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攻略直男计划 Step3

和我妈大吵一架后无心学习,愤怒更文:)

我更爱我爸,希望他父亲节收到我的祝福之后能给我点钱:)

本博目录

step0 step1 step2

——————————

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所谓的一见钟情?一眼万年?一见倾心?林彦俊以前觉得没有,自从遇到尤长靖之后,他开始相信所谓缘分。

 

当他踩下刹车的一瞬,他脑子里出现的是一个被他揍得鼻青脸肿,捂着受伤的左脸向他求饶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

 

这世界太奇妙。

 

林彦俊在他见到“混小子”正脸的那短短几秒时间里勾绘了一个他也许不能实现的美好未来,蓝天白云,他和尤长靖躺在澄澈的湖畔旁的草地上,头顶偶尔有鸟飞过,他们养的一只叫旺财的狗围着他们跑来跑去……

 

然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们最多最多算是见过几次面吃过几次饭的普通朋友。

 

为此,为哥哥终身大事折腰的妍妍同学认真的看着林彦俊,“Step1和2都失败了——那就直接进入step3。”

 

“你哪里来这么多——”林彦俊皱起了眉头,思索了半天说:“邪门歪道!”

 

“我这么多漫画白看的吗?”

 

“……”

 

“林氏攻略直男计划step3!”妍妍的三根手指在林彦俊眼前放大,“要让一个男人爱上你,除了要懂他内心的柔软,更要有特殊加分项!”

 

“特殊加分项?”

 

“你唱歌还不错啊。”

 

“人家是音乐老师啦!”

 

“你有房有车有家族产业?”

 

“要拼爹吼?”

 

妹妹翻了个白眼,端起桌上的果汁咕嘟咕嘟喝掉半杯,“那你觉得什么才是特殊加分项?”

 

“问题是找到了也没用啊。”

 

“那你去约人家嘛!都要追人家了,当然要脸皮厚一点啊,你们处女座弯弯绕绕怎么那么多?”

 

客厅里,尤长靖对着电视机,站在跳舞毯上忘我地上下摇摆,闭着眼自我陶醉,High得要命。边上,陆定昊和老同学林超泽并排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他怎么了?”林超泽小声地问。

 

“我怎么知道?你去问他呀……”陆定昊也小声回答。

 

“他是大脑和常人不太一样呢,还是他很难过靠着这个发泄?”林超泽皱起了眉头,“不是——他为什么难过?”

 

“不知道。”

 

“对着个电视机跳有什么好跳的,电视机又不会来泡他。”

 

陆定昊断言:“嗯,所以还是疯了。”

 

可能是听到他们在说话,也可能是觉得一个人跳太无聊了,尤长靖突然转过头看着他们两个,“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陆定昊说。

 

“那就来跟我一起跳啊!来,尤老师教你们跳舞,一、二、三,扭~一、二、三~SMOOTH~”尤长靖忘情地扭着身子,在众目睽睽下忘情地演出一场诡异的秀。

 

林超泽起身把电视机关掉,“你确定要在一个拉丁舞者前面跳舞?”

 

“……”

 

尤长靖自从和林彦俊一起吃过一顿砂锅馄饨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加上前几天妍妍表示再也不用送爱心便当给尤长靖,林彦俊爱情攻势的战略格局须得改变——尤长靖忽然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这下试菜工彻底成为了一个没有姓名的路人,所有的悲愤只得通过运动流汗来排解,于是,尤长靖找出了好几年前减肥时买的跳舞毯。

 

尤长靖拍着妍妍的肩膀说:“你哥哥结婚的时候,一定要邀请我这个试菜工啊。”

 

妍妍用一种看动物园猴子的表情看着尤长靖,“那当然啊,缺谁都不能缺你啊。”

 

失去自己在乎的人,或者事物,是有痛楚感的。不过为什么在乎一个只不过见过几次面的问题学生家长,尤长靖自己也搞不清楚。

 

“我觉得你需要谈恋爱。”林超泽说,“你一天到晚太闲了,容易想一些有的没的。”

 

林超泽被尤长靖猛地一推,差点飞出大气层。

 

作为一个靠自己手艺养活自己,但迄今为止一部正经的电视剧都没在电视里播出过的“编剧”来说,陆定昊最主要用来活命的收入,是给杂志社写各种乱七八糟的专栏稿——从星座速配到美妆心得大全,陆定昊在这方面闭着眼睛都能瞎编的天赋与生俱来。

 

清晨八点钟,他还坐在电脑前写稿子,就看到尤长靖换了一身衣服冲进来,他摇摇头,尤长靖马上冲回去;过一会儿又换了一身衣服进来,他再次摇摇头,尤长靖马上又冲回去……这样来回N次,每一次都充满期待地看着陆定昊。

 

林超泽说要介绍一个神仙姐姐给尤长靖认识,据说那位神仙姐姐也特别喜欢他的偶像碧昂丝。

 

这回,陆定昊终于点点头。

 

“行了吗?”

 

“实在没力气摇头了。”

 

“好,那就是它了吧!”尤长靖美滋滋地出门。

 

“标签!标签!”

 

回到屋子,尤长靖关上门,翻箱倒柜地找剪刀,把标签一针针挑下来,然后对着镜子左看右看,非常有感觉。上下全部整理了一番,他气宇轩昂地走到门口,拉门出去。

 

林彦俊和尤长靖面对面坐着,两个人也不说话,尤长靖低着头,气氛尴尬而紧张。

 

他仍然记得,他下了车,一辆洒水车唱着《兰花草》从不远处开过来,他吓得绊了一跤,好不容易才爬起来。

 

视线里一双锃亮的皮鞋,长得望不到头的腿……

 

那个人看着他,伸出要搀扶的手。

 

“这么巧,一起吃个饭吧?”

 

然后尤长靖完全忘记了和他约好时间的神仙姐姐。

 

此刻,那个人坐在他身旁,仿佛在看一场4D电影,看得到脸,听得到说话的声音,甚至还能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洗衣液淡淡的清香,就是无法触及。

 

因为尤长靖压根不知道该说什么。

 

桌子上尤长靖的手机正在疯狂地震动,林超泽已经给他打了起码二十个电话了。

 

“有事?”

 

“没有没有。”尤长靖将手机静音,“诈骗电话。”

 

等着上菜的时候,尤长靖看着马路对面的咖啡馆,想起他风尘仆仆给陆定昊送钱的样子。林彦俊也转头看着窗外。

 

“你想喝咖啡了吗?”林彦俊问。

 

“不想。”尤长靖摇摇头,“晚上就睡不着了。”

 

“咖啡还是蓝山的好喝,不过贵。”

 

尤长靖歪着头看着林彦俊,想说住得起大房子的公子哥也会嫌贵?林彦俊似乎是看穿了尤长靖的沉默,轻挑起嘴角说:“牙买加和日本签了99年不对等的协议,蓝山咖啡豆百分之九十都出口去了日本,国内市场特别少,所以贵——”

 

“可是蓝山咖啡不是很常见吗?”

 

“蓝山口味咖啡。”

 

“哦——你家做咖啡豆生意的吗?”

 

林彦俊失笑,“不是,下次……找机会慢慢告诉你。”

 

又是一个华灯初上的黄昏,万籁俱静,尤长靖和陆定昊两个人就像僵尸一样地并排半躺在沙发上,把所有能干的事情都想了个遍……还是没有一件事情可以干。

 

陆定昊突然坐起来,一脸肃杀地看着尤长靖,“喂,你中午见的神仙姐姐怎么样?”

 

“啊?”

 

“能打几分?”

 

“什么?”尤长靖心虚地站了起来,抓着头发往外走,“啊我想起来明天的课件还没有准备好……”

 

打分吗?基准分90分好了,长得帅加5分,体贴加2分,酷加1分,有钱加1分,会做一点饭加1分,见多识广再加1分……

 

“尤长靖!”陆定昊叫了一声,“你不是说要回去准备课件吗?”

 

“嗯……”

 

“怎么站在门口不动?咦——”陆定昊拉长了声音,“你现在头发乌黑亮泽,胸口微微起伏,面色潮红,吐气如兰,活像一个初恋中的小女生。”

 

尤长靖心情好,不去理会陆定昊的嘲讽,听了这话,哼的一声就走。

 

在这个城市的另一端,林彦俊正在接受自家妹妹的连番拷问,从有没有约尤长靖吃饭看电影喝咖啡一直盘问到有没有给尤长靖打电话发微信……最后,妹妹摇着头对林彦俊说:“朽木,不可雕也!”

 

“小鬼头。”林彦俊白了妹妹一眼,“管管你自己。”

 

“我们应该一条心啊,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不用了。”林彦俊说,“我的幸福不必和你共享。”

 

“哎呀我是说……反正帮助你找寻幸福是我的职责所在!”

 

林彦俊放下筷子,拿起了汤勺往碗里盛了一碗汤,“So?”

 

“无微不至,不动声色。”妹妹话锋一转,把林彦俊的手机拿起来递到他面前,“快给尤长靖打电话吧!告诉他……嗯……长夜漫漫一起看一场电影?”

 

林彦俊鬼使神差地拿起了手机,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喂?”电话里传来尤长靖软软糯糯地声音,林彦俊心都要酥了。

 

“尤老师……你今晚有时间吗?”

 

“嗯。”

 

妍妍深吸了一口气,只听见林彦俊说:“想和你聊聊妍妍的近况……电话里说也没关系。”

 

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真是……无药可救啊!”

 

陆定昊又是通宵没睡,颤颤巍巍地从楼上下来,去对面的永和吃早餐。

 

餐厅里全是精神抖擞、充满干劲的白领职员,准备补充完能量去上班,不像陆定昊,补充完能量准备去睡觉。

 

陆定昊顿时羞愧了起来,他一边捂着脸点单,一边打算买好早餐逃回大楼,躲在被窝里吃。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了……一幕即便在梦中他也没想过会看到的景象。

 

林彦俊和尤长靖显然已经在那里吃了一会儿,甚至快吃完了,两人全程都没有看见捂着脸的陆定昊。两人在远处谈笑风生地交换着什么意见,然后林彦俊看了看表,站起来和尤长靖一起走到门口。

 

“再见。”林彦俊挥手,留下一抹微笑,推门出去。

 

尤长靖也挥手,准备推门出去,但他没有成功。因为衣领被人拽住了……回过头,是一个用手捂着脸的人,尤长靖想尖叫。

 

“请问我是在做梦吗?”

 

尤长靖被抓了个现行,只好找个位置陪陆定昊吃早饭。

 

陆定昊看了看手机,“现在是早上八点半,快九点,正常人不是在公司上班,就是在去上班的路上,林彦俊怎么会在这里?他应该不是专门和你约在你家楼下吃个早饭的吧?你们在这之前在干吗?”

 

“昨天晚上他找我谈谈他妹妹的学习情况,所以我们就一起去喝了点果汁,然后路过电影院的时候我说我想去看电影,电影院里正好有通宵电影午夜场,四部电影连着放,只收两部片子的钱。”尤长靖清了清嗓子,“看到刚才,他和我在这里吃点东西。然后他去上班,我上去睡一觉,下午去上课,怎么啦?”

 

“你开心就好……”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尤长靖和林彦俊频繁地交往着。两人顶着老师和学生家长的名头,行着各种情侣之事,喝咖啡,吃饭,看电影。虽然没肢体接触,但林彦俊神色状态,无不显示出他正在恋爱……

 

“哥,你还没攻略成功?”妹妹抱着脏衣篓从楼梯上走下来,皱着眉毛看着坐在沙发上对着手机发呆的林彦俊,“我跟你讲……算了算了,还是不讲了……”

 

“讲。”

 

腐女漫资深读者妍妍同学往屏风后面一闪,露出一颗小脑袋小声地说:“非常时刻非常手段也是必要的!先上车后补票也可以……就是风险太……”

 

一个抱枕飞过来。

 

“滚!”

评论(52)

热度(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