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破罐子破摔到不想写标题

就是很想搞纯纯的甜甜的暖暖的爱情小故事,但是我的画风一直跑偏到搞笑逗比那一挂!很烦!
所以很想拯救一下我跑偏的画风!
只是不想在图书馆抄ppr管的配方:)
所以脑洞乱开
私设如山 有OOC
只是开个头
超级短小:)不甜:)
——————————
南方天气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多变。早先还是晴空万里,过了晌午就开始乌云密布,似乎是要酝酿一场暴雨。

林彦俊对着做不完的作业只感到头大,曼声长叹,将作业往前一推,伏在桌上看着乌云从天边黑压压地席卷过来。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雨点就噼噼啪啪地落下来,整座城市顿时淹没在雨里。

林彦俊起身走到阳台上,深吸了一口带着青草气息的空气,作业带来的压抑感好像就消散了。

不知从哪里来的妖风吹跑了他的毛巾,毛巾在空中盘旋着,呈现出一种异常梦幻的姿态,缓缓地飘向地面。

林彦俊抓起钥匙快速跑下楼去拯救他的毛巾,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的挂在了一个人的伞上。

而那个人,正半个人立在伞外,雨打湿了他的大半个肩膀。

伞下,是一只纸箱。

“嗳——”林彦俊冲进雨里,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

“啊?”


林彦俊是见过他的,8班的尤长靖,实在是风云人物。

高一刚进校第一次摸底考,他们俩在同一个考场,尤长靖就坐在林彦俊正前方。

很白,不瘦,名字很响亮。

后来林彦俊在公告栏里看到冲在第一列的“尤长靖”时,还不由得感叹一声,人也配得上这么响亮的名字。

他们这个年级的女同学,大多数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和林彦俊谈恋爱,一个是尤长靖教数学;小部分梦想和尤长靖一起学数学顺便一起减个肥再谈个恋爱;还有极小一部分女同学甚至在心愿墙上表白:“尤长靖,我要给你生猴子!”

又不开动物园,要那劳什子做甚?

除了学霸光环,林彦俊还真想象不到这个小白胖子,竟然能有这么大的魅力。




尤长靖冲林彦俊眨眨眼睛,“你家的吗?”

顺着他白嫩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纸箱子里是两只叫得凄厉的小奶猫。

林彦俊扯下他伞上的毛巾,“不是我家的。”

“哦……”



这两只猫,林彦俊也是见过的。

猫妈妈是只流浪猫,时常有人喂她,所以也不瘦。小卖部的大叔常常把一根火腿肠塞给林彦俊,叫他去喂猫。

“你喂她吃吧,我这个人心太软,喂了她又没办法负责。”

阿黄后来总跟着林彦俊,却又不敢靠得太近。有时候林彦俊走进楼里,转头就看到阿黄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他也心软得很。

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一只怀了孕的猫?



大雨淋得水顺着林彦俊脸的轮廓滑落,伞默默地向林彦俊靠拢了一些。

“阿黄前几天被车撞了。”林彦俊把毛巾兜在脑袋上,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尤长靖说。

“阿黄是他们的主人吗?他们家没别人了吗?”

“阿黄是只猫。”

“哦……那……”尤长靖皱起了眉头,轻咬一下嘴唇说,“他们就变成小孤猫了。”

“他们还有彼此。”

闻言,尤长靖抬起头,有些讶异地看着林彦俊,他沉默了半天,“也太可怜了吧。”

“嗯。”

“我可以带一只回家。”

林彦俊看着他有些期待的目光,忽然又想起阿黄可怜巴拉的模样,所有问题都回到了原点。

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一只小奶猫?

“可以吗?”

眼前人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林彦俊心头一动,语气软了下来,“好。”

尤长靖从纸盒子里抱起那只瘦一点的猫咪对林彦俊说:“小胖归我,大胖归你。”

“大炮?”

“大胖。”尤长靖笑起来,眼睛完成两个月牙,林彦俊也想跟着笑。

“我是前面5幢1001的尤长靖。”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住9幢801。”林彦俊说。

“嗯……”尤长靖扁着嘴拉长了声音。

“哦,我叫林彦俊。”




林彦俊从储藏室里扒拉出一条小时候的毯子,垫在一个新的箱子里,把家里的新成员大炮放进箱子。

新手铲屎官在一个塑料小碗里泡了些热牛奶,大炮缩成一团,舔着碗里的热牛奶,时不时喵喵喵地叫唤几声。

林彦俊好看的手指轻轻戳着大炮的脑袋,忍不住嘴角的上扬。

那位要给学霸生猴子的女同学的确很有投资眼光。

奇货可居,坐等升值。

林彦俊扯了扯大炮的耳朵。

“今后我们互相做伴。”

评论(6)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