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树洞

热烈庆祝烧杯同学考试周结束!军训开始:)

有私设 短小预警 自带避雷针 

不甜不好磕,一小时速打:)

手动置顶

 

————————————

林彦俊最近被一个活动上认识的小朋友吵得快要脾气大爆发,他趴在桌子上,把那个小家伙的备注名称从“树洞”改成“问题少年”。

 

当时林彦俊手机里有365个联系人,除了逢年过节才会给他打电话的忙得不可开交的爸妈,剩下的363个都是摆设,工作学习时不可避免地静音,可每次再看,屏幕都是干干净净。

 

开心了,难过了,想给身边的人打个电话,却不知该找哪一个,顿时有了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失落感。

 

于是,林彦俊参加了这个与陌生人打电话的活动。

 

其实活动期间的一周,他们每天的交谈还算愉快,出于反正也没人和我瞎扯,那就一直继续的心态,林彦俊一直和那位小朋友保持联系,偶尔通一次电话,抒发一下心里的不满,对面也不知道他是谁。

 

不过那边的问题少年最近事情真的多,从“你为什么觉得世界上没人爱你”到“一口气吃一斤荔枝会不会出事”;从“你觉得甜粽子好吃还是咸粽子好吃”到“吃了太多泡椒凤爪你会不会上火”……

 

这都是些什么奇葩问题!

 

林彦俊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把玩着手里的钢笔,看着坐他对面的学设计的男孩子把一堆马克笔排在桌子上,专心致志地给他的吹风机上色。

 

空调吹得他头顶上的卷毛都摇摆了起来。

 

林彦俊心里构想出了那个问题少年的模样,应当是一个很可爱的小胖子,声音听起来很软很糯,也许刚上高中,白白胖胖,留着高中校园里一成不变的寸头,戴一副很夸张的圆框眼镜……

 

“同学……”对面工设的男孩子手里的笔飞过来,“啪”一下打中了林彦俊的眼睛。

 

林彦俊抿起嘴,一团怒火顿时就窜了上来,正想发作时,只见对面那个卷头发的男孩子可怜兮兮地朝他眨巴着眼睛。

 

“嗯?”林彦俊顿时就心软了。

 

“我的马克笔涂不出来了。”他绞着手指,“你的荧光笔能不能借我一下?”

 

他白白嫩嫩的手小心翼翼地指了指林彦俊复习提纲上的蓝色荧光笔。

 

林彦俊把笔递给他。

 

这是他在这个位置上复习期末考的第十二天,对面的小子三天前搬到他对面。这三天里林彦俊目睹了吹风机、iPad、迷你小冰箱的诞生全过程。大约学设计的和学外语的都有秃头的潜质,发量稀疏是林彦俊能找到的他们之间仅存的共同点……蓬松的卷发的确能让发量看起来多一些……

 

“Hello?”

 

一只手在林彦俊眼前晃了晃,他下意识的伸手抓住,尴尬了一下之后又飞快地放开。

 

“你的笔也涂不出来了。”他说。

 

“那怎么办?”

 

“……”

 

“没事没事,我去买过一支。”

 

 

 

 

 

 

傍晚下了一场雨,林彦俊提着伞走在水泥路面上,潮湿的地面蒸腾起的热气让他有了一种蒸桑拿的错觉,从他身边路过的男男女女无一例外地叫着“好热好热”。

 

真的热,特别是吃了晚饭之后,林彦俊觉得自己像洗了一个澡,浑身都是汗。

 

南方的夏天就是这样又闷又热,高温和暴雨预警同时出现。

 

“又是高温预警又是暴雨预警,天上下的是开水吗!”

 

林彦俊顺着声音发源地望过去,那个坐他对面的工设男同学正两手撑着冰柜撅着嘴对比一冰柜的棒冰。

 

“尤长靖你想象力可真丰富,最多是温水啦!”

 

“我昨天吃的可爱多没有了!”

 

“你怎么天天吃可爱多!”

 

“好吃啊!不然你干嘛天天吃芝麻糊!”

 

再一转眼,尤长靖已经在门口了,手里握着一支奥利奥口味的可爱多,吃得嘴边都是奥利奥的碎末。

 

也许是看见了林彦俊,他舔了舔嘴唇,朝林彦俊微微一笑。

 

 

 

 

 

 

“地球表面积有510067866平方公里,我们无法到达每一个角落,也无法想象,那些不曾到过的地方,正在发生什么。此刻,在你的身边有怎样的声音?我,想听见你的声音。”

 

林彦俊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又回想起那个活动的文案。问题少年连续三天没有给他打电话,大约是问题都解决了,又或者正忙着吃第二个一斤荔枝?

 

正所谓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林彦俊刚拿起手机,麻烦鬼就来电话了。

 

今天的话题是可爱多,从你觉得可爱多那个口味的比较好吃,一直到我小的时候可爱多还要大好多……

 

尤长靖吃得满嘴奥利奥碎末的模样还在眼前,林彦俊轻笑了一声,心情不错,于是盘起腿来和那边的小朋友闲扯。

 

“你多大了,就小时候?”

 

“我……16岁!02年的!”

 

“好好学习,小朋友。”

 

那边沉默了片刻说:“好好学习好累,我又想吃可爱多了……作业好多,好难过。”

 

“难过的话,吃颗糖吧。”林彦俊说,“心和嘴,总要有一个地方是甜的。”

 

林彦俊原以为那边的问题少年会窸窸窣窣地开始找糖,谁知道画风一变,他们又开始讨论起什么糖比较好吃。

 

什么我小时候的橡皮糖、跳跳糖、汉堡糖,总是把脸弄得很脏的棉花糖,古镇里叫卖的绕绕糖,有贴贴纸的泡泡糖,还有一颗能舔好久的戒指糖……

 

“怎么办,和你讲话的时候,我又剁手买了糖!”

 

 

 

 

 

林彦俊还是每天去原来的位置上复习,周围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唯独对面的尤长靖还岿然不动。偶尔林彦俊心情好,还会和他一起去吃饭,顺便再去买一个巧克力味的圣代。

 

立志吃遍天下美食的问题少年在电话里告诉他,巧克力圣代要把巧克力酱和香草冰淇淋搅在一起才好吃。

 

“不过我觉得奥利奥圣代比较好吃。”尤长靖对林彦俊说,“奥利奥的可爱多也好吃,但是可爱多越来越贵越来越小了诶!”

 

“不是可爱多变小了,而是你长大了。”林彦俊从口袋里摸出手帕递给尤长靖,“嘴擦擦。”

 

“哦对了——”尤长靖眨眨眼睛努力向林彦俊发射电波,“你觉得眉笔和口红包装或者功能上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林彦俊诧异地盯着尤长靖。

 

“我们暑假要设计化妆品外形,最终方案要去开模做实物的!”

 

“你觉得我像……”

 

“你可以问问你女朋友。”尤长靖抢白。

 

林彦俊把装圣代的杯子连同勺子抛进垃圾桶里,“图书馆里一个人学习的大多数都是单身啊。”

 

“万一人家异地呢?异国?”

 

“没有。”

 

“为什么不……”

 

林彦俊此刻脸已经全黑了,天底下软软糯糯的男孩子都是一个路数的吗?当初问题少年也是这么问的,你为什么不找一个喜欢吃甜粽子的对象呢?你为什么还不找对象呢?

 

是啊,为什么呢?

 

林彦俊瞥了尤长靖一眼,声音低低地说:“宁缺毋滥。尤长靖,宁缺毋滥。”

 

“你心情不好吗?”尤长靖皱起了眉毛,摸遍了身上的口袋,掏出了一包开过口的海盐西柚味含片糖,“吃颗糖——别人告诉我心和嘴,总要有一个地方是甜的。”

 

林彦俊温热的指腹划过尤长靖的手心,清甜的气味瞬间在嘴里弥散开来。

 

“不错吧,网购了一大堆,就剩这一包了!”

 

恍惚间有种甜到心里的错觉,林彦俊微微挑眉,“还行吧。”

 

 

 

 

 

 

林彦俊的第一场考试在考试周的第一天上午,他结束了第一门课的考试,垂着脑袋走进图书馆,思忖着老地方空调吹得到,附近有插座,对面还有那么好看的小伙子,这么一块宝地一定被人抢走了。

 

一走到阅览室,就看见刚接了开水回来坐下的尤长靖朝他挥手。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尤长靖探出身子把桌面上乱七八糟的书和图收起来,整齐地码在自己的手边。

 

小卷毛有些骄傲地仰头看着林彦俊,大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像是在求表扬。

 

天底下最可爱的人大概是那些可爱而不自知的人,林彦俊觉得和可爱的人在一起久了,自己都快要可爱起来了。

 

现在他的心温柔地一塌糊涂,温柔得促使他伸出手笑着摸摸尤长靖的头。

 

尤长靖看着他,脸上悄悄地攀上了一丝红晕。

 

 

 

 

 

人类产生“喜欢”这种感情的时候,随之而来的是永无止境的关于“能不能再靠近一点点”的渴望,好像世间万物都失去了意义,只想变成对方手掌心里的一点朱砂。

 

林彦俊拿着手机刷微博,突然被一张动图逗笑,不由自主地往前靠:“尤长靖……”

 

然后,他恍然发现他现在在家,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哦,大事不妙了。

 

再然后,他丢掉了手机,呲溜一下钻进房间里睡觉。

 

第二天七点不到就到达了图书馆,坐在门口眼巴巴地等着管理员来开门。

 

其实林彦俊晚上没睡好,他昨天正在计算和尤长靖相遇的日子,要精确到秒,但是传说学英语的数学不太好,也没算清楚……开头要用王家卫的台词,中间要像曹植赞美洛神那样,最后要吐出老套又说不腻的话语……

 

尤长靖背着大大的书包走过来,林彦俊看着他迎着晨曦散发着光芒的脸,觉得自己像是个忘词的歌手,惊慌失措,支支吾吾,强装镇定,只能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吐出一句:

 

“嗨……今天这么早。”

 

尤长靖嘴角噙着笑意,“我每天都这么早。”

 

 

 

 

 

 

 

林彦俊心里不开心的时候,吃糖已经拯救不了他了。但还好,还有一个素未谋面的树洞。

 

“你又在吃荔枝啊?”林彦俊撑着头。

 

“我在吃猕猴桃。”问题少年回答,“你觉得绿的好吃还是黄的好吃。”

 

“甜的比较好吃。”林彦俊说,“不重要。”

 

“对我来说吃比较重要。那你觉得什么重要呢?眼下。”

 

黄桃罐头吃到还剩一半,翻开的书只看到第二行,林彦俊闭上眼一遍遍安抚自己不安的心跳。

 

“喂?你还在吗?林彦俊?”

 

林彦俊的心突然就跳了出来,他睁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我听出来了呀。”那边顿了顿,“好久以前啦,你是耳朵不好还是脑子不好?”

 

林彦俊“叭”一下挂了电话,直挺挺地跳到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两手懊恼地锤着床板。也不知道这样的姿势保持了多久,他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了,这才颤颤巍巍地拿起了手机。

 

 

 

 

 

手机里有一条未读信息。林彦俊眯起眼将它点开。

 

“林彦俊,如果你觉得没人爱你,那我来吧。”

评论(34)

热度(749)

  1. lesfleurs数学使我快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