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攻略直男计划 (一)

dbq在图书馆摸鱼的时候又开了新的脑洞

私设如山 重度OOC预警!自带避雷针!

——————————————

“世界上,究竟存不存在不假借着爱情名义的真爱?”

 

——屏幕上一共闪现着这二十二个汉字。从凌晨两点钟到现在,一个字未增,一个字未减,就像亘古存在于此一样。

 

陆定昊转头看钟,已经是早上九点钟,楼下车辆川流不息,车流声、人流声,不绝于耳。也就是说,陆定昊在电脑前整整呆坐了七个小时。

 

陆定昊是一个编剧,不同于老师、律师、医生这类耳熟能详的职业,编剧给陆定昊赋予了一些浪漫的存在于现实又充满超现实的色彩。每当被提起的时候,对方总是好奇地看着他。

 

“哇,我在现实生活中还没见过编剧呢!”

 

陆定昊想给一对白眼,顺便反问一下对方“那您每天看的电视剧,难道都是鬼写的?”

 

每天以肥皂剧下饭的现代人,竟然觉得编剧的存在是不可思议的,简直荒谬。

 

但更荒谬的是当对方问他“那您都写过什么作品”的时候,他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是一部电视剧都没在电视上播过的编剧。

 

每年有数不清的制片公司会投入大量的金钱、人力,去炮制这样许多不一定能被电视台选中的没有前途没有未来的剧集。

 

陆定昊不幸,永远是被挑剩下的剧集的编剧。

 

那些制片公司到最后不是倒闭就是转行。

 

陆定昊就生活在这样的水深火热中,行情好的时候,他一个月可以有好多好多的收入,一旦制片公司倒闭,他就陷入了无边的恐慌当中,他可能下个月一分钱都拿不到手。

 

当世道实在不行的时候,陆定昊也会毫无选择地给各种三流杂志、报纸写情感专栏、星座运程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钱能赚就行,管它怎么赚来的,不犯法就行。

 

陆定昊一边打哈欠一边往卫生间走,准备洗洗脸回屋睡觉。

 

就在这时,门铃在他身后响了。

 

“谁啊?”

 

“我!”门外一个叫“我”的人中气十足。

 

“你谁啊?”

 

“我就是我……”门外的人顿了顿,“快递!开门!”

 

陆定昊抓了抓头发去开门,“快递你还这么调皮——”然而下一秒,他就恨不得把门关上,和门外的“快递员”推搡了半天,尤长靖挤进了屋里。

 

尤长靖站在客厅中间,指着陆定昊的电脑理直气壮地问:“写了多少了?”

 

“一个字没写。”

 

尤长靖算是一个美男,他有着精致的五官,白嫩的皮肤,一副老天爷赏饭吃的嗓子。

 

他是陆定昊小时候的邻居,三五岁的时候,两个人还曾经在一起光着屁股玩过。后来尤长靖搬家,和陆定昊也失去了联络。

 

不想二十多年后,陆定昊有一次片场遇到他——当然认不出来,互相道了姓名后,两人愣了半天才敢相认——他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音乐老师,和陆定昊不一样,一个不用整天为工作发愁,每天泡在音乐楼弹弹琴唱唱歌的音乐老师。

 

命运就是这样的神奇,他们竟然连房子都租在一个楼里的上下楼。

 

“什么事啊?”

 

“我学生。”尤长靖熟门熟路地从冰箱里掏出一个番茄,皱着眉头瘫在了沙发上。

 

尤长靖班上有一个叫做妍妍的女学生,正在读大一,又漂亮又酷,脸上总是一副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的神气。偏偏上了一节音乐课后,莫名其妙地对尤长靖一往情深。

 

然而对方才十八岁,他哪里敢接招。虽然尤长靖崇尚没有原因的爱情,但“没有原因”到这个份上,心里反而没底。

 

“你又不是第一天被人追。”陆定昊抱胸也瘫在尤长靖身旁,懒洋洋的把脚架在茶几上,“只不过人家小妹妹年纪小了点,没关系,等她长大啊!”

 

如果只是妍妍一个人孤军奋战,尤长靖也许还能消受,但后面的发展就完全超出了尤长靖的想象力。突然有一天下班,一辆炫酷的跑车“咻”一下急停在他面前。

 

见过大世面的尤长靖当下脸都吓白了,卷毛被气流吹起来,在空气里飞舞了几下又盖在脑袋上。他轻轻拍了拍胸脯,小声骂一句“有钱了不起啊”,摇着头正准备走开,领子就被人从背后揪住。

 

“听说,我妹妹在追你?”

 

同款的酷和对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气,确认过眼神,是兄妹。

 

“认识一下,我是妍妍的哥哥,林彦俊。”那个叫林彦俊的帅哥伸出了手,有些霸道地握住尤长靖的手,旋即又放开,“你还没回答我,我妹妹在追你?”

 

尤长靖原本想拿出一些老师的威严出来,奈何对面那个帅哥又高又帅,还酷,气势上就压倒了。他一咬牙,连连摆手,“没有没有……”

 

“所以你被你学生的家长警告了?威胁了?”

 

尤长靖起初也是这么想的,兴许这宠爱妹妹的帅哥听说妹妹追求他不成,受了委屈,所以来帮妹妹出气。

 

但始料未及的是,林彦俊两手叉腰,将尤长靖上上下下扫了一遍,“不错,有眼光。”

 

“所以你学生家长要帮着你学生追你?”

 

“我觉得是。”尤长靖说,“你说我要是一直拒绝,她哥哥会不会来打死我?”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怕什么?”

 

“不,我不是怕这个。”尤长靖抽了纸巾擦了擦手。

 

因为他突然有一天发现,那位叫妍妍的女同学好像对他失去了兴趣,百思不得其解好久之后正主一如既往地酷,抱胸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说:“我可能喜欢长得可爱的,但我发现比你更可爱的,老师!”

 

“所以……现在女孩子都这么肤浅吗?”尤长靖偏头看着陆定昊。

 

“你到底烦什么?”

 

“她哥哥好像还不知道她已经不喜欢我了。”

 

爱情究竟有没有理由?那爱情又是如何开始,如何结束?

 

陆定昊正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对着电脑怔怔发呆的时候,咖啡馆的门被推动,一个男人走进来,在风和气流的鼓动下,他的头发微微飘动。

 

他戴着墨镜,在陆定昊边上摘下,挑了个位子,把包放下来,走去柜台选拣咖啡。他端着咖啡走了回来,坐在陆定昊身边的位子上,拿起包里的一本笔记本看起来。陆定昊偶尔看看他,他好像也感应到似的,回望了两眼。

 

陆定昊终于憋不住了,起身走进咖啡馆的洗手间,把门锁上。

 

“会搭讪吗?”

 

“啊?”电话那头的尤长靖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我在咖啡馆看到一个人,你的百分百审美啊!”陆定昊激动地说道,“会不会搭讪啊!”

 

“你走上去,说你手机没电了,问人家借手机,然后拨到我的手机上,我就有他的号码了。”

 

“这是好多年前的招数吧?”

 

“好多年前你就是这么教我的。”

 

陆定昊想把尤长靖从电话里拎出来痛扁一顿,但陆定昊是干什么的?他是编剧啊!分分钟就把尤长靖塞给他的老套剧本格式化了,雄赳赳气昂昂地冲到男人面前。

 

“先生,你能帮我付个钱吗?我手机没电了。”陆定昊有些为难。

 

他挑眉看着陆定昊,“嗯?”

 

“我不是骗子我不是骗子……你不信可以给我朋友打电话,我让他把钱给我送过来。”

 

于是尤长靖便骑着陆定昊薄荷绿的小毛驴到达了电话里说的咖啡馆,从钱包里数了一张一百块钱,白嫩嫩的手伸到那个人面前。

 

“你不喜欢我妹妹是因为他?”那人站起来,指了指陆定昊。

 

尤长靖眨眨眼睛,这才看清楚陆定昊口中的他的百分百审美,很好,冤家路窄,碰上妍妍的靠山林彦俊了。他连忙摆手一叠声的“不是不是”。

 

“嗯?”

 

“和他没关系,我很直!很直!”

 

他挑起了嘴角,露出有些迷人的酒窝。

 

“那请问尤老师,怎样才能追到你呢?”

评论(26)

热度(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