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可爱的洪水猛兽

又是手机扣字的一天:)不许嫌弃!
私设如山 有OOC 自带避雷针
一个……可能有点傻的小故事:)以下内容全都是我瞎编的。
————————
林彦俊称王称霸的梦想,终结于一个看起来一点都不能打的中文系小弱鸡手里。

 

不是小弱鸡,不是小菜鸡,而是——小肉鸡。

 

作为校队的颜值担当,建工学院院草林彦俊同学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大概因为自带的恶灵退散的气场和“你欠我五百万”的臭脸,让芸芸众生望而却步。

 

只可远观,不可靠近焉。

 

但林彦俊还是被按在地上摩擦了。




 

A大座落在一个被小土堆包围的地方,于是林彦俊戏称自己是山里的土著人。

 

这一天山里下了雨,天就很蓝,涤荡了所有的污浊之后的空气也清新得不得了。

 

土著人林彦俊扛着测绘仪大摇大摆地,一边看天一边走路,路上已经撞到好多人了。

 

小肉鸡为了十一月份的十佳歌手比赛正在努力地减肥,他保证,手里这支雪糕是他这个月的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

 

八块钱呢!节衣缩食减肥时,三毛钱的饭一块五的水捞青菜——吃顿饭只要一块八!太贵了,雪糕太贵了!

 

小肉鸡兴高采烈地剥开包装袋,嗷呜一口咬掉一大块,正等他咬第二块的时候,林彦俊出现了!

 

林彦俊同学十分精准地用测绘仪给了雪糕一拐。

 

小肉鸡张着嘴,眼睁睁地看着飞出去的雪糕“咻——” “吧唧——”掉在地上。

 

“尤长靖!”

 

艺术团门面陆定昊叫小肉鸡时,林彦俊已经被一脚踹倒,摔在绿化带里与泥土来了一个零距离接触。

 

“我的!雪!糕!啊!”

 

这是林彦俊人生路上,第一次被除了自己老爸以外的人按在地上。

 

很委屈。

 

林彦俊揪着灌木从泥土里爬起来,眼看雪白的衬衫上满是泥巴,一团怒火裹携着被人按在地上的委屈,“啪”的一声从他心底里升起。

 

“我的测绘仪——”泥娃娃林彦俊抱起了摔在路边的测绘仪,十分凶狠地对那个看起来乖巧得像个小学生一样的小弱鸡说:“嗳!你是不是欠揍!”

 

尤长靖怀揣着“我价值连城的棒冰掉地上”的悲愤之情,朝林彦俊扑了过去,两只柔若无骨的手卡着他的脖子,将他晃得死去活来。

 

“你赔我的棒冰!碰见你就没有了!”尤长靖大叫,“我不要我的棒冰掉地上!我不要!我的棒冰!我的棒冰!棒冰!棒冰!”

 

“不要再吵了啦!”林彦俊重重地将测绘仪“种”在路上,声音更是猛地拔高了许多。

 

大概是林彦俊传说中寸草不生的buff加了上去,尤长靖被他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僵在原地,手足无措地看着他。

 

大眼睛亮晶晶的,是蓄了眼泪准备开闸泄洪?林彦俊皱着眉毛盯着尤长靖。

 

哪个老师家的小孩,没事吃什么棒冰?吃多了长不大的!

 

“喂。”林彦俊板着脸,“你还OK吗?”

 

尤长靖的手又不由自主地掐了上去,“我的棒冰!!!”

 

“不要吵了啦!”林彦俊不耐烦的伸出一只手捂住尤长靖的嘴巴,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尤长靖的两只手,大有要挟持他的意思。

 

“唔!”

 

林彦俊后腿几步,垂眼盯着尤长靖不安分的想再次踹倒他的小短腿。

 

“哼——”林彦俊幽幽地翻了一个白眼。

 

见尤长靖的表情越来越可怜,林彦俊于是松了松手,“好了啦,你别吵,我请你吃棒冰。”

 

尤长靖是那种用一根棒冰就能收买,就能鸣金收兵的没底线的人吗!

 

他是。

 

“现在吗?”

 

林彦俊指了指自己的衣服,“我当然要先洗澡啊!”

 

“你不会是想逃跑吧,害死了我的棒冰别想跑!”

 

林彦俊强忍着拿测绘仪把小学生一拐打晕过去的念头,咬牙切齿地说:“你可以留我联系方式。”

 

“哦。”尤长靖掏出了手机,往林彦俊面前一递,“你扫我还是我扫你?转账给我也可以的,我可以自己去吃。”

 

林彦俊头脑风暴了一下,拿出手机扫了尤长靖的二维码。

 

“不许耍赖!”尤长靖将手机塞回口袋里,转头去寻找陆定昊的身影,“你在干嘛?”

 

“我在给你的棒冰拍照,P图,发朋友圈。”

 

尤长靖跳起来要打陆定昊,这样的日子过多了的小陆同学飞快地闪开了。

 

“暴力狂!你比洪水猛兽还可怕!中文系小同学,你知道洪水猛兽什么意思吗——洪水猛兽!”




 

 

 

洪水猛兽尤长靖同学pick了冰柜里的一支棒冰,喜滋滋地扯着棒冰包装袋的角角,开心得要飞起来。

 

林彦俊瞥了他一眼,轻勾起嘴角,拿起冰柜里最贵的进口冰淇淋,跟着尤长靖去收银台付钱。

 

饭卡里正好只有两块九毛五。

 

林彦俊忍着笑,做出崩溃的模样抓了一把头发,藏不住的酒窝正在无形中告诉尤长靖——与林彦俊斗,其傻无穷。

 

“微信上可以充饭卡。”收银的阿姨对林彦俊说,“微信也可以付钱的。”

 

林彦俊刚想问尤长靖能不能帮他付一下钱,尤长靖就已经吃着棒冰哼着歌走到老远的地方。

 

Round 1,林彦俊败北。

 

走出超市的时候,山里起了妖风,天边压过来的乌云似乎正在酝酿一场大雨。

 

风吹得林彦俊的头发都竖起来,完全暴露了建工秃头土著人糟糕的发际线。

 

林彦俊斜睨尤长靖。他正高兴地吃着他的梦龙雪糕,见林彦俊看他,就勉为其难地抬起头,咧开嘴朝林彦俊笑笑,两颗大门牙上还粘着一些巧克力。

 

有点蠢,又有点可爱。

 

林彦俊心里明媚了一些,虽然被迫请人家吃了一根雪糕,可对方长得还不错,赏心悦目也有助于心情愉快。

 

“你的冰淇淋不吃要化了。”

 

其实林彦俊并不太喜欢香草口味的冰淇淋,本着坑尤长靖一把是一把,完全没考虑到坑别人的同时,也要照顾到自己的喜恶。

 

这对追求完美的处女座而言,简直奇耻大辱!

 

“喂……”

 

一个不留神,林彦俊手里还没来得及吃一口的冰淇淋已经被尤长靖抢走了。

 

洪水猛兽。

 

“化了——你还吃吗?”

 

“不!要!”

 

如果林彦俊这辈子能活到一百岁,那么今天生的气就能让他起码少活……十天?

 

更可恨的是,竟然下雨了!他还没有伞!

 

林彦俊幽幽地望着尤长靖手里巨大的雨伞以及正在吃的冰淇淋……

 

“干嘛看我?”

 

“……”

 

“凄风冷雨,你这样的表情,好像……嗯……怎么说呢?”

 

“渲染了一种悲伤的气氛。”

 

“哈哈哈哈哈……你语文学得蛮好的诶。”

 

如果表情可以用漫画效果来表达,林彦俊脸上现在一定有一堆黑线,他屹立二十年不败的称霸目标,他那刚换上去就被弄得沾满泥巴的衬衫,他不喜欢吃却斥巨资购买的冰淇淋……

 

还有这个人,竟然眼睁睁地看着他淋雨?

 

洪水猛兽!

 

就在林彦俊一个人较劲生闷气的时候,尤长靖的伞忽然向他倾斜了过来。

 

“要什么就直说嘛,装什么高冷?”尤长靖轻哼了一声,“幼稚。”


 


 



 

被骂幼稚鬼的幼稚鬼林彦俊正躺在床上,苦思冥想Round 2要怎么坑尤长靖一把——因为吃了“价值连国”的高价冰淇淋,洪水猛兽同学决定补偿一下林彦俊一下。

 

所有折掉的寿命,都可以吃回来!

 

挑最贵的菜点,果汁要鲜榨的,所有种类的菜都来一两份!

 

“你能吃吗?”尤长靖期待的搓搓手。

 

“嗯,你嘞?”

 

“我吃很少的。”

 

林彦俊心中大喜,“那我可以吃很多哦。”

 

然后,尤长靖就以十分优雅的姿态行风卷残云之实,把几乎所有的菜全都卷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吃得多是要吃一吨吗?林彦俊简直目瞪口呆,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不是他付钱,开心的。

 

尤长靖跟着服务员去买单,林彦俊于是坐在座位上专心地喝果汁,等了半天尤长靖突然跑了过来。

 

“我没带钱包!”

 

“我也没带。”林彦俊不要脸地忽略了自己的包,“可以的啦,拿手机支付,很方便。”

 

“我手机也没电了!”尤长靖贱贱地举起了黑掉的手机,“没想到吧!”

 

“那怎么办……”

 

“问一下老板,能不能洗盘子抵押!”尤长靖扬声,“服务员——”

 

林彦俊扑过去捂住了尤长靖的嘴,“买单——我买单!”

 

肉痛!少活二十天了!

 

“不好意思啊。”尤长靖说,“改天,改天我一定记得带钱包!”

 

“还有充电宝。”




 

 

 

 

 

土著林彦俊期待着改天的到来,期待着把以前吃的亏都补回来,然而,改天……遥遥无期啊!

 

因为天气转凉,冰柜里的冰淇淋销量大不如前,林彦俊买了被他拐在地上的同款雪糕,站在测绘点前一边摆弄仪器一边啃雪糕。

 

对面扶着标尺的同学,长得也太不好了吧!林彦俊又想起了那个长的很好看的中文系洪水猛兽,以及他折掉的20天寿命……还有瘪掉的钱包。

 

出神的时候,雪糕不友好地化了,并且滴了下来,掉在林彦俊的小白鞋上。

 

“啊——”林彦俊崩溃,心痛地仰头把雪糕吃掉。

 

骑着小黄鸭的尤长靖刹车,在林彦俊身边停下,“林彦俊同学,请问你在表演吞剑吗?”

 

如果表情可以转换成符号,林彦俊的表情,此刻应当和他最常用的符号一样“?”。

 

“哈哈哈哈哈……你摆一个破碗能去街头卖艺了。”

 

逐渐目露凶光的林彦俊蹲在地上,擦着鞋子不高兴地对尤长靖说:“这个笑话不好笑!”

 

“给你!”尤长靖把随身携带的去渍笔递给林彦俊,“特别好用!”

 

“嗯?”

 

“解决你鞋子上的巧克力呀!”尤长靖说,“弄脏了很生气有没有!”

 

“是!又贵又难吃,还把我的鞋弄脏了。”

 

“我们要用爱包容所有的食物。”

 

“然后把它们吃掉吗?”

 

尤长靖笑起来,“对啊,这样它们就心甘情愿地被我们吃掉啦!”

 

林彦俊对这套神奇的理论表示无法反驳也无法苟同,只专注地对着鞋子擦擦擦。

 

“心情有变好一点吗?”尤长靖眨眨眼睛,“周末一起去动物园吧!顺便——再一起吃个饭?”

 

“你带钱包吗?”

 

“带带带。”

 

“充电宝嘞?”

 

“带带带。”

 

“充满电哦。”

 

“嗯嗯嗯!”

 

“那好吧。”

 

林彦俊不再多说什么,开始继续搞测绘仪。

 

秋天阳光比较好的时候还是有些热,林彦俊换了许多点都没有找到有树荫的地方,只能在太阳下出着汗祈祷下雨。

 

望远镜头里出现了两颗门牙,吓得林彦俊猛地向后跳了一步。

 

“喔!”

 

随处可见的洪水猛兽尤长靖同学正站在标尺前,恶作剧地笑着朝林彦俊比剪刀手。

 

“你很无聊诶!”林彦俊忍着笑伸手去撵尤长靖的头,被他躲开。

 

“你怎么四处流窜?”尤长靖撅了撅嘴,“我在跟你打招呼。”

 

“你也一样啊!”

 

“人文楼在学校东北角,我寝室在西南角,太远了,在学校里看到我跑来跑去不是很正常?”尤长靖解释道,“打个招呼啦!”

 

“嗯——”

 

阳光明媚,林彦俊心里也是大晴天,还晒得有些睁不开眼睛。

 

“你怎么那么可爱?”

 

“什么?”尤长靖抗拒得鼻孔都放大了N倍,“我要成为一个酷盖的!”

 

林彦俊忍俊不禁,“那祝你成功,可爱的洪水猛兽。”

 

尤长靖一愣,立刻暴力狂人设上线,抬手就想打林彦俊。

 

林彦俊脸上盘旋起浓浓的笑意,跳着躲到一旁。

 

“可爱的——洪水猛兽。”


 


 



 

 

 

林彦俊祈祷下雨不成功,想来是心不诚则不灵,到了周末阳光更是出奇的好。

 

尤长靖小小的个子背了一个大大包,他仰起头骄傲地对林彦俊说:“我还没有见过活的小鹿,书上说小鹿都很温顺的,所以我带了一大包鹿饼干!”

 

经历Round1、2接二的失败,林彦俊盯着得意洋洋的尤长靖,盘算起怎么样才能规避连三的失败。

 

还没有想好怎样坑到尤长靖,尤长靖已经兴冲冲地奔向“温顺”的小鹿。

 

鹿眼睛圆溜溜的,尤长靖的眼睛也圆溜溜的,都很无辜,杀伤力都很大,而且……一点不温顺。

 

刚才还欢天喜地的可爱的洪水猛兽,现在已经被鹿团团包围,手忙脚乱地分发小饼干。

 

林彦俊抱着手臂倚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尤长靖。

 

“啊!不要咬我!没有了!救命啊——”尤长靖一边喂小鹿一边还不忘往自己嘴里塞几块,“林彦俊!你确定不要救我吗!”

 

林彦俊摇头。

 

尤长靖板起脸,抱着包跑向林彦俊,然后林彦俊就看到千军万马的洪水猛兽向他狂奔而来。

 

“越是可爱的生物,危险系数越是高。”林彦俊跑得气喘吁吁,还是逃不掉被围攻的命运,只得陪着尤长靖一起喂小鹿。

 

“我觉得你想不开才跑。”尤长靖说。

 

“为什么?”

 

“鹿诶!动物世界里鹿跑得比老虎还快!”尤长靖拿手敲了敲林彦俊的脑袋,“笨笨的!”

 

大概是报应吧,尤长靖说完这话就被一只鹿咬了一口,看他暴躁的模样——

 

“不要咬我!打死你哦!”

 

林彦俊拦下他,“相煎何太急。”

 

“物种都不一样!”

 

“可爱不分种族。”

 

尤长靖气得跳脚,“我要成为酷盖的!”

 

“好——酷盖。”

 

酷盖林彦俊和准酷盖尤长靖终于摆脱了鹿群的围攻,悠哉游哉地坐在动物园的长椅上。

 

树叶洒落一片阴凉,两只酷盖欢快地分享甜筒,不贵,而且好吃。

 

“啊……好累啊。”尤长靖伸了一个懒腰。

 

“嗯。”

 

“我还想去看熊猫。”尤长靖站起来,阳光好似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边,好看得耀眼。

 

林彦俊抬头看着尤长靖。

 

Round 3,他又输了,可是啊,好像还没有开始。

 

“走嘛走嘛!”尤长靖向林彦俊伸出了手。

 

林彦俊迟疑了片刻,嘴角噙着笑把手递给尤长靖,顺势就站了起来,然后立刻就放开了手。

 

“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熊猫诶!”尤长靖说,“为什么萌系的小动物我都没有见过!”

 

“看你自己就可以了。”林彦俊说。

 

“你是萌系霸主。”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自从林彦俊被尤长靖一脚踹倒按在地上之后,倒霉的事情就接踵而至。

 

比如吃各种各样的东西都会掉在衣服上、裤子上、鞋子上。

 

比如……打篮球的时候被对手的胖大海撞飞,脑袋“咣”的一声撞在地上。

 

尤长靖被鹿追逐逃命不慎摔倒时告诉林彦俊:“摔跤的时候,要捂脸。”

 

等林彦俊想起来这条至理名言时,他的脸已经着地……还发生了摩擦滑动。

 

“你和人打架了?”尤长靖抱着一袋从超市里淘来的糖,仰头看着迎面走过来的林彦俊。

 

“没有!”林彦俊捂住了脸,“谁敢打我!我送他一拐!”

 

尤长靖腾出一只手拍拍林彦俊的头,“我啊。”

 

林彦俊露出一个不悦的表情,“欠扁——”

 

“喔——打一架?”

 

“你是洪水猛兽,打不过。”

 

“放屁!前缀呢!”

 

“可爱的。”

 

尤长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票,“林彦俊,这周有十佳歌手的决赛,你会来看的吧!”

 

“看心情。”

 

尤长靖眨巴着大眼睛对林彦俊说:“怎样才能让你心情变好?”

 

“过来。”林彦俊对尤长靖招招手。

 

尤长靖乖乖的往前走了几步,林彦俊伸出双手,掐了尤长靖的圆脸一把。

 

嫩得能掐出水来的脸,林彦俊觊觎很久了……手感好到爆炸!

 

于是乎,一个没忍住,林彦俊多掐了几下。

 

尤长靖从袋子里摸出一颗糖塞进林彦俊嘴里,“去嘛去嘛!”

 

林彦俊抿着嘴笑起来,续命续上了——勉强多活一天吧,离百岁无忧还差十九天。

 

“去,我去还不行吗?”




 


 



 

这是林彦俊的第一次“追星”,本着追星无罪要搞就搞得声势浩大的原则,林彦俊去打印了一条横幅:

 

“祝贺可爱的洪水猛兽尤长靖同学喜提第一名!”

 

陆定昊托腮看着一旁的林彦俊,“同学,你很眼熟嘛。”

 

“嗯?”

 

“哦……被尤长靖按在地上打的是不是你!”

 

“不是我,你认错了。”

 

陆定昊抓了抓头发,“我记错了吗……不重要啦。我们小尤唱歌是很好听啦,但是不要奶他,奶死了怎么办?”

 

林彦俊抬手往陆定昊头上拍了一掌,“闭嘴!”

 

“我好可怜!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闭嘴!”

 

嘴碎如陆定昊,在陆定昊的字典里从来没有“闭嘴”这个词。

 

林彦俊就听着旁边这只蜜蜂嘚啵嘚啵不停,什么这个腿太细了,那个手太短了,这个五五分身材还怎么怎么穿衣服,那个瘦的跟猴子似的……

 

“啊,尤长靖真是万里挑一了。”陆定昊说,“我家小尤真是又好看唱歌又好听,太棒了!”

 

“吊打,没在怕的!”

 

一首歌的时间太短了,不够享受。林彦俊低头摆弄着挂横幅的绳子,莫名开始期待尤长靖什么时候能开一场演唱会。

 

林彦俊等到了尤长靖便起身离开了体育馆,走到门口正巧尤长靖也走了出来,笑嘻嘻地跑过来锤了林彦俊的肩膀一下。

 

“横幅也太傻了吧,如果有下次你是不是还要举灯牌?”

 

“不许欺负弱小,你这可爱的洪水猛兽。”

 

尤长靖作势又锤了林彦俊一下,“你走开!”

 

“喔……好痛。”林彦俊龇牙咧嘴,“完了完了,我又要少活几天了!”

 

“那你笑一笑,笑一笑十年少。”

 

林彦俊挑起了嘴角,单手搂着尤长靖的肩膀,“为了庆祝你喜提第一名,我们去吃个冰淇淋庆祝一下?”

 

“你的手干嘛乱放?”

 

“你前面自己唱的啊——”林彦俊抿起酒窝,“想拥你入我怀抱。”

 

“不好听。”

 

“你这样说我很气的,会少活几天。”

 

尤长靖翻了一个白眼,“我不是说了吗,笑一笑,十年少,你是不会笑吗?你的开关在哪里?”

 

“不知道,没有找到过,可能随机触发吧。”

 

尤长靖把林彦俊的手扯开,在路灯下站定。

 

“林彦俊你别动,我来找找开关在哪里。”

 

“好。”林彦俊静静地站着不动。

 

尤长靖忽然大力地扯着林彦俊的耳垂,“是这里吗?”

 

“哇!这是真的痛!”林彦俊皱起了眉头。

 

尤长靖轻笑,“眉头舒开——”

 

“扯你耳朵你不……”

 

林彦俊唇上一软,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面部里的所有神经都不受控制,咧着嘴就傻笑了起来。

 

“原来——开关在这里!”




 


 



 

“如果你每天亲我一下,那我们就能永恒了。”

 

“活几千年死不掉很难过诶。”

 

“没关系,有我陪你。”

评论(36)

热度(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