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用不完的喜欢

我想象的故事不是这个样子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概括起来就是我的文笔跟不上我的脑洞:)bad

有私设有OOC都是我瞎编的:)

——————————

01

年轻人的喜欢总是简单得很,比如林彦俊酷酷的妹妹,无端喜欢一个长的很干净有淡淡的香味的小男孩,没什么理由,因为他长得好看,又很香。


放屁。


林彦俊的白眼呼之欲出,一掌拍在妹妹脑袋上:“他妈妈给他洗衣服才会香啊!你让他自己洗衣服,会香香的才怪嘞!”


“我就是喜欢他嘛!”


这样的冲动,林彦俊也很渴望——就这样理直气壮地向全世界宣布:“我就是喜欢你嘛!”没有理由,只是喜欢你,可随着年岁的长大,一个人又开始计较诸多的得失,害怕付出得不到回报,害怕得到了还会失去,害怕即使可以天长地久却得不到祝福……


“心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妹妹放下装着车厘子的碗,一本正经地告诉林彦俊,“就是闻到他身上香香的味道就能开心一整天!”


“放屁!是洗衣液的味道!”


“哥哥,活该你单身!”


“这跟我单身有什么关系?”


“就算是洗衣液的味道,在他身上散发出来就是不一样,你能不能有点想象力。”


所以,林彦俊单身是因为想象力不够吗?


当然不是啦,他对着云朵都能想象出各种各样的东西,然后把想象出来的东西二次加工、三次加工、四次加工……


学建筑的男孩子想象力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林彦俊单身是因为时机没到,正当合适的人也还没有出现。


不过建筑狗每天两点睡七点起,哪里来的美国时间去谈狗屁恋爱?


02

心动的感觉,林彦俊没想到有朝一日也能体会到。


大学一开学林彦俊就忙着申请奖学金的事情,可就是有一门成绩死活出不来,好不容易查到了成绩……还不如不查呢。


周围人妥妥的95,只有他89。就这六分拉的零点几个绩点害得他和一等奖学金失之交臂,而那门课的老师则这样回复他:


“彦俊不好意思回复晚了,你们班成绩都太好了,A分配不过来了。”


林彦俊也不是差钱,林公子从来都不差钱,就是委屈得很,他扁着嘴在奖学金申请表上写了一个“二”。


“今天体育馆有十佳歌手。”室友对林彦俊说,“别不开心了,去看看晚会放松一下心情。”


“十佳歌手这么早?”


“也不能说是十佳歌手吧,有一个文艺晚会,请到了音乐学院的学长,老天爷赏饭吃声音特别好听,前段时间参加了一个唱歌比赛,不过很快就刷下来了,嫌他外形不过关。”


“这么惨的吗。”


林彦俊忽然对生活又重新燃起了希望,起码他外形过关,还挺帅!


“我还有票,你去不去?”


“去!”


林彦俊坐在看台上,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班群里又开始刷屏填各种各样的考核表格,身旁的室友又开始和女朋友腻腻歪歪。


忽然又难过了起来,好像全世界的热闹都不属于他。


林彦俊收了手机靠在椅背上叹了一口气。


舞台上的人正在唱五月天的《温柔》,一直被diss不太会唱歌的林彦俊只觉得每一个尾音都温柔到了极致,撩人的嗓音好像在给他难过的心胡撸胡撸瓢儿。


“这就是那个学长。”室友扯了扯林彦俊的衣服,“你怎么……哭了?”


林彦俊木讷地擦掉眼泪,呆呆地望着台上,瘦瘦小小的人,远远望过去五官也很好看的样子。


“是你瞎了还是我瞎了?”林彦俊说,“人家长得很好看啊!”


“人家以前不长这样!”


“整容了?”


“没——减肥吧。”


林彦俊垂眼看着手里被卷起来的节目单,准确地找到了这个人——尤长靖。


“林彦俊你去哪儿?”


林彦俊从来都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却没怎么好好利用这一特长,时至今日才发现长得帅竟然有这么多优势,比如负责筹备晚会的导演姐姐兴高采烈地答应他带他去见一见学长。


然而等理智回归到林彦俊身上时,他又不由得向自己发问:why?为什么非要见到那个人?见到了说什么?谢谢你声音这么温柔,治愈了我?


扯淡!


林彦俊高考的时候心跳得都没有这么快,他捂着心口坐在墙边,看着后台人来人往。


“同学你心脏不舒服吗?”


原来天使头顶并没有光环呀。


尤长靖朝林彦俊微笑,微微俯身向他伸出了手,“你没事吧?”


林彦俊迟疑着把手伸出去放在他的掌心,借势站了起来,大概是站起来太猛了,他有点头晕。


尤长靖又伸手扶住了林彦俊的手臂,“你……还好吗?”


“我没事。”林彦俊深吸了一口气,好香好甜的味道就窜入了他的鼻息,“我没事……”


尤长靖松开了手,冲他粲然一笑,“没事就好啦,晚会还没有结束你不回去继续看吗?”


林彦俊头脑风暴了一下,决定坑自己一把,“那个……我是建工学院的林彦俊,我们学院十二月份会有一个迎新年晚会……”


“然后呢?”小天使瞪圆了眼睛。


“学长,我想问你那时候有没有空。”


尤长靖歪着头看着他,“不好说诶……要不留个微信吧,到时候再说?”


林彦俊从善如流地拿出手机扫码,突然又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尤长靖,“谢谢。”


“嗯?”


“谢谢你——学长——”


03

南方的夏天和冬天中间隔着的秋天很短,好像还没穿几天薄外套,就得套上羽绒服。


林彦俊也是这个星期才开始穿大衣,他的整个十一月都在作业、建模中度过。


模型刚刚在展厅搭完,昨天厚厚的设计书刚写完,脸贴着墙壁就能睡着。黑眼圈上多少遮瑕液都盖不住,他草率地刮了胡子,准备一个人去看一场电影。


林彦俊一个人走在冷风里,看着街灯上一个又一个温柔的光晕,他有点饿,肚子都咕噜咕噜叫了起来,看电影之前要先吃点什么垫垫肚子。


尤长靖下了课,一边玩手机一边往超市的方向走,打算去超市买一些好吃的拯救一下周末,也许是他太过专注,直挺挺地撞进了林彦俊的怀里。


林彦俊揉着被撞得生疼的胸腔,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尤长靖抬起头,有些无辜地看着他。


“是你啊,对不起撞到你了。”


林彦俊低头看着他,心想着这个男人眼睛怎么能这么漂亮,像是有一汪清泉,亮亮的。


在理科生眼里,荷尔蒙决定一见钟情,肾上腺素决定出不出手。


在林彦俊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出手的时候,多巴胺好像已经决定了要天长地久。


他一只手捂着心口,突然呆呆地笑了起来,“没关系。”


闻到好香好甜的味道,就能开心起来,好像这段时间每天都没有熬夜,每天都元气满满……


只是有点……肚子饿。


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正好我也饿了。”尤长靖笑着对林彦俊说,“小学弟,学长请你吃饭吧。”


尤长靖抱着沙拉碗往嘴里塞西兰花,他吃得很少,可林彦俊看得出来,他很想吃东西。


“你为什么不多吃点?”


“吃太胖会被杀掉的。”


“嗯?”林彦俊瞪大了眼睛。


尤长靖有一个明星梦,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站在最耀眼的舞台上唱歌给全世界听,但为了梦想就要付出太多太多,比如好多吃的不能吃只能看,比如别人只看得到他越来越瘦还嫌他吃得多却不知道他流过多少汗水……


“我要去参加节目了。”尤长靖突然放下了沙拉碗,“我希望……”


林彦俊有些没礼貌地打断他,“我可以做你的头号粉丝吗?”


“你喜欢我吗?”尤长靖认真地看着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指的是……欣赏,比如说喜欢我唱歌。”


“嗯……”林彦俊蹙眉,不只是唱歌,还有好香好甜让他好开心的味道……


“学长。”


尤长靖放下筷子,抬头看着林彦俊,眼睛闪闪发光,“怎么啦?”


“你妈妈给你洗衣服吗?”


04

二十多年一直理智并且从来不冲动的林彦俊,因为尤长靖有朝一日竟然开启了疯狂的追星模式,虽然他们偶尔会在朋友圈下面疯狂地互相回复……


林彦俊对妹妹的冷嘲热讽不感兴趣,于是拿起手机去翻尤长靖的朋友圈,昨天在哪个城市打卡,今天又换了一个,经纪人只给他吃减肥餐可他想吃红烧肉……


“生活太苦了,只有食物可以带来短暂的甜味。”


配图是林彦俊很喜欢的草莓,林彦俊一乐,给他点个赞。


妹妹在林彦俊一月份开始看某节目之后,一度以为自己哥哥入了什么传销组织,整天抱着手机傻乐。


“你就不能怀疑我是谈恋爱了吗?”


“不可能。”


“……”


“真的……谈恋爱了吗?”


林彦俊重重地靠在沙发上,“没有!”


怎么说好呢?只能说……他好像有点喜欢只见过没几次的尤长靖,因为他声音那么温柔那么撩人,因为他笑起来那么阳光那么灿烂,因为他闻起来那么香那么甜……


等等……


“都是洗衣液啊!哥哥!洗衣液!他老妈帮他洗衣服所以好香好甜的!”


“闭嘴!哪个洗衣液是甜的!”


“双标狗!”妹妹大声嚷嚷,“哥哥你到底喜欢那个人什么啊!”


林彦俊也并没有很喜欢他吧,最多是无聊的时候搜搜他的动态,有时候打了鸡血还要换个小号去骂一骂那些多管闲事干涉他怎么发微博的戏精,又或者躺在床上戴上耳机反反复复地听他唱过的情歌,静静地享受被那样温柔的声音包围的快乐……


以前不懂那些耳机发烧友怎么舍得花那么多钱买一个破耳机,现在只想买一个能让他感觉到小天使就在他耳边呢喃的神器,砸锅卖铁也要买!


“哥哥,你喜欢人家呢,就应该让人家看见你!”


头号粉丝林彦俊一点也不够格,他说是这么说的,可在尤长靖的粉丝圈里却是一个小透明……


“怎么看见?”


“跑到他面前去,让他看见你。”


05

林彦俊于是趁着暑假在家闲着,开启了他人生的一段奇妙旅程——


“学长,我要来看你现场。”


隔了好久尤长靖才回他:“好啊,我们好久没见了。”


林彦俊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了一圈。对啊,好久没见了,整整……259天。


这259天里,学院新年晚会因为尤长靖去参加某节目而找了音乐学院唱美声的妹子来唱饮酒歌,林彦俊满脑子都是猫和老鼠;这259天里,林彦俊有200天每天都后半夜凌晨两三点睡觉,画图画到崩溃的时候就塞上耳机把他能找到的有关于尤长靖的视频全都找出来;这259天里……林彦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


“算了。”林彦俊突然泄了气。


“为什么呀?”


林彦俊躺在沙发上,拿抱枕把自己的眼睛遮住,过了半天才回答妹妹:“不打扰。”


“多少爱情是因为所谓狗屁的不打扰就被掐死在摇篮里的,哥哥!请你打直球!”


林彦俊直起身来,伸长了手挠了挠妹妹的头:“你呢?你和你的洗衣液打直球了吗?”


“我是女孩子呀。”


“哎哟,你是我林彦俊的妹妹诶。”


“是你的妹妹才怂。”


“……”


06

这是林彦俊第一次追现场,和别的追星的小姑娘不一样的是他并没有带炮,而是带了一个望远镜。


旁边的小姑娘歪着头诧异地盯着林彦俊:“帅哥你来帮女朋友拍的吗?”


“不是。”


“喔男粉哦!”小姑娘眼前一亮,“让我猜猜,你是来拍王子异的吗?子异也超级帅的有没有!我感觉男孩子会比较喜欢他诶!我是他的女友粉!”


林彦俊大半夜刷尤长靖视频的时候看见过这个名字,不过不重要,反正全天下他只觉得自己最帅。他耸耸肩,“不是。”


“那……”


林彦俊向她做了一个噤声动作,然后回归JPG模式,静静地等着尤长靖出场。


在这之前,林彦俊被妹妹科普了不少关于饭圈勾心斗角的东西,亲临现场才知道这么可怕。


比如谁谁家的灯牌又挡了谁谁谁家的横幅,那两边都要打起来了,比如谁家太吵了别家便卯足劲更加大声地喊回去……


林彦俊拿着望远镜寻找他没有光环的小天使,比他们上次见面时更瘦了许多,小圆脸已经变成世界末日小V脸,显得原本就不小的眼睛越发的大,笑起来真好看。


旁边的小姑娘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两只手放在嘴边作话筒状:“尤长靖!啊啊啊啊啊啊啊!看看妈妈吧!”


原来,她还是一个妈妈粉。林彦俊本能地捂住了耳朵,开始思考他如果在粉圈里,算什么粉,爸爸粉?不了不了,男友粉?


“崽崽!看看妈妈啊!!!!!!妈妈在这里!!!!!”


林彦俊觉得耳朵疼,镜头里的人忽然就把头转向了他这个方向,笑得阳光灿烂。林彦俊捂着心脏,快要昏过去……


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要带炮!下一次一定要抢前排的票!


林彦俊耳朵里还满满的都是周围人叽里呱啦的尖叫声,他刚拿出手机便收到了一条微信。


尤长靖:我看到你了。


林彦俊一惊,激动地快要叫出声,于是一把捂住嘴巴,想说的话太多,又紧张得手抖字都打不出来。他贡献了人生路上第一条如果自己收到会果断拉黑的59秒的语音,喋喋不休地叮嘱尤长靖:你太瘦了你要多吃点,你要照顾好自己,你不要太在意外界的评价,你巴拉巴拉……


刚发出去就觉得不妥当,想撤回却手残戳了删除……他有些生气地走到一棵树旁,重重地锤了树一下。


尤长靖:你也吃多点~


因为生活太苦,只有食物可以带来短暂的甜。


07

林彦俊晚上做了一个长达万里的梦,梦里他和尤长靖在海边放烟火,在山顶看日出,在教堂听钟声……醒来却只有空空荡荡的屋子,还有楼下妹妹叽叽喳喳的叫声。


“哥哥!”妹妹转移阵地跑来闹林彦俊,“我想吃你们学校附近的千层蛋糕。”


“So?”


“我们去吃吧!”


林彦俊和妹妹一人一辆小黄车从家里出发骑了半个多小时到达甜品店,晒得出了一身汗。


尤长靖脑袋上扣着一顶帽子,戴着口罩低着头走在路上,这个世界上有他联系方式的除了家人和朋友之外,大概就只有甜品店的老板了。


老板说出了新品,叫他有空一定要去尝尝。


有空有空!吃甜点是最开心的事情了!他有些高兴地抬起头,一不小心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的林彦俊和他酷酷的妹妹。


林彦俊让妹妹先进去,自己站在门外等尤长靖穿过马路走过来。


也许是路上没有红绿灯,尤长靖穿马路时一辆小汽车像赶着去投胎一样疾驰过来。


林彦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身手敏捷。


“怎么回事!”林彦俊忍不住朝小汽车开过去的方向咒骂,“没长眼睛是怎样啊!”


尤长靖的目光落在林彦俊抓着他的手臂的手,微微抿着嘴看着林彦俊。


“没事吧?”


“没事。”


“太危险了,好可怕。”林彦俊慢慢地松开了手,抬起胳膊放在尤长靖的肩膀上,“你一定要爱惜自己。”


“嗯。”


林彦俊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对尤长靖说:“一个人走在路上被车撞死的概率是1/5000,分母很大,分子很小,但对于爱你的人来说——你永远,都是世上的唯一。”


“我知道我知道。”尤长靖说,“我会注意安全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不不……我是……”


“作为你的爱豆,我也会注意安全的,头号粉丝!”


林彦俊被尤长靖逗笑,“好的,爱豆。”


“唉……不过粉丝用爱发电,总会有把喜欢用完的那一天吧。”尤长靖忽然沮丧起来,可下一秒又坚定的握紧了拳头,“一起走过的日子都弥足珍贵呀。”


“不会。”


“什么不会?”


“我对你的喜欢。”


“嗯?”


“用不完。”

评论(20)

热度(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