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爱情的模板

睡前激情短打 烂尾以及OOC 自带避雷针 明天再排版
祝你们做人不缺爱,做?不缺人:)
晚安:)
——————————
脾气很糟糕天天想送人一拐的林彦俊终于有了一个拐。

事情还要从好几天以前说起。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夜晚,林彦俊晚饭吃多了,于是跟着老妈一起出门散散步,看到了广场上跳广场舞的大妈就也跟着扭几下。

溜了一圈觉得OK,差不多消化得不那么撑了,林彦俊就心满意足地回家去洗澡。

其实早上的时候老爸就反复跟他讲,浴室的地漏有点堵可能是掉的头发太多了,洗澡时记得铺上“黄伐垫”。

“防滑垫。”林彦俊纠正自己老爸,“你普通话很差诶。”

不屑与小男孩争论的老林先生,扁着嘴瞥了儿子一眼,然后转过身去专心致志地逗他的新儿子——鹦鹉。

林彦俊在洗澡之前还是记得老爸的叮嘱的,在匆匆地回了朋友的消息之后就忘记了。

“林彦俊,你要我带什么小礼物给你吗?”

马来西亚有锡壶锡杯白咖啡,有丑丑巧克力榴莲风油精……林彦俊噼里啪啦打了一堆字,然后发出去一个“?”。

其实什么都可以啦,他不挑的。

放下了手机的林彦俊一高兴,忘记了老爸对他的谆谆教诲,洗澡时要铺上——黄!伐!垫!

后果可想而知,泡泡水漏不下去,瓷砖就跟绝对光滑一样,没有半点摩擦力……

“救命!”





林彦俊觉得自己没事,只是小拇脚趾头那一块肿得厉害,还稍微有点发紫,有问题的应该是手,敲到了墙壁,疼得厉害。

在老妈的墙裂要求下,林彦俊大半夜去挂了急诊,给手和脚都拍了片。

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在微信群里嘲笑了他一番之后,约了一个时间一同来家里探望他。

美其名曰探望,还不如说是来蹭饭,一群饿死鬼把一点也不走心的礼物拋给林彦俊之后,纷纷跑去厨房甜言蜜语攻略林彦俊那又美又拉风,还能做一手好饭的老妈。

客厅里终于安静下来,剩尤长靖和林彦俊对着电视剧出神。

林彦俊一点也不想知道尤长靖送给他的礼物是什么。

因为他以为他的礼物,会是一个猫山王的榴莲,或者一袋丑丑巧克力,可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一根拐杖。

“和我阿嬷的红木鸡翅拐杖是同款哦!”尤长靖拿起茶几上招待客人的西瓜。

“尤长靖,林彦俊只想送你一拐。”从厨房里偷了一只鸡爪的陆定昊轻推了尤长靖一把。

“你喜欢送别人拐,我送你一根拐。”尤长靖笑着躲到一旁,避开林彦俊要杀人的目光。

“我脚没事啦!”林彦俊大叫,“我受伤的是手!”

陆小刀同学拿胳膊肘搡了尤长靖一下,“喂,尤长靖。”

“干嘛?”

“你回马来西亚探亲这几天,你的好!兄!弟!林彦俊可被逼着去相亲啦!”

尤长靖下意识地瞟向林彦俊,沉默了几秒之后问:“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关系好,婚礼红包能少送一半还是怎样?”

“你不用送不用送……”

“嗯?”尤长靖瞪大了眼睛,“发展这么快的吗!”

林彦俊见尤长靖脸色不对,连忙正色道:“没有,你别误会。”

尤长靖转过头去,对着垃圾桶吃西瓜,竖起一只耳朵听陆定昊八卦林彦俊的风流韵事。

“相亲怎么样啊?”

“成功了一半。”

“年底订婚,开年结婚的节奏啊?我的红包能不能随在尤长靖那里?现在上海房价多贵哦!”

“我没去,对方去了。”

可不是成功了一半?

“那你为什么不去啊!”陆定昊拿湿纸巾擦着手指头上粘着的酱汁。

尤长靖把西瓜皮扔进了垃圾桶,擦擦手擦擦嘴,同样好奇地看着林彦俊。

林彦俊的目光越过陆定昊,停在尤长靖身上,突然笑了起来。

“不想去。”

“林彦俊,单身久了会丧失爱的能力。”陆定昊一本正经地洗脑,“书上都是这么说的,赶紧谈恋爱吧。”

“书上都是骗人的。”买到过假书,学了很多假成语的尤长靖嗤之以鼻,“照书上说的谈恋爱,活该你单身。”

“那一定是你方法不对!”陆定昊辩解道,“不对——你追谁啊?”

气氛陡然尴尬,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之后,林彦俊沉下了脸,清清嗓子说:“爱情哪里有模板?”







随着年岁的增长,很多事情都开始提上了日程,比如谈恋爱。

逢年过节碰上个阿姨大妈,捉着林彦俊就该问他“有对象了吗” “几时带来让我们见见呀”……烦都要烦死了。

不过谈恋爱,也不能随便谈。那个人必须是林彦俊真心喜欢——单是这一点,就能筛掉一堆人。

小林先生的要求实在太高,母胎solo“十六年”的尤长靖都嘲笑他,这个标准能拿去选美。

“你十六岁多久了?”林彦俊问尤长靖,“小小年纪的。”

“十六岁有一阵子了。”

说起来,林彦俊倒是觉得尤长靖最近越来越有十几岁男孩子的少年感,张扬放肆的青春的光芒,有点让林彦俊着迷。

林彦俊对尤长靖的感觉有点迷。因为他们的相遇也很迷。

陆定昊问起林彦俊他和尤长靖怎么认识时,林彦俊说:“前几年夏天,我叫了一辆顺风车,司机是尤长靖。”

“去年夏天。”尤长靖纠正他,“他把包丢在了我的车上。”

“哦?是去年夏天吗?我以为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那天下雨下得很大,车屁股被追尾的林彦俊懒得挤地铁,于是叫了一辆顺风车。

他心情很糟糕,不仅因为下雨车屁股被追尾,更是因为他在等车来的时候,开过一辆车速极快的面包车,溅了他一身的泥点子。

“Hello!”

他还没来得及对面包车司机进行Diss,尤长靖的车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车窗里探出来一个毛茸茸的大脑袋,头发看起来蓬松得很,想摸一把。

“请问是林先生吗?”

“嗯。”

林彦俊坐在后座上,透过后视镜观察镜子里那双好看到爆炸的眼睛。

然后,林彦俊就把包丢了。

人在过分激动地时候就是容易忘记自己要干什么。

就像尤长靖把包送到林彦俊手里时,林彦俊看着他抱着抱哒哒哒哒哒地朝他跑过来,头发被风吹得飞起来……林彦俊突然就忘记自己为什么会故意把包丢在车上,也不怕人家道德败坏。

“你的包!”尤长靖说。

“谢谢。”林彦俊把包接下,抱着包对尤长靖说。

“那我走啦!”

“今天谢谢你,交个朋友?”

尤长靖一愣,他也见过送外卖的小哥想跟他交朋友的——可也没见过乘客和的士司机交朋友的,即便私家车和出租车有区别。

对方不接剧本,林彦俊就慌了,抱着包赶紧把上一个剧本格式化。

“万一我包里少东西了呢?”

“你有我的联系方式啊。”

“哦……”

“那我走咯?”

“OK,fine。”

林彦俊站在原地,看着尤长靖跑向他的小破车,他的心里在呐喊:

“太可爱了吧!小柯基都没有这么可爱!我的老天爷啊!”

这种事情,林彦俊这辈子都不会告诉尤长靖。







扭伤了脚摔伤了手的林彦俊发现尤长靖的阿嬷同款拐杖还挺好用,特别是妹妹找他麻烦时,简直不要太得心应手。

尤长靖把苹果削皮送到林彦俊手里,笑嘻嘻地对他说:“我懂你的欢喜。”

这是尤长靖这个礼拜第四次出现在林彦俊家里。爸妈上班,自己受伤,于是就很想找人来给他做饭。

大家都是咸鱼,音乐老师显然不需要时刻在线,更不用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开了一个可能要糊的工作室,没事写点软文给别人打打小广告的林彦俊了。

林彦俊咬了一口苹果,对尤长靖说:“我今天想出去吃饭诶。”

“那走吧!”

“好。”林彦俊拄上他专属的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出家门。

尤长靖看着他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只想一个扫堂腿把他铲倒。

“你小心一些!”尤长靖走上前几步,扶住了林彦俊,“你洗澡时怎么会摔跤的,开演唱会喔?”

林彦俊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揽着尤长靖一点都不细的腰,肉肉的,手感很好!

“喂!”

“嗯?呃……我爸让我铺上防伐垫——防滑垫!我忘记了。”

“滑出去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咻——啪——两声?”

林彦俊抄起拐杖只想拐尤长靖。

“你很过分噢!”









林彦俊不喜欢一个人吃饭的原因是他喜欢点很多菜,但他吃不完。

尤长靖在自己的碗里夹了许许多多的菜,似是漫不经心地说:“你该谈恋爱了,两个人吃就吃完了。”

“我一个人吃不完。”

“我一个人吃得完。”

林彦俊想了想,“那你单身就好,而且你还未成年,早恋不好。”

尤长靖幽幽地瞪了林彦俊一眼,“闭嘴!”

“闭嘴怎么吃东西?”

“不要讲话!吃!”

“哦……”

很快,林彦俊和尤长靖的注意力就被隔壁桌的小情侣吸引了过去,他们正喋喋不休地讨论爱情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吵得周围人都停下来看他们。

林彦俊又想起了他的问题:爱情到底有没有模板?

“有的吧。”尤长靖眨眨眼睛,“先认识,互相了解,在一起,长长久久,不都是这样的吗?”

专心给鱼肉挑刺的林彦俊抬眼,瞥了尤长靖一眼,“我觉得没有,每个人的爱情都不一样。”

“比如说?”

“比如说……比如说……”林彦俊把鱼肉放进尤长靖碗里,“你看——没有鱼刺了。”

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没有一种表象一定呼应一种事实。有的人热情似火,有的人暗藏心动。

满世界张口就来的“我爱你” “么么哒”,听到一句喜欢,好像还更加心动一些。

哪里来的模板?书上说的都是骗人的。

林彦俊查了那么多资料,都没能追到尤长靖,简直就是挫败。

“爱情才没有模板。”林彦俊重复,“不要让死板的东西成为人生的标尺。”

“你这是在鼓励创新吗?”

“嗯,是。你要创新吗?”林彦俊好奇的看着尤长靖。

“我不会。”尤长靖说,“我只会死板地告诉你——”

“你卡到鱼刺了?”







“我喜欢你啊。”








大千世界,每个人的遭遇各不相同,感情更是说不清道不明,也没有必要强行定义。

爱大概就是林彦俊把包丢在尤长靖车上,捧着手机忐忑地等待尤长靖发现它。

是尤长靖明明看到林彦俊的包落在后座也没有提醒他,开着车兜了一大圈给他打电话“喂,林先生,你的包在我车上”……







“那你喜不喜欢我呢,林彦俊?”







“红包不用送……”

评论(23)

热度(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