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嘴的正确使用方法

私设如山,山比泰山还要大,OOC预警:)自带避雷针

全都是我瞎编的,不上升,不甜不好磕,还很蠢

——————————

这是不会演戏只会唱歌的天王尤长靖第五次死在林彦俊手里。


第一次是仙侠剧,卖导演面子来客串邪教教主,与唯一男主角林彦俊决斗时一掌被拍死。


第二次是武侠剧,友情客串了某炮灰大侠,与反派斗智斗勇中身负重伤,林彦俊扮演的大侠不忍炮灰大侠深受折磨,让他速速去死。


第三次是抗日剧,套路基本和第二次的武侠剧一样,为了拯救革命,为了天下苍生,男主角选择大义灭亲,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第四次是警匪片,套路和第二次第三次也都一样,为了不暴露卧底身份,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


第五次可喜可贺,尤长靖同学家庭幸福学业有成,也没有乱七八糟的背景……但演了太多正面人物的林彦俊决定挑战自我,饰演一个变态杀人狂。


不能幸免,尤长靖同学开场三分钟就被变态杀人狂灭口了。



作为一个变态杀人狂,自然要干点变态的事情,比如给炮灰的俊脸划花……林彦俊从人造血泊里将尤长靖翻过来,举起了小刀准备对着那张绿色无公害的脸戳下去的时候……


尤长靖那双清亮的大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林彦俊,不知怎么的,他的心就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全身的血液都往脸上跑,脸上热得厉害。


没死透的小炮灰不自觉地眨了眨眼睛。


向来业务能力十分OK的林影帝史无前例地……NG了。




死过四次的尤长靖不知道第五次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从来好评如潮号称一条过的林彦俊竟然NG了,这是在他们以前四次“愉快的合作”过程中都没有过的。


前四次合作……其实林彦俊和尤长靖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各自演自己的,要死的就含个吐血胶囊在嘴里,不死的就想方设法把要死的弄死,再然后,死掉的就杀青了,拿钱走人,走之前还要感叹一声:“下次不要再合作了。”


然而再有下次,他们开场前的寒暄也无非就这几句:


“林老师又见面了。”


“尤老师合作愉快。”


要么就是:


“林老师手下留情。”


“尤老师我会轻一点的。”


这样的孽缘重复第五次的时候,尤长靖拿着剧本都崩溃了,“怎么还是他?”


可到了拍摄现场,还是得笑嘻嘻地同林彦俊打招呼。


“嗨,你今天又要弄死我了。”


NG,意味着尤长靖打酱油的时间可能要延长一些,尤长靖瞥了林彦俊一眼,有点高兴。


林彦俊一面对自己NG的行为表示不满,一面伸出手去把尤长靖从人造血泊里拉起来。


他忍不住分神去看了尤长靖两眼。


反正林彦俊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么嫩的一个小男孩居然比他还年长了一岁。


大家在这红尘名利之中浮沉,可尤长靖的眼睛却还是这么清澈明亮。


尤长靖偏头对上林彦俊炽热的目光,又不好意思地瞟向他处,白嫩嫩的手往脸上摸了一把,“我脸上有东西吗?”


“不……没有。”




尤长靖在林彦俊手里死的次数多了,都总结出了他表演的精髓所在:演戏五分钟,装死两小时。


于是重来的第二条,尤长靖乖乖的躺好,等着林彦俊来刮花他的脸。


仔细想想,尤长靖之所以这么心甘情愿地炮灰在同一个人手里那么多次,大概是因为林彦俊那张帅得不可描述的脸吧?


再仔细想想,中午剧组的饭不太合胃口,现在有点饿了,结束了要去吃点什么。


黑森林蛋糕还是芝士蛋糕?喝水果茶还是喝奶茶?晚饭吃鱼吗?红烧肉好像也不错……


陷入无止境的幻想的尤长靖,在林彦俊把他翻过来的时候,依然满脑子都是食物。


天上飘着的云啊……怎么那么像棉花糖啊?


尤长靖对于食物的渴望已经呼之欲出了,亮晶晶的眼睛里思念满溢,痴缠而且哀怨。


举着刀正准备下手的林影帝心灵再次受到震撼,华丽丽地NG了第二次。





遭遇了一连串NG打击的林影帝不禁开始质疑自己的业务能力,怎么回事,平时都一条过的,今天竟然一条都没过!


吃上了晚饭的尤长靖腾出一只手拍拍林彦俊的肩膀,“没事,会好的。”


“嗯?”林彦俊皱眉。


“加油哦!”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元气满满又十分快乐的模样,不由得勾起了嘴角,握紧的拳头说:“嗯,加油!”


不过近期油价又上调了,加油也加不起。


林彦俊拿着剧本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尤长靖那双好看的眼睛,他可爱的小兔牙,白嫩嫩的脸,休息间隙唱歌时动人的声音……


“啊……”林彦俊从床上弹了起来,一手抓乱自己的头发,一手捂着心口努力地使自己保持平静。


越是告诉自己不能想,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越是多,心扑通——扑通——然后就变成了扑通扑通扑通……


“老天爷啊……”





由于人为原因,尤长靖不得不在剧组逗留一晚,留着第二天再被林彦俊杀掉一回。


林彦俊早晨给自己点了一首歌剧《今夜无人入睡》,然后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抵达拍摄现场。


一夜没睡好,出门匆忙没怎么打理的头发、冒出来青色的胡渣,还有那挡也挡不住的疲惫和颓废感,一下子就给林彦俊上了变态buff。


可林彦俊还是下不去手。


变态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吧……何况是对着这样好看的小天使,是个人都会舍不得的吧?


导演气急败坏地冲林彦俊喊:“变态就不是人,你怎么回事!不要怂,上啊!”


刷了一晚上微博,自认为已经很了解林彦俊的小天使尤长靖歪着头,抬起自己沾了人造血浆的脚,朝林彦俊的鞋子踩了过去。


好了,是小恶魔了。林彦俊咬着后槽牙,冷漠地说:“可以了,导演再来一条。”






尤天王正式嗝屁领盒饭准备去开演唱会以后,林彦俊的生活才又重新回到正轨,继续他一条过的影帝生涯。


不过林影帝这个人,不仅自恋而且爱脑补,这在尤长靖给他演唱会门票,邀请他去参加之后,达到了一个巅峰。


尤长靖除了长得好性格好唱歌好,连眼光也很好。


林彦俊拿着票出神,莫名的在心底里生出一丝欣喜,嘴角都忍不住翘了起来。


“林老师,您在笑什么呢?”没怎么见过心情这么好的林彦俊的林彦俊的助理诧异地问。


“没什么。”


川剧变脸都没有这么厉害。






尤长靖有一个花痴的妹妹,能把林彦俊的生辰八字倒背如流,房间里贴的到处都是林彦俊的海报。


出于某种私心,尤长靖请林彦俊来听他演唱会。为了不让花痴妹妹怀疑,他还特意把林彦俊的座位安排在自己妹妹旁边。


怀揣着要见到偶像的愉悦又激动的心情,妹妹对尤长靖偷吃她零食的罪行既往不咎。


尤长靖慢吞吞地拆着螃蟹壳,抬腿在桌子底下踢了妹妹一脚,“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不能!”妹妹说,“我又不叫尤出息。”


“八辈子没见过帅哥——”


妹妹放下手机瞪着尤长靖,“你见过比我爱豆帅的人吗?”


“没有。”


“而且吧,我爱豆不仅业务能力过关,连绯闻也是少有的!这么优质的爱豆,除了我哥哥和他还有几个!”


尤长靖挑眉,“你爱豆总有一天要谈恋爱的吧,到时候你怎么办,含着泪祝福吗?”


妹妹突然停下了手里所有的动作,安静地思考了片刻。


“那我宁愿他喜欢男生。”





林彦俊盛装出席了尤长靖的演唱会,并且打发助理去买了一大束鲜花准备送给这个死在自己手里好多回的偶像。


花还没有送出去,林彦俊就被尤长靖的妹妹吓坏了。


高音喇叭吵得林彦俊耳朵疼。


“哇!你真的把他请来了!哥!全世界你最好!爱死你了!我的天哪!林彦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尤长靖也同样看着林彦俊。林彦俊想说什么,可是被旁边的小姑娘吵得一句话也不想说。


弄死人家这么多回了,林彦俊觉得这次是他栽尤长靖手里了。


整场演唱会下来,林彦俊收货了一个迷妹长达好几个小时的狂轰滥炸,许多听得想流眼泪却被迷妹吵得只想打人的情歌……


林彦俊最终不耐烦地吼了人家小姑娘。


“不要吵了啦!”





耳朵和心灵受到双重伤害的林彦俊有些失落,他实在不想去同尤长靖道别——叽里呱啦的小女孩肯定又要大吵大闹。


尤长靖把手里的水瓶投进垃圾桶里,笑嘻嘻地对林彦俊说:“谢谢你来听我演唱会!”


“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林彦俊说。


“我妹妹喜欢你很多年了啦……”尤长靖突然有些尴尬。


“哦,是我想多了。”林彦俊抬头,直勾勾地看着尤长靖。


他已经想好了,下一部剧如果还要让他弄死一个炮灰,那个炮灰必须是尤长靖,不然就不接了。


最好剧本也让他来写,把炮灰写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你在想什么呢?”尤长靖拍拍林彦俊的肩膀,“看你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没什么,工作上的事情。”


“现在都几点啦!”尤长靖指了指自己的手表,“给自己一点时间放松一下,工作就扔一边去!”


林彦俊看尤长靖笑,自己也想笑,算了,小天使虐不得的,都死了五次了,第六次怎么着也得捧在手心里。


灯光照射在林彦俊无比柔和的脸上,这个“杀”了自己五次的男人,忽然之间那么陌生。


好吧,他们本来也没多熟。


“嗯,是该放松一下。”林彦俊含笑,“尤老师,我还是很期待下一次和你合作的。”


“我有点慌。”






林彦俊的嘴,是开过光的。


尤长靖很快又迎来了他的第六次炮灰之旅。


向来很自恋的林影帝为了烘托自己的帅气和人见人爱的特点,给导演出主意,安排了一水儿的群众演员来向自己表白,男女老少通杀。


于是乎,在林影帝的极力推荐下,尤天王被导演邀请过来特别客串了一把,就一句台词“叶江帆我喜欢你”。


终于,终于,终于!终于不用嗝屁领便当的尤天王心情大好,目光也温柔了太多,眼前的林彦俊就是一盘椰浆饭!


林·一条过·彦俊又双叒叕NG了。






“我是不是哪里不好,害你NG?”


“没有没有。”林彦俊忙不迭地辩解,“你很好,哪里都好。”


“哦……我请你吃饭吧。”


“嗯?好……”


两个娱乐圈的大佬就这么结伴去吃饭,两个人点了十几个菜,摆了满满的一桌子。


林彦俊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只好疯狂地往嘴里塞食物。


尤长靖自认为自己吃得够多了,没想到还有更能吃的,他皱起了眉头看着胡吃海喝的林彦俊。


“你带嘴来就只是用来吃吗?”


“难道要亲你吗?”


尤长靖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地不知该怎么回答。


林彦俊忽然放下了筷子,拿纸巾擦擦嘴,猛地站了起来。


“你……”


林彦俊两手撑着桌子,身体前倾向尤长靖靠近。


“林彦俊……”尤长靖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嘛!”


“你怕什么?”


“我……”


“你都在我手里死了多少次了。”


“五次。”


“男人就没有在怕的。”


林彦俊再靠近了一些,轻轻地在尤长靖唇上落下一个吻。


尤长靖整个脑子里“嗡”的一声之后就全是空白,只感觉自己头上快要冒烟,脸烫的能摊鸡蛋饼。


“带嘴来只是为了吃东西,好像是不太划算。”


“还有啊,电影里弄死你这么多回了,真是不好意思。”


“你打算怎么赔偿?”尤长靖蹙眉,“就你弄死我和刚刚……”







“一辈子都赔给你,够不够?”

评论(44)

热度(1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