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们的少年时代 0

●试水,很可能就坑掉了

●有私设,南方小镇熊孩子的青春往事

●最近有些偏爱bro和小鬼,所以带7.8一起玩

——————————

01.我们


林彦俊怕牛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为他的记忆里,总有跟着小伙伴去田里拍田鸡钓龙虾的画面。


田鸡和牛蛙,应当是差不多的物种,可他现在听到“牛蛙”两个字就浑身难受。


小排屋隔着一道墙的邻居尤长靖天不怕地不怕,连牛蛙都敢吃。超市里见到水产区有卖牛蛙的,还要拖着林彦俊去看两眼,害得林彦俊一秒钟可云上身。


林彦俊以为尤长靖胆大包天,可亲眼目睹了这个小胖墩被强哥吓得窜上桌子之后,他又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小伙伴。


小时候在北方长大的后排住独栋小别墅的王子异没见过强哥,可南方的强哥又是何等的生猛,会飞的。


王子异叫得比隔着一条水泥路的小排屋邻居小鬼唱歌唱嗨时还要大声。


小鬼怕什么,林彦俊还没有琢磨出来,他也许是他们四个人之中最勇敢的那个。


02.春天


尤长靖的妹妹小静,把小学科学课发的科学大礼包里的凤仙花种子种在自己家花坛里,每天浇花施肥,期待着凤仙花开花结果。


林彦俊的奶奶去菜场买菜,捡回来一只叫阿花的小狗。阿花爱乱跑,长牙的时候就四处叼东西回家。


王子异的拖鞋、小鬼的发带、尤长靖妈妈晒的小鱼干、林彦俊的小白鞋……还有小静的凤仙花。


“我的花!”小静哇的一声哭出来。


春天褪毛的小狗缩在林彦俊的脚边,小声地“汪汪”叫。


“快躲起来吧。”尤长靖对林彦俊说,“她发起疯来连自己都打。”


林彦俊扛起阿花拽着尤长靖往王子异家跑,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带上王子异出走的拖鞋。


王子异家里养了一只黑背,乖得很,就喜欢对着小静叫,想来是特别喜欢她吧。


阿花在土豪家一尘不染的客厅里追着扫地机器人跑。林彦俊看着小胖墩跑几步头上就沁出的汗水,抽了一张纸巾给他把汗擦掉,轻笑着打趣道:“春天就这样,那你夏天可不是时时刻刻在洗头?”


尤长靖握着林彦俊的手,“我自己来。”


叼着酥心卷坐在地上玩游戏的小鬼转头看了他们两眼,“哟,彦俊也帮我擦擦汗。”


林彦俊翻了一个白眼,抓起一块抹布砸到小鬼脸上。


“自己来。”


03.夏天


小时候尤长靖最喜欢夏天,爸爸去超市端一箱橘子味或者香蕉味的汽水放在冰箱里。


瓶盖上有时候能中个五毛钱,棕色的玻璃瓶也能拿去超市再退掉。


长大了,冰箱还在,汽水却再也买不到了。


林彦俊小时候也应该是喜欢夏天的,坐在冰箱门前,棒冰能吃一整天。有时候奶奶给爸妈告状,妈妈就在电话里训斥他,好像爸爸的巴掌就要撵到他的屁股上。


林彦俊最近不喜欢夏天,讨厌夏天的理由有千千万万个。


“夏天太热了!”小鬼揪着自己的头发,“我爸竟然让我去剪寸头!”


“太热了,动一动就出汗,头发不飘逸,一点也不酷。”


轮到林彦俊控诉夏天的罪状的时候,他深吸了一口气,“有蚊子啊,又很热,好多东西吃起来就很麻烦——”


小鬼眯起眼睛,假装看不到桌子底下那条又细又长一个蚊子包也没有的林彦俊的腿,还有尤长靖全是蚊子包的腿。


“你是怕青蛙吧。”尤长靖不遗余力地拆台。


林彦俊尴尬地看着尤长靖,有点想削他。


小动物尤长靖冬天贴了一身膘,春天不减肥六七八九月徒伤悲。妈妈喊他晚上去走路。


他带着他的大水壶喊上隔壁林彦俊一起去走路。


池塘里,青蛙叫。


“为什么要有蛙这种东西?”


“存在即合理。”尤长靖一脸高深莫测。


“蟑螂也存在,那也是合理的吗?”


尤长靖思考了一会儿,“不合理,我觉得蟑螂该灭绝,怎么会有……”


他话还没有说完,林彦俊已经吓得跳起来,窜到尤长靖身上惊恐万分地叫着:“癞蛤蟆!”


“你先下来。”


“快走快走!”


尤长靖忍着笑,把林彦俊端走。


“我要抱你走回家吗,宝宝俊?”


林彦俊涨红了脸,从尤长靖怀抱里跳下来,轻轻地摆着手,“不用了不用了。”


“尤长靖,不许说出去——”


04.秋天


阿花并不只有春天才掉毛,它想什么时候掉毛就什么时候掉毛。


有洁癖的王子异和有洁癖的林彦俊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给阿花洗澡,可不争气的阿花没等他们把它吹干,就迫不及待地去尤长靖家的花坛里滚一圈。


尤长靖剥着青皮橘子嘲笑林彦俊,“你应该关着门给阿花洗澡。”


“你吃了三个橘子了。”林彦俊说,“会上火的。”


“我在跟你说阿花。”


“哦,我在跟你说橘子。”


尤长靖掰下一瓣橘子塞进林彦俊嘴里,“酸吗?”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不由自主地傻笑了起来,“甜。”


“咳咳咳……”尤长靖皱起了眉毛,“林彦俊你味觉失灵啦!”


局外人王子异摸了一把泥里滚回来的阿花,有点委屈。


“汪——”


05.冬天


冬天大概是最幸福的季节,穿着厚厚的衣服,把肉肉全都藏起来,晚上躺在被窝里很温暖,很幸福。


虽然早晨起床麻烦了一点。


特别是下雪天,就特别渴望学校发一个放假的通知,在床上睡到昏天黑地。然而也就只是想想,这种做梦一样的事情,也只发生过一次。


吹台风吹到学校放假。


尤长靖的围巾因为吃东西的时候粘到了食物,被妈妈拿去洗了,手套出门时掉在了水里……


林彦俊嘲笑了他一通之后,摘下一只手套递给尤长靖。


尤长靖把手伸到手套里,还带着一点林彦俊留下的温度,他抬头看着又长高了不少的林彦俊。


“我是哥哥,我照顾你才是。”


林彦俊也不客气,伸手去夺尤长靖手里的手套,“那冻死你。”


“不!不可以!”尤长靖嬉笑着躲开,“同学也要互相团结的。”


“喂——那边两个!”小鬼说,“快一点!别磨叽!”


冬天很冷,冷得瑟瑟发抖,同时冬天也很暖,暖得心底里冒汗。


因为冷,林彦俊用妈妈给他织的大红色的两米长的围巾,把自己和尤长靖都包了起来,


“有暖和一点吗?”


“嗯!”


讨厌夏天的理由有很多,喜欢冬天的理由也有很多。


“冬天可以睡懒觉。”王子异说,“夏天太热了,睡不住。”


“冷了能穿,热了脱不了啊!”


林彦俊思考了片刻,“嗯……春天快到了。”


“冬天喜欢热牛奶!热咖啡!火锅!烤红薯!”


当然,冬天最喜欢最喜欢的,是把冰冰凉的手伸到林彦俊的脖子里。


林彦俊一颤,把他的手拖过来捂在自己的口袋里。


“还冷吗?”

评论(23)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