如过了门禁时间还想再吃点儿什么,林彦俊带着尤长靖翻墙的时候……

林彦俊第一次带尤长靖翻墙是在一个温暖并且有点潮湿的晚上。尤长靖晚饭后练得有些猛,到后半夜就开始饿。

“林彦俊,我想吃油桃。”尤长靖半个身子爬到林彦俊床上,出了点手汗的手有些恶作剧地伸进林彦俊的被子里挠了挠他的脚心。

“你怎么这么皮!”林彦俊一下子就缩了起来。

尤长靖小鹿一样圆溜溜的大眼睛让林彦俊不由得想起某个月明星稀夜,他脸上的汗顺着脸的轮廓滑轮在尤长靖的脖子上,也是这样无辜而纯澈的眼神,像一头被狮子捕食的小鹿。而林彦俊正是那头狮子。

林彦俊喉结翻滚了一下,他皱着眉头爬下床,走进洗手间拿冷水洗了一把脸。

当尤长靖费了半天劲才翻过围墙准备欢呼的时候,他惊动了一条狗,追着他们俩跑了两条街。

“林彦俊!!!!”

林彦俊跑了两步又折返,抱起尤长靖继续跑。虽然这样好像更慢了……

大概那条狗单身吧,追了一会儿就停了。

“我可能要多吃一点。”

“少吃点少吃点。”林彦俊喘着粗气对尤长靖说,“太累了。”

“……走啦!”

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里已经买完了所有和桃子有关的东西,尤长靖拣了几个苹果和一个梨子。

他最近嗓子不太好。

林彦俊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体贴地给尤长靖捏腿,尤长靖拿起梨子在衣服上擦了擦。

他张嘴想咬一大口,林彦俊握着他的手把梨送到了自己嘴边。

“老人家说梨子不能分着吃。”

“我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说法。”林彦俊又啃了一口,亲昵地送进尤长靖嘴里,他舔着嘴唇有些意犹未尽,“我们来吃……生梨。”

尤长靖愣了一下,心里有些酸也有些甜,一嘴都是梨子清甜的香气。尤长靖没有吃过比那个梨味道更好的食物。

也没有被狗再那样追过。

“我饿了。”尤长靖抓狂,“我不要在这里跨年!”

林彦俊按着尤长靖的肩膀支招:“你把你的脖子伸过来让我嘬一下,告诉他们你过敏了,你要去就医。”

尤长靖眼明手快,使劲地掐了林彦俊的脖子一下,痛得他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别吵了!有人来捞你们了!”

林彦俊和尤长靖站在Jeffrey家的落地窗前,窗外是东方明珠和黄浦江,他们已然成为这个城市最繁华的一部分,但此时此刻,他们只是自己,只是彼此的依靠。

陆定昊心疼自己的新衣服拿来扑火,还叫着要睡美容觉,Jeffrey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电视,尤长靖有些累了,打着哈欠就钻进了客房的被窝里。

有钱人真好。

林彦俊落了锁,带着满身的疲惫躺在尤长靖身边。尤长靖一骨碌滚到林彦俊身边,有些撒娇地拿脸蹭了蹭他的手臂。

“今天大概是我这辈子过的最奇妙的一个晚上了。”

林彦俊轻轻拍着尤长靖的背,“生活就是惊险一点刺激一点才更有意思。”

“还没有同甘就和你共苦。”

“这辈子我是不担心你会跑掉了。”

“你在瞎说什么啊?”

“我说……爱你。”

爱和欲有太过撩人的魔力,让人在享受中不知不觉地溺毙,就像他们的故事。

“林彦俊……”

嘈杂的世界里,尤长靖只听得见林彦俊和他的心跳声,被淹没在爱与欲的深渊里。

世间万物景致,不及你我交颈而眠。

————————昏割线————————
今天在图书馆摸鱼的时候摸出来的(打脸,我说要停笔的)
支离破碎的我怎么拯救支离破碎的高数!知我如高数,又怎么能逼我强我!
睡觉去了,明天继续肝_(:з」∠)_

评论(10)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