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因你而动听的时光 中

手机上排版好麻烦啊,我就放弃了,睡醒之后再折腾:)
——————
陆定昊下了令他头痛不已的毛概课,抱着书垂头丧气地踏出了电梯,迎面就撞上了来做企业宣讲会的秦奋和林彦俊。他扶了扶有些重的眼镜,瞥了林彦俊一眼,“咦——这么巧。”

 

“你是?”林彦俊思考了片刻,哦,似乎是老板Jeffrey以前追过的男孩子,叫陆什么来着?

 

陆定昊搔了搔后脑勺,“我们见过两次的,你忘记了吗?”

 

林超泽在后面推了陆定昊一下,有些诧异地望着林彦俊,“咦——你不是那个……上个月送尤长靖回来的帅哥吗!我们是他室友!”

 

“哦。”林彦俊没半点兴趣地应了一声,抬手看了眼手表,忽而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那个,差不多到饭点了,我请你们吃饭吧。”
“叫上你们的室友?”

 

陆定昊一叠声的“好”,掏出手机给尤长靖打电话,“林超泽,尤长靖电话是多少来着?”

 

“你没存吗?”

 

“我手机出了点问题,联系人全没了,你给他打?”

 

林超泽翻了一个白眼,报出了一长串数字。陆定昊等了一会儿,那边迟迟没有人接听。

 

“大概在图书馆吧……”陆定昊机警地看了眼林彦俊,“咱们还去吃饭吗?”

 

秦奋失笑,拍着陆定昊的肩膀说:“林大帅哥不请你们吃饭,难道大田哥也不请?”

 

林彦俊兴趣缺缺,饭吃到一半就提前离席回了公司。他坐在办公室里,手里夹着一支燃了一半的烟,轻吐出一个烟圈。

 

“哎哟,听说你跟秦奋出去吃大餐了。”罗杰抱着文件夹走进林彦俊的办公室,“怎么回来加班了?”

 

窗外的灯光照得一地光怪陆离,林彦俊突然想起那个在暴雨中撑一把雨伞轻哼着动听的歌谣的背影。

 

“等一下,我打个电话。”他记性极好,尤其对数字敏感,刚刚报了一遍的电话他能记得清清楚楚。

 

依然是响了半天没有人接,林彦俊迟疑了片刻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尤长靖同学,我是林彦俊。请回电话。”

 

罗杰俯身看了一眼,“什么同学?哪个同学?”

 

“传媒的那个。”

 

“哪个?”

 

“没谁。”

 

“嘁——明天招聘会你去不去?”

 

“哪里的?”

 

“传媒的啊!”

 

“去。”

 

尤长靖从图书馆出来,听说操场那边有招聘会,想着发给林彦俊的邮件都过去快一个月还没回音,想来是要石沉大海了,摸了半天U盘又赶紧去打印了几份简历出来。

 

陆定昊大有一副反正男朋友开公司,工作不用愁的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被尤长靖连推带搡地搬到了招聘会现场。

 

“你急什么?小天天广告部也缺人啊。”

 

“你格局太小了,大公司才有竞争力。我想投Jeffrey他们公司的——那个HR好过分啊,居然都不回我邮件!”

 

“所以你不回人家电话?”

 

尤长靖扬眉,“以牙还牙咯。”

 

“就你这态度,还指望人家录取你?”陆定昊翻了一个白眼,“嗳,你俩到底见没见过?”

 

“见过的呀。”

 

“不是上次!”

 

“嗯……不告诉你。”

 

陆定昊眯起眼睛,有些八卦地看着尤长靖,“喂,我觉得那个林彦俊看起来对你印象蛮深刻的哦。”

 

尤长靖把陆定昊往路旁推了一把,“你又知道了!”

 

“咦……我们好像来得不巧,都只剩下帐篷了。”陆定昊冲不远处准备离场的姜京佐挥了挥手,“京佐!”

 

“没看见旁边还有罗杰?去做电灯泡啊?”

 

“那不是还有林彦俊吗!诶?你怎么看出他们俩的奸情的?”

 

“你可以理解为——优等生的洞察力。”

 

陆定昊拽着尤长靖飞奔过去,风吹得尤长靖发型全都乱掉,虽然这个自称有处女座洁癖的人平日里也不修边幅,穿着睡衣往外乱跑,但此时此刻他竟然还能腾出手来护住自己的头发!

 

姜京佐看陆定昊过来了,用脚趾头想就知道这货又想蹭饭,他扁了扁嘴说:“要不一起去吃饭?”

 

林彦俊不置可否,把手伸向了尤长靖。

 

尤长靖讶然望着林彦俊,毫无心理预期的他伸出手,指尖略微搭上他的右手,只一碰就准备往回缩,不料他却反手将他整只手牢牢握在手心里。尤长靖惊了一下,下意识地往回抽手,林彦俊的手再紧了紧,没有让他退却。

 

林彦俊微垂着眼帘看他:“又见面了。”

 

“对啊,又见面了。”

 

“咳,一起去吃饭吧。”姜京佐说。

 

“对啊对啊,一起去吃饭吧。”尤长靖缩回了手,忙不迭地附和道。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心想着他不给他回电话,现在却要叫他一起去吃饭?林彦俊不由得失笑,饭哪里都有,何必要承这小屁孩的情?

 

“一起吗,林先生?”

 

尤长靖冲林彦俊笑得绿色无公害,亲和力无敌到让林彦俊都不忍拒绝,虽然他好像也没怎么想要拒绝。

 

姜京佐在路上给李若天打了电话,李总日理万机百忙之中抽出了空挑了陆定昊最爱去的一家餐厅订了位置。

 

尤长靖听不懂他们这些生意人的商业互吹,也不愿意加入到拼酒的战斗当中,只是一杯又一杯地喝着浓茶,林彦俊在一旁不厌其烦地给他添茶。

 

“我给您发的邮件……”

 

“哦,不好意思忘记回你了。”林彦俊说。

 

李若天见状插话道:“我们小尤可是个优等生,成绩各方面都特别好,真的,特别特别优秀!情商还特高!”

 

尤长靖每次同这些同学师兄一起出来吃饭,总避免不了被提及成绩的事情,他二十岁并不该有两岁的任性,哪怕被说一万次优等生他还是得摆出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两岁不尿床已是光荣,二十岁专业前十更是光荣。

 

“有合适的工作我会通知你的。”林彦俊意味深长地看了尤长靖一眼。

 

“谢谢林先生。”

 

“不用那么拘泥,叫我林彦俊就好。”

 

“嗯。”

 

一顿饭吃了有两个多小时,尤长靖也觉得对着满桌残羹冷炙下手很无趣,只好把目光放在那碟夏威夷坚果上。他捻起一个坚果,持着开果器一夹,只听“啪嗒”一声,那粒坚果宁死不屈地从开果器中滚落到地板上。他不便再出丑,只好假借去卫生间,离席而去。

 

不料等他回来人刚在桌前坐定,目光就被面前数枚剥好的坚果所吸引。

 

他拈起一枚白生生的果肉,神色复杂地朝林彦俊那边看去。林彦俊冲他点头示意,嘴边旋起若有似无的笑意。

 

尤长靖吃了几颗夏威夷果,转而又同陆定昊一起玩起了飞镖,只是准头信不好,怎么都投不中靶心。

 

林彦俊绕到尤长靖身后,温热的手指滑过他的手心拿下了他手里的镖,瞄准了靶投过去。

 

“哇……”尤长靖发出一声感叹。

 

林彦俊含笑取下了镖放回到尤长靖的手心里。

 

“镖和靶的每一次分离,都是为了下一次的重回靶心。”

 

尤长靖有些不解地看着林彦俊,“所以?”

 

林彦俊一手扶着尤长靖的腰,一手握住他的手,力道加重些把镖重新掷回到靶心。

“所以要瞄准目标,绝不手软。”

 

不知是饭店的灯光太过于柔和还是林彦俊当下的目光就是如此,尤长靖的脸蓦地红了起来,他搜刮了平生所学只找到一个词来形容林彦俊的目光。

缠绵?

 

以至于尤长靖鬼使神差地答应了第二天一早跟林彦俊一起去看日出的邀请。

 

于是尤长靖坐着林彦俊的车跟他一路开到了郊外,打开了汽车的天窗看着头顶的星空。

 

“还是郊外的星星亮一些。”尤长靖弯起嘴角,瞥了林彦俊一眼,“我在学校都看不见这样的星星。”

 

林彦俊打开了车载音乐,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说:“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是今年夏天,你唱得很好听。”

 

尤长靖轻笑了一声,“真的假的啦?”

 

“真的。”林彦俊顿了顿,“因为你,我觉得那天的时光都变得动听了起来。”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尤长靖把脑袋转向林彦俊,歌声戛然而止,“林彦俊?你睡着了吗?”

 

天上的星星眨着眼睛,回答他的只有再均匀不过的呼吸声。在今天之前,他们好像只是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交点的直线,向着不同的方向前行,但现在又好像多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千丝万缕。

 

林彦俊叫醒尤长靖时,远处的地平线上只露出了一点明亮的红色。

 

“天黑之后,便是日出。”尤长靖揉着眼睛对林彦俊说,“不过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日出。”

 

“算是一段与我共度的奇妙旅程?”

 

尤长靖打开了手机的音乐播放器,林彦俊偏头盯着他带着笑意的脸,忍不住抿起了酒窝。

 

林彦俊靠近了些,轻抬起尤长靖的下巴,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

“和你在一起,时光都是动听的。”

评论(7)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