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小作怡情

01

房间里开着17度的空调,屋子中间是被尤长靖拖出来的几百年都不用一次的跑步机,他脖子上挂着毛巾,没命地在上面跑。

 

“他不是刚和男朋友分手,怎么一点也不难过?”陆定昊皱着眉头。

 

“你去问他。”林超泽说。

 

“我问你!”陆定昊走上去,砰的一声拔掉跑步机插头,“你刚分手,你不难过吗?”

 

林彦俊自从和尤长靖因为“我不要找一个,我喜欢他,比他喜欢我的多的人”的事情闹得不欢而散被赶出家门——顺带林彦俊也还了尤长靖借的“伞”,“伞”就是散。

 

这两人从恋人关系瞬间降级为“认识的人”。林彦俊是陆定昊和林超泽的朋友,而这两个人恰好又是尤长靖的朋友。

 

因为这层关系,两人互相知道对方姓名,哪怕遇见也客气地点点头。

 

两个人关系既然已经解除,陆定昊、林超泽等人一直在屏息等待尤长靖把自己调到“失恋模式”。

 

酗酒、抽烟、没日没夜地哭、吃东西、抑郁,写微博说“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把对方照片撕碎烧掉,在对方名字的刺青后面加上三个字“是傻X”,虽然这耗点工夫,但这统统属于失恋模式。

 

可是随着时间的过去,尤长靖非但没有表现出来,他们一开始还以为尤长靖反应比别人慢半拍,但他……反而越来越高兴起来?

 

“你不难过吗?”相当于“你不认罪吗?”

 

“我为什么要难过?”尤长靖不解。

 

“喂,你刚和男朋友分手诶。”陆定昊拉开椅子,给尤长靖倒了一杯温水。

 

“我知道。”尤长靖说,“他先来找我分手,然后我同意了。那我们就算达成了一致意向,我们达成一致意向了,我为什么要难过啊?”

 

“靠!你们为什么要分手!”林超泽翻了一个白眼。

 

“他说我喜欢他没有他喜欢我多——”尤长靖扁扁嘴,“你们说,这怎么算?怎么算啊!”

 

在感情的这个句号前面,那许许多多的回忆,只能变成零散的藏品……

 

比如有一天,他和林彦俊一起牵着手逛百货公司,突然看见一台跑步机。

 

“买一台回家啦?”尤长靖笑着对他说。

 

“我买它干吗?”

 

“你呀,”那个人笑吟吟的神情还在眼前,“不要老是宅在家里,有空我们一起出去玩玩,运动运动。”

 

“呃……”林彦俊看着尤长靖,“我觉得你更需要它。”

 

“……”

 

“我希望你能稍微瘦一点点……”肩膀上还有被他搂着的触感。

 

期盼的眼神下,尤长靖买了那台跑步机。

 

直到“分手”后,自己在这台跑步机上疯狂地跑着,直到陆定昊走上来质问……

 

“你——不难过吗?”

 

他妈的!突然就……

 

难过死了!

 

02

全世界都在期盼尤长靖表现出一丝难过,他便勉为其难地做出一副崩溃的模样,周遭的人又是一脸“可怜见的,他果然崩溃了”。

 

尤长靖干脆将错就错,背上行囊来一场说走就走净化身心的旅程。世界那么大,总该出去转转。

 

抢路边合影的猪八戒的钉耙,见到忘情拥吻的小情侣绕道,对着城楼下人头攒动的街道自拍……尤长靖跑了一天,终于拐进了一家小店。

 

从南半球照过来的阳光还是有些暖意,照得人身上暖烘烘的,尤长靖一只手撑着脸,百无聊赖地打开了微信,脚边一直脏兮兮的小白狗叫了几声。

 

“啧啧啧,小东西。”尤长靖放下了手机,俯身去把身上粘了几颗糖葫芦的小狗子抱起来。

 

尤长靖问老板借了鱼缸和热水,把小狗子洗干净。

 

“这是你的狗?”

 

“不是。”尤长靖摇头,“我在帮助它。”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虐狗。”

 

尤长靖不搭理那个路人,从脖子上扯下围巾给小狗子围上,“我是来旅游的,不能带你走,围巾送你啦!”

 

“别走啊!你是不是想遗弃这条狗?”路人一把抓住尤长靖的胳膊,“你怎么回事?这是小畜生吗?这是一个小婴儿啊!你忍心遗弃婴儿吗!”

 

“林彦俊我跟你说,我今天在路上碰到了神经病!”抱着小狗子,尤长靖自然地不能再自然地给林彦俊发了微信,然后下一秒他突然意识到,他们分手了!

 

于是,他点了撤回,把林彦俊从置顶变成加入黑名单。

 

尤长靖趴在酒店的大床上,手指轻轻点了点小狗子的鼻子,捞起一旁的手机。

 

陆定昊:兄弟给你报仇了!我和林超泽把林彦俊的联系方式放到了征婚网站上233333

 

尤长靖一愣,点开了陆定昊发的链接,一张很帅的照片,似乎是他们一起去旅行时,尤长靖给他拍的。

 

他提起座机的听筒,鬼使神差地照着上面的联系方式播了过去,第一个占线,第二个也占线……第三个……第四个……

 

第六个的时候,终于通了。

 

“喂?”

 

“喂。”

 

“您哪位?”

 

尤长靖沉默了片刻,“请问您是林彦俊先生吗。”

 

那边突然也陷入了沉默,不太长的安静之后,尤长靖说:“请问您最近有没有意向投资地铁口旺铺呢?”

 

“尤长靖?”

 

尤长靖飞快地把电话挂断,旋即又暗骂自己没出息,这种情况下就应该一口否认!他曼声长叹,仰躺着把小狗子举起来,“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你就叫——林彦俊!”

 

03

尤长靖不知道林彦俊是怎么找到他的,反正他似乎好像从来也没搞明白过这个男人的心,到底在想什么。

 

他们对对方已经了解了一些,但更多的是像海面下的冰山一样庞大,静静悬浮在那里,等待着对方去发现。

 

反正冰山自己是不会跳出海平面说:“看!我下面还有这么一大坨呢!”然后附赠一张说明书,告诉尤长靖这里是哪里,那里是哪里——冰山自己是不会这样做的。

 

冰山之所以是冰山,是历经了这么多年的冷漠而慢慢凝聚起来的呀。

 

“你……还好吗?”

 

“你哪位?我不认识你。”尤长靖绕过林彦俊,径直走进酒吧街街口的第一家。

 

倒扣着鸭舌帽的酒吧老板看了他一眼,“喝什么?”

 

“蜂蜜水,谢谢。”

 

“蜂蜜水多没意思,来酒吧当然得喝一杯酒。”老板挑眉,把一杯鸡尾酒推到尤长靖面前。

 

“我要一杯蜂蜜水。”

 

“外面的哥们送的。”老板指了指门外头有点大的男人。

 

尤长靖转头,而后又转回来看着老板,“哦,我不认识他。”

 

传说中的外面的哥们搬着椅子进来,“有没有荣幸一起喝一杯?”

 

尤长靖看着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有荣幸的人从不珍惜,没荣幸的人苦苦上赶着……

 

林彦俊一个箭步冲过来,把鸡尾酒一口气喝掉,“谢谢,不客气。”然后拽着尤长靖往外走,走到一直到听不到音乐的声音的桥上,底下是波光粼粼的流水。

 

尤长靖甩开了林彦俊的手,“你哪位?”

 

林彦俊忽然明白了,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因为他用一个错去加盖另一个将感情量化计较的错,结局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无论念念不忘还是开创历史,一切只是在按照我们自以为是的逻辑推进。

 

林彦俊这回是……作死了啊……

 

“别跟着我了!”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感情是能用值不值得来衡量的吗?比如爱上一个人,希望对方也用同样的爱意来回报自己。如果不,就是不值得。如果是,就是值得。这是一种多么粗暴的衡量方式啊?

 

相较于这个,还是“我爱你,但与你无关”这样的话听起来更酷一点。

 

尤长靖瘫在沙发里,抓着小狗子往自己脸上蹭,气急败坏地向陆定昊抱怨道:“你说他是不是脑子拍坏啦!”

 

“那你希望他怎么做啊?”

 

尤长靖翻了一个白眼把电话掐掉,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大叫一声,“哄我啊!”

 

04

尤长靖在陌生的地方度过了安宁的几天,此刻他正对着镜子换各种造型倜傥的衬衫,整理发型,拿钥匙,拿皮夹,好像《阿飞正传》里要去欢场的梁朝伟。

 

他第二次踏进酒吧街,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要了一杯白开水,顺手拿起一个橘子剥皮,把橘子皮丢进水里。

 

他想起他和林彦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把橘子皮泡水,林彦俊不解地看着他。

 

“青皮橘子太酸了,可我又喜欢橘子的味道。”

 

“那正好,我喜欢橘子。”

 

不正好,吃橘子的人不在。尤长靖将剥了皮的橘子放在一旁,拿起水杯抿了一口。

 

不远处的男男女女正在玩扑克牌,吵得沸反盈天,尤长靖看着他们,思绪却飘得很远很远……

 

还是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尤长靖问林彦俊知不知道他的生日。

 

林彦俊说:“我当然知道,但我……就是不说!”

 

陆定昊在林彦俊家笑吟吟地望着他,突然看到林彦俊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副扑克牌。他抽出牌,刷地举在陆定昊面前。

 

陆定昊以为他要变魔术,谁知道他说:“我抽三张,这三张就是尤长靖的生日!”

 

知道尤长靖生日的陆定昊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林彦俊刷刷刷连抽三张。

 

K,A,大王。

 

“13月1日……大王!我手气从来没这么好过!怎么办啊?”

 

后来陆定昊总在尤长靖面前提这件事调侃林彦俊……

 

后来……尤长靖却只记得这些。

 

此刻他想的那个人弄丢了手机,正举着手电筒在到处找。

 

“林彦俊?”尤长靖皱起眉头,“你找什么?”

 

“手机。”林彦俊直起身子抓了抓头发,“不过丢了也好,骚扰电话太多了……”

 

“哦。”

 

看着尤长靖冷酷的样子,林彦俊嘴巴里突然有什么话要汹涌而出。他猛地捂住嘴,胃里翻江倒海,很痛苦的样子。

 

“你没事吧?”

 

“没事。”

 

“那我走了,再见。”

 

林彦俊无望地看着,突然觉得,这是最后一次见到尤长靖了。

 

05

“尤长靖!!!!”

 

是林彦俊的喊声。

 

尤长靖望着他,顾客纷纷被吓着,自动让开一条道。

 

林彦俊站在原地,远远看着尤长靖。

 

下一秒,尤长靖飞快地跑开了。

 

在一个十字路口,红灯亮起的瞬间,轰隆隆的土方车从路边开过。

 

尘土飞扬……

 

“尤长靖!”林彦俊慢慢地向那个人走近,也看着那个人慢慢地向自己走近。

 

虽然眼前有好多障碍,但是一切在慢慢清晰。

 

“我还是没有办法忘记你。”林彦俊说。

 

尤长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们可不可以重新在一起?”

 

“我想听你亲口说。”终于尤长靖对着面前的这个人说。

 

“对不起。”

 

尤长靖摇头,“不是这句。”

 

林彦俊低下头,抬起,慢慢地微笑起来。

 

“我爱你。”

 

“我也是!”

评论(6)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