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知乎体】有一对感情很好的父母是一种怎样的体验?2.0

突然很沙雕……祝你们看得开心

bug一大堆 编辑框产物

有种想写一系列的冲动……下次换哥哥挨虐?

都是我瞎编的

 

 

 

 

尤乐源,为什么要捡我回家?

前文链接

……

————第二次更新——————

评论区一水的哈哈哈是什么鬼?你们没摊上这种破事,就可以幸灾乐祸了是吧?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爷爷家里摘榴莲还缺人吗?我和哥哥都可以的!

 

还有人对我的名字哈哈哈的?我很生气!毕竟你们不知道,我差一点叫尤乐场……还有问我哥哥叫什么的,很好猜啦,林and靖的杰作,叫做靖杰,为什么我感觉我吃了一口狗粮啊我摔!

 

又扯得太远了,这里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脱单了?早八百年前的事情,也就你们这群单身狗会觉得脱单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不是!放屁!家里有那样一对不安分的父父,你再幸福和他们比起来还是不幸的……

 

我减肥成功?放屁!姐姐我身材好着呢!一马平川的好!

 

嘿嘿,想不到吧,好消息就是我爸和我爹他们吵架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前几天,好不容易学校里的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在公交车上都能挤出沟来,更要命的是在市府大楼门前那个红灯前愣是等了半个多小时啊!拼了半条老命回到家里,还没有给男朋友说一句我到家了,就看见我爸和我爹在厨房里忙活。

 

通常情况下,我们家有以下几种情况:

 

  1. 我做饭,我们家三个男人在外面看球赛

  2. 我爹做饭,我爸在厨房帮他洗菜(他也只会干这个,没长进,结婚多少年了也没学会做饭,我怀疑他脑子不好使

  3. 我和我哥哥做饭,哥哥掌勺我洗菜

  4. 我爹和我一起做饭——然后,切一段可以生吃的黄瓜,我爹都要叫我爸进来试菜!再然后,我就被驱逐出厨房……最近老有神仙给我托梦,叫我去偷我爸的墨镜,然后到天桥上摆摊(我也不知道那个黑瞎子一样的墨镜是我爸的还是我爹的,他俩什么不能混着用真的是生气!

 

现在家里两根柱子都泡在厨房的燃气灶前就有点可怕了……通常情况,我爸都在水池边上待着。

 

“他们俩在干嘛?”我小声地问我哥哥。

 

烤箱、面盆……桌上灶上摆得那叫一个满满当当。我放下我巨大的包包,一口气还没喘上了,我爹就从厨房里冲了出来,对着我和我哥哥好一顿吐槽。

 

哇哇哇!刺激刺激!

 

我都忍不住想掏出手机发一个朋友圈艾特一下我的那一群据说是神助攻的叔叔们“我爸和我爹打仗啦!快来围观呀!”

 

“苏月当然要在水油皮里放糖啊!不然为什么会吃起来是甜甜的!”

 

我爹正用一种我爸冷暴力我和我哥哥时的眼神盯着我,也只有我爹在这二十多年耳濡目染耳鬓厮磨言传身教之后,才能找到这种眼神的精髓所在。

 

“别这么看着我,不是我干的。”我哥哥投降,“爹,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呗。”

 

我爸这时候从厨房里冲出来,手上还沾着面粉,表情十分淡定:“说你科学文化知识没学好吧!面粉是淀粉啊,在嘴巴里会变甜的!”

 

“麦芽糖。”学霸哥哥补充。

 

“你们给我闭嘴!”

 

我爹的查克拉终于爆发了,被气得好像卷毛都翘了起来。他一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人不让之势推开了我爹,冲进洗手间洗了手出来,拽着我准备跑路。

 

“乐源我们走!今天不管他们父子两个的死活!”

 

“爹,我才刚进门……”

 

“走不走!”

 

“走走走……”

 

我和我哥哥交换一个可怜又无助的眼神,然后无比期待的看着我爸。

 

我爸!他朝我们走过来了!一把把我爹拽回了屋里。

 

“你走了我怎么办?”

 

“和你的面团过一辈子去吧!”我爹咬牙切齿,“乐源我们去吃大餐!”

 

像是出了一口恶气一样,我爹“砰”的一声把门关上,然后眼睛贼亮地看着我:“源源,我们去哪里?”

 

……

 

我们最终逃进了一家餐厅,鉴于我们的“小鸟胃”属性我们点了十几个菜,一边吃一边玩游戏……

 

 

 

 

我和哥哥高三那年,爸爸和爹爹都推掉了自己的工作陪着我们度过漫长的岁月……放***狗屁!我们就听见他们在客厅里玩游戏的声音。

 

搞得我们也很想打游戏。

 

有一回我刷了一套数学题,去厨房喝快乐水,恰巧经过客厅——

 

我爹趴在我爸的肩膀上看他打游戏,有一个词一下子就从我脑子里跳了出来,耳鬓厮磨知道吗?就他们那样的。

 

我爹下巴抵着我爸的肩膀,笑得全身都在颤动,嘲笑着我爸三分钟不到就挂了两条命。

 

“哈哈哈哈哈哈……彦俊你不OK,你真笨!”

 

然后我爸就抬手刮了刮我爹的鼻子,“你再说一遍。”

 

“小笨蛋。”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哥哥时时刻刻耳提面命的,我怎么忘记了!

 

 

 

 

我们就吃吃吃,玩玩玩,竟然把十几个菜全吃了,我感觉我的扣子要撑爆了……然而,我们都没有带钱包。

 

“爹,我们去刷盘子吗?”

 

“叫你男朋友来送钱。”

 

“……不方便吧,多不好意思啊。”

 

“朋友当然是要麻烦的嘛!”

 

爹,你这个过来人教教我?

 

话说我和我哥哥还没有被捡回来,我爸爸和我爹爹还是纯情少男的时候,我爹常常出门不带钱包,然后给我爸打电话。

 

“下次我请你吃饭吧!”

 

然后get下一次一起吃饭的理由。

 

神助攻叔叔们说我爹年轻时擅长扮猪吃老虎,嗯……值得考察。

 

当然,我不是我爹这么不要脸,没有给男朋友打电话让他送钱过来,我给最有钱的王叔叔打了电话,于是神助攻王叔叔给我爸打了电话,再于是……我们回家了,反正我要去天桥上摆摊了,淘宝上淘宝一副眼镜好了……

 

 

 

 

过完中秋节回了学校,我主动给我爹打了电话,怀揣着看好戏的心态问我爹关于月饼的后续。

 

“水油皮当然要放糖啦。”

 

“我爸同意啦?”

 

“我给他蒸了馒头,放了点盐,后来他就同意啦!”

 

这风轻云淡的架势,堪比当年我爹跟我说他们的当年时那一脸的淡定,完全不像在说他们的恋爱往事。

 

 

 

 

 

我爸属于那种超级帅的大帅哥,个子高五官线条硬朗,而且可能那时候的阿姨都喜欢我爸这种高冷傲娇人设(放屁,在我爹面前跟条小奶狗一样

 

我爸说年轻时追他的女孩子能凑满一个体育馆,那可不是,您老人家粉丝都多少万?够开好几个奥运会了!

 

相传二十多年前我爸和我爹就关系特别好,好得让人觉得他们不是正经的兄弟情,而是正经地要谈恋爱,于是有一天,有一个胆子大的去问我爹。

 

“请问你是林彦俊的男朋友吗?”

 

老爸嘴里的水喷出去三米。

 

终于,终于有人来问了!

 

“你喜欢我们家彦俊?”

 

我爸说,他当时觉得脑子里有根线烧断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爹也许会愣一秒钟,然后对我爸说:“你听我解释。”

 

“你要为这件事负责。”

 

“啊……我难道要去喊其实你没有对象,我是故意这么说……”

 

“没让你去喊。”

 

“那你想怎么办?”

 

“勉为其难,收下我这个男朋友?”

 

 

 

 

我爸和我爹这么多年虐狗无数,我以为他们应该是自始至终都是这么腻腻歪歪甜甜蜜蜜,可我哥哥说:“他们二十几年如一日地腻歪,应该会被打死吧?”

 

我想也是,于是我问了另一个神助攻的王叔叔,小王叔叔热情地告诉我,你爸和你爹,分手过!

 

太刺激了,我搞到了一个大新闻!本着客观无恶意,主观太好奇的原则,我顶着被我爸拍死的风险,挑了一个他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的日子,大无畏地问他:“爸,你和我爹干嘛分手呀?”

 

也许是被我这么一问,问得愣住了,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

 

“假如我年少有为——乐源,这是一句很悲伤的话。”

 

“爸,你粉丝几百万几千万,还不够有为吗?”

 

老爸看着在厨房里拍晕胖头鱼的暴力老爹,轻笑了一声,“年轻时觉得不够,再年轻一些,总觉得我们可以走到最后的——还好我们走到了最后,每年都一起过春节、元宵、我的生日、他的生日、中秋、圣诞……”

 

后来我爸说,刚恋爱时,想着今天要去吃什么好吃的,周末要去看什么电影,但时间长了就开始谋划以后在哪个城市定居,买什么样的房子,把目光放得很长远,三年、五年、十年……长到足以涵盖一辈子的时间。

 

我爸说他的事业和他的人一样慢热,所以他感到无力,所以他选择放弃。

 

“然后呢?你良心发现觉得命里少了我爹就活不下去了吗?”

 

“是啊,他走了我可怎么办呀。”

 

“……”

 

这个版本和我爹告诉我的不一样。

 

我爹说:“我们没有分手啊,只是冷静了几天嘛,你爸爸说……”

 

“我爸说什么?”

 

我爹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可疑的红晕,该死的还有点害羞的模样,你都四十多快五十的人怎么跟十八岁的纯情少年一样!

 

我忙着在心里发弹幕,我爹突然说:

 

“他说啊……长靖,下一次,可不可以换你,褪去一身的骄傲,喜欢我到疯狂。”

 

 

 

 

 

我心里的小电视机炸掉了。

 

谁知我爹又来了一句:“当然可以啊,不仅想和他一起尝相伴时的甜,也准备好了一起扛人生路上的苦。”

 

“那你疯狂了吗,爹?”

 

问这话的是我的哥哥,很显然,他能找到女朋友可能是上天不小心犯的一个错误。

 

 

 

 

 

 

其实我爸和我爹吵架是常有的事情,隔三差五我就能接到我爹的电话,听他喋喋不休地吐槽家里那朵奇葩。

 

“家里的蔷薇开了,我说是粉红色的,他非说不是,是玫红色的!这两个颜色有差吗!”

 

我叭一下挂断电话,火急火燎地跑回家劝架。

 

还没进屋就听见从我们家传来《Por una Cabeza》的声音,用脚趾头想就知道我爸和我爹估计又在看老电影,八成是我爸拉着我爹看的,然后我爹就困了,再然后,我爸就会把我爹的头掰过去靠在他肩膀上。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是小瞎子。

 

然鹅,我被打脸了。

 

一回家,我就看到我们家的客厅的茶几,还有沙发整整齐齐地把通向我的房间和我哥哥房间的路堵死了,中间腾出了一大块地方……

 

我说一层一户空间不够用!我们家不差钱,换个别墅好啦!虽然打扫起来很费力,起码我回家还能有地方下脚!

 

“你们……在干吗啊?”

 

“乐源,你评评理,你爸竟然让我跳女步!”

 

“那我跳女步吗!”

 

“好好的跳什么探戈啊!”我爹气急了。

 

“你说在家无聊啊!”

 

“陪我玩啦!彦俊!”

 

我爹两腮一鼓,跟一只仓鼠似的,可爱到爆炸。

 

我爸顿时就败下阵来,笑嘻嘻地对他说:“好吧好吧,我跳女步——”

 

女团舞都跳过的男人,女步算什么,只是……你们俩看我干什么?

 

“源源,你回来干什么?”我爹诧异。

 

刚才还让我评理的。

 

“尤乐源你很闲哦。”

 

“我……爸爸再见,爹爹再见,我要走了。”

 

 

 

 

 

 

 

我前脚刚到学校,后脚我爹就来了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你说可爱多最好吃的明明是巧克力味的啊,为什么你爸非说是草莓味的!”

 

神经病!

评论(28)

热度(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