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我们的少年时代 1

前文设定戳这里:我们的少年时代 0

有私设有OOC,都是我瞎编的:)

祝我的帅哥宝宝后天生日快乐,妈妈先给你烟花爆竹放起来!

后天不会有更新的,因为我想回家睡觉:)

————————————

八月份,一年里最热的时候。


尤长靖日常被家里人吐槽肉长多了,可以当小猪猡去卖一笔好价钱。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撂下饭碗当即就决定晚上不走路了。


“那你在家躺尸吗?”小静抓着红烧鸡腿问哥哥。


“我去——骑单车!”尤长靖给小静一记爆栗子,半是吓唬地夺下她的鸡腿说:“酱油吃多了才这么黑!”


小鬼吃过晚饭不帮妈妈洗碗遭嫌弃,洗了碗洗不干净遭嫌弃,总而言之在家待着遭嫌弃。


他趴在自家窗台上探出半个身子看着尤长靖洗他个把月没骑过的自行车,“你干嘛?”


“减肥啊。”


林彦俊捧着两块西瓜从自己家走出来,拿了一块递给尤长靖,又指了指还没落山的太阳,“热。”


小鬼踩着窗户跳出来,跑到他们两人身边夺去林彦俊手里的西瓜,“不叫我!”


“小鬼!死孩子脚痒啊!”


小鬼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头,把西瓜籽吐进尤长靖家的花坛里。


林彦俊想起小时候,他和尤长靖也这样蹲在花坛边上,把桃核、枇杷核、西瓜籽全都“种”在花坛里。


来年春天,尤长靖的爷爷一把揪光所有的“杂草”。


“彦俊!”王子异叫了林彦俊两声,“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没什么。”


“你家阿花天天来我家抢黑背的狗粮。”


所以,阿花每天都伤痕累累地回来,趴在林彦俊的脚边哼哼。林彦俊起初还奇怪,他们家这么俊的狗怎么会被欺负!现在想来也是活该。


“一会儿一起去打篮球吗?”王子异提议道。


林彦俊扬眉,顺势坐在了自行车后座上。没干,还是湿的,屁股上一大片水渍。


“啊西……不去了!”林彦俊不高兴。


“小鬼,去吗?”


“不去!太热了!”


“长……算了,不去就不去吧。”


尤长靖抹了一把脸,把西瓜皮丢在花坛里。


“一天到晚在空调房里也不好。”尤长靖绞着手指,“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出去出出汗,排毒。”


“哎哟,排毒?减肥吧!”


尤长靖翻着白眼锤了林彦俊一下,“本质上没区别!换你的裤子去!这么大人还尿裤子!”


“你……”林彦俊气结,想送他一拐。


“长靖说得很有道理啊。”王子异站到两个快要打起来的人中间,“专家说现代人身体不好就是空调吹多了,不如我们明天早上一起去跑步吧?”


小鬼歪着身子一脸的鄙夷,“哪个专家?”


“王专家呀。”






尤长靖有史以来第一次那么迫切地期望明天不要到来,比期末考还可怕。


早晨五点天就已经很亮了,他揉着被眼屎糊住的眼睛起床洗脸刷牙,啃两块面包就去叫林彦俊起床。


小鬼打着哈欠坐在地上,疲惫不堪地对王子异说:“你们去叫他,他起床气可大了。”


“我上次来找他借数学作业,叫半天不起床。”王子异忍不住笑出声,“我跟他讲要是再不起来我就亲他,差点被打。”


小鬼看着王子异长叹了一口气,搡搡尤长靖,“你去叫他。”


“为什么?”


“肉多打上去不会痛。”


尤长靖幽幽地瞪了小鬼一眼,有些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王子异建议道:“你可以跟他说,他要是再不起来就亲他。”


“你这叫——”小鬼抓了抓头发,苦思冥想了半天,“投怀送抱!”


“他们两个都是男生啊。”


“……哦。”


尤长靖猫着身子走进林彦俊的房间,小心翼翼地爬到林彦俊身边,将手机放在他眼前。


“林彦俊,快起床我们要去跑步了。”


林彦俊哼哼了一声,动了动把被子扯了上去蒙住脸。


“你不起来,我就……亲你了!”


林彦俊慢悠悠地把杯子掀开,睁开眼睛——


“啊!”


真的吓得他差点晕过去!


尤长靖正抱着有牛蛙的手机在地上笑得前仰后合。


林彦俊吓出了一身冷汗,踢掉被子随意拿过一件衣服套上,没好气地往尤长靖肩膀上踹了一脚,“恶趣味!”


“别生气嘛!”


林彦俊叼着牙刷抬起了胳膊,做出一副要揍他的样子,“我哪里敢?”


“哪里不敢?”


林彦俊愣了半天,见尤长靖乖顺的模样,于心不忍,垂下了手摸了摸尤长靖还有些乱的头发。


“以后不许这样。”







小时候一起追猫打狗,一起上树摘桃,亲密无间,而现在……


“林彦俊!我跑不动了!你跑慢一点!”


“子异!你让林彦俊跑慢一点!尤长靖跑不动了!”


“彦俊!小鬼让我告诉你跑慢一点,长靖跑不动了!”


林彦俊于是一个猛刹车掉头,一边跑一边还小声哔哔,“真没用,这点路就跑不动了!”


尤长靖破罐子破摔,坐在路边拿袖子把汗,撅着一张嘴委屈得很。


“走啦。”林彦俊向他伸出手,“前面有一家超市,跑到了可以买一支可爱多。”


“巧克力味的吗?”


“其实我觉得草莓味也不错啦。”林彦俊手上一用力,把尤长靖拽了起来,后者没站稳,摇摇晃晃地栽进前者怀里。


林彦俊扶住他,掐着他的圆脸说:“你真的该少吃点了。”


“别掐我脸。”尤长靖嫌弃地扯开林彦俊的手,“越扯越大——有这——么大!”


尤长靖对林彦俊比划了几下,林彦俊拍拍他的大脑袋,“你这哪里是脸,明明就是脸盆。”


“也没有啦,就装酸菜鱼的盆那么大啦!”


“也很大的啦!”


“没有!就是没有!”


林彦俊笑着躲开尤长靖呼上来的小拳头,向尤长靖讨饶:“好了啦,你脸超——级——小——”








脸超级小的尤长靖和脸超级大的林彦俊拖拖拉拉总算到达了终点。


“老年人遛弯都比你们快。”小鬼吐槽道,“我们还以为你们俩回家去了。”


“没有啦!”尤长靖举起手里的七个小矮人冰棍,“我们去买棒冰了。”


小鬼站起来,在盒子里扒拉几下,拿起了一根绿色的,“谢谢长靖!”


“都是色素。”王子异摇头,“太早吃棒冰容易拉肚子。”


“……又是王专家说的?”林彦俊一脸嫌弃。


“嗯。”王子异一本正经地说,“彦俊,你过生日的时……”


尤长靖拿胳膊碰了碰王子异的手臂。


“我是说,你什么时候过生日?”


林彦俊想问王子异年年去他家吃螃蟹,怎么忘记了吗?


小时候一人抱着一瓶玻璃瓶装的香蕉味汽水,每个人抢着戴小寿星的王冠,奶油抹一脸,难道也都忘记了?


“我的意思是……嗯……我们没有生日惊喜的。”


“哦——没关系的。”林彦俊笑了起来,伸手把尤长靖捞过来,单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肩膀,“我们在一起就可以了,没必要大张旗鼓。”


“你们,还是——”小鬼手指头画了一个圈,“我们?”


“我们。”


“你们我们都一样啦。”王专家说,“我已经托我在宁夏做生意的叔叔买好枸杞了!枸杞泡茶……我的意思是,我们每个人都要养身,不只是彦俊哦。”


林彦俊垂眼,有些狐疑地盯着尤长靖,而他也同样,坦坦荡荡地正视着林彦俊。尤长靖咧开嘴笑着问:“怎么啦?”


“没事没事。”








奶奶给林彦俊煮了鸡蛋和长寿面,叫了半天懒猫也不肯起床。


林彦俊中午吃了鸡蛋和面条,和在外忙活的爸妈通了电话,又兴趣缺缺地回到自己房间,刷了一会儿数学题。


往年那三个小伙伴都会吵得他团团转,献宝一样争先恐后地向他展示他即将得到的生日礼物。


王子异去年送的保温杯很好用,保冷效果特别好,可乐放在里面好久都还是冰冰的。


小鬼送他一台长得很好看会发光的蓝牙音箱,奶奶见了直接顺走,隔天就伙同尤长靖的奶奶,王子异的奶奶,老姐妹淘一起去跳广场舞。


尤长靖最过分,送给他一个悲伤青蛙眼罩和悲伤青蛙纸巾盒,还好意思说什么“我这是帮助你克服害怕呱的恐惧心里”,过分!


空调里吹出冷风,林彦俊静静地坐着,听着楼下奶奶和她的姐妹淘打麻将的声音,他开始想象等自己老了,会不会和她们一样,约了几个朋友在家里喝喝茶打打麻将?


尤长靖是不会打麻将的,那就算了——借来王子异的游戏机一起玩泡泡龙也不错。


香蕉味的汽水会消失,可以玩推箱子的小游戏的电视机会消失,可记忆不会。


就好像小短腿坐在沙发上还够不着地,一人拿着一个奶奶从院子里桃树上摘下来的桃子,一边晃着腿,一边看着化作泉眼的小龙女哭得稀里哗啦的光景还在眼前。


天色,忽然就晚了。


炮仗精噼噼啪啪地砸门,“林彦俊!林彦俊!林彦俊!”


“干嘛?”


林彦俊还没反应过来,小鬼就拿麻袋把他的头套住,一手搀着他下楼。


“你们在搞什么啦?”


“你已经被挟持了!闭嘴!”


林彦俊正准备开口说话,脑袋上的麻袋就被摘了下来。他的小伙伴,老爸老妈,叽里呱啦调皮地妹妹,爷爷奶奶站在楼梯口,爆发出杂乱的叫声。


没缓过神来,就看到尤长靖手里托着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笑得如沐春风。


“生日快乐,开心吗?”


林彦俊突然好想抱抱他。


“小天使,我很开心。”









林彦俊收到了王子异传说中的枸杞,并答应要好好泡茶,转头就塞给了日常养生保健的老妈,小鬼听说音响被征用去跳了广场舞,又原模原样地买了一个送给他。


尤长靖今年没有送青蛙,今年捧了一箱橘子汽水。


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四个人并排躺在顶楼的露台上,仰望着头顶的星空。


小时候抱怨妈妈不让看动画片,爸爸不让吃糖果,奶奶不让养宠物,老师不让上课喝水……


长大了怀念隔壁班穿碎花裙子梳着双马尾的小女孩,小卖部里一块五一根的随变雪糕,好像怎么吃也吃不完的棉花糖……还有那永远也回不去的童年。


尤长靖一个人肩负起帮三个小伙伴吸引蚊虫的重任,被咬的直跳。


林彦俊下楼拿了一瓶药水在他身边坐下,借着月光和手电筒的光亮,用棉签蘸了药水抹在又红又肿的包上。


“手给你剁掉。”林彦俊腾出一只手将尤长靖的手牢牢捉住,“别动——”


“有蚊子,痒!”


“别——动——细皮嫩肉,蚊子不咬你咬谁?”


“生日快乐,彦俊。”


林彦俊一愣,手稍稍放松了一些,“你今天已经说过了呀。”


“生日快乐。”


“嗯。”


“生日快乐!”


“知道了。”


“生日快乐!”


“我听见啦!”


“生日快乐!”


林彦俊把药水盖子拧上,伸手掐了尤长靖的脸一把,“少说些,留着以后每一年的今天都来对我说——”


尤长靖看着他,眼睛闪闪发光。


林彦俊扬起了嘴角:“对我说,彦俊,生日快乐。”

评论(11)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