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他说你死了这条心吧 5

如果说长得太帅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也是一种错误,那么一个长得太帅的人因为反串了朱丽叶而给全校所有单身非单身的女同学,以及部分喜欢男孩子的男同学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那么,这大概就是大错特错。

 

显然,林彦俊正在遭受着这种错误带给他的诸多不便。

 

“你就没有半点危机感?”周锐指了指林彦俊桌子上快塞满情书的纸盒子对尤长靖说,“莺莺燕燕的学姐学妹,还有要跟学妹抢男人的学长学弟——快把咱们班的门槛踏破了!”

 

“我为什么要有危机感?”尤长靖不解。

 

“拜托,你可是要和林彦俊结——”

 

尤长靖抬起头,狠狠地剜了周锐一眼,把他的最后一个字扼杀在嘴边,“结仇!”

 

“结什么不好,要结仇!”周锐的目光从林彦俊的纸盒子转移到尤长靖手里的那盒巧克力奶上,“你平时不都只喝脱脂奶的吗?怎么——减肥不减了?开始喝巧克力奶了?”

 

彼时,林彦俊抱着数学作业本走进教室,有些艰难地从堆满了书的过道里走到周锐身旁,还是换座位前比较好,过道宽敞。

 

尤长靖微微斜眼,扫了林彦俊一眼,故意朗声说:“哦,刚刚大课间晨跑完了之后隔壁班班花给我的,我已经喝了快半个月了,你没发现吗?”

 

“哗”的一声,整个班的作业本都砸在了周锐的脑袋上,稀里哗啦地散落在地上,周锐满不高兴地揉着快要凹进去的脑袋嘀咕道:“有本事砸隔壁班花去,就会窝里横!”

 

尤长靖煞有介事地拿笔戳了戳林彦俊桌子上的“信箱”,幽幽地说:“你这些宝贝太占地方了吧,怎么不处理掉?”

 

林彦俊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斜着嘴挑眉说:“不处理,我打算等塞满了就整理一下,拿漂亮的胶带封好。”

 

“供起来,日常点三炷香,以此来纪念一下那些年,追过你的女孩?”

 

“咳——”林彦俊不是听不出尤长靖话语里的冷嘲热讽,他轻咳了一声,“我觉得你这个建议也不错。”

 

尤长靖早晨只吃了两片面包,再加上大课间的晨跑,上课上到第三节的时候他的肚子咕咕咕地叫了起来。林彦俊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继续做圆锥曲线的大题目,他也有些饿了,早上老妈煮的粥不管饱。

 

尤长靖的书包和机器猫的口袋有相似的功能,他看了眼在讲台前手舞足蹈的数学老师把手伸向了书包,掏半天掏出了一盒夹心饼干,小心翼翼地拆开了包装,拿饼干碰了碰林彦俊。

 

“大家都在长身体嘛,很正常啦。”

 

林彦俊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拿起了一块饼干。尤长靖拿着饼干咬了一口,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数学老师警觉地朝声音的发源地望过去,尤长靖眼明手快地把咬过一口的饼干扔进放饼干的壳子里,将一整盒饼干都压在林彦俊的书上。

 

“尤长靖!”

 

林彦俊一手拿着饼干一手拿着笔,数学试卷下还压着一套圆锥曲线的题,尤长靖一本正经地甩锅给同桌:“老师,不是我发出的声音!”

 

事实上,林彦俊还没来得及吃就被老师发现了,他趁老师不注意赶紧把试卷拉下来,把饼干塞回去。数学老师走过来低头看了自己十分喜欢的学生一眼,脸憋得通红拿起林彦俊放回去的饼干塞进嘴里,“下不为例,继续吃吧。”

 

林彦俊迟迟没有去拿那块被尤长靖咬过的饼干,周锐转过头去小声地对蔡徐坤说:“我赌一毛钱,迫于数学老师的威严班霸应该会吃暴躁甜心咬过的。”

 

“不跟。”

 

数学老师被林彦俊一系列反常的举动搞得一头雾水,又气又好笑地问:“林彦俊你这么傲娇,要我喂你吗?”

 

“不是。”林彦俊摇了摇头,最终拿起了那块不完整的饼干,正准备往嘴里塞的时候,下课铃响了,数学老师把脑袋转向挂在门口的钟,尤长靖飞快地夺下林彦俊手里的饼干,又抓起一块没吃过的塞进林彦俊嘴里。

 

他喜欢的,柠檬味夹心。

 

目睹了全过程的八卦小能手周锐失望地对林彦俊说:“都怪你,害我丢了一毛钱!”

 

“你没吃早饭吗?”林彦俊拿起了第二块饼干塞进嘴里,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了一下同桌尤长靖。

 

“不是啊,天气变冷之后就起床困难,没时间吃早饭,只能啃几块面包。”

 

“哦……”

 

蔡徐坤不疾不徐地在作业本上写了一个漂亮的“解”,十分自信又十分笃定地对周锐说:“我赌一块钱,班霸要有所行动了。”

 

“嗯?啥?”

 

“跟不跟?”

 

“跟!”

 

虽然周锐对于林彦俊要有什么行动一无所知,但……跟着班长有肉吃。

 

放学时,林彦俊成了最后一个走出教室的人,他站在门口,看着墙上有一半陷在黑暗里的成绩单,他渴望成为学霸的同桌尤长靖已经从第二十挤到了第十一,而他……还在三十开外徘徊着,但还好后面还有十几个人垫着。

 

林彦俊关了门,把书包背好郁郁地向楼梯走去。

 

要是……他能更优秀一些就好了呢。

 

林彦俊看到隔壁班的班花蹦蹦跳跳地下楼,他翻了一个白眼快走了几步拍了拍班花的肩膀,“喂!”

 

班花被林彦俊吓了一跳,贴着墙壁惊恐万分地盯着林彦俊,她听说过一班班霸林彦俊,据说脾气不好爱瞪人他同桌换了一年座位都没换成功。

 

哦,同桌还是她最近喜欢的尤长靖,想到这里班花小姐更气了一点,怎么能这么压迫剥削她喜欢的小哥哥呢!

 

“干什么?”班花小姐语气有些强硬。

 

“就是你天天给我同桌送巧克力奶?”

 

“……对啊,不可以吗?”

 

“喂,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林彦俊不屑地说道,“他不可能跟你早恋的。”

 

班花小姐白眼翻上天,“你也管得太多了吧,和你有什么关系?”

 

“哎哟?你这是要和我宣战咯?”林彦俊扁了扁嘴松开了班花,“那——走着瞧咯!”

 

林彦俊走开三秒钟,只听见身后传来班花小姐爽朗的笑声。

 

好了,现在全校的人大概都知道林彦俊要追舞台剧大赛上演了一棵树的罗密欧尤长靖了。

 

在学校论坛上匿名发帖的人,尤长靖真想揪出来暴打一顿!

 

“风水轮流转啊……怎么变成林彦俊追尤长靖了?”林超泽摸着后脑勺看了灵超一眼,“不是一直都说尤长靖喜欢林彦俊的吗?风向转得这么快啊!”

 

“我不管,反正我是尤长靖的小宝贝,林彦俊什么的靠边站。”

 

周锐好奇林彦俊传说中的行动究竟是什么,他怀疑那个帖子就是林彦俊自己发的,可是看起来又不太像……

 

隔壁班的班花还是一如既往地给尤长靖送牛奶,只不过从巧克力奶变成了脱脂奶,只不过从大课间晨跑结束变成了尤长靖还没到学校前,可能……害羞了吧?

 

天气越来越冷,尤长靖抱怨牛奶太冷了喝下去肚子疼。也不知道班花小姐是不是开了金手指,隔天就送了热豆浆,感动得尤长靖快要热泪盈眶。

 

林彦俊还是每天一大早踩着林超泽的桌子进教室开门,气得林超泽想把陆定昊的同桌垃圾桶扣在林彦俊的脑袋上,都快要踩出坑来了!

 

“嗳,你们俩来得早,”周锐揪着陆定昊的衣服问,“隔壁班班花是哪个啊?”

 

“什么班花啊?”陆定昊一头雾水。

 

“天天给尤长靖送奶的班花啊!”

 

“早不送了。”陆定昊皱眉,“就隔壁班长得最好看的那个。”

 

周锐瞪大了眼睛,“不送了?换人了?”

 

“早换了。”

 

“谁啊?”

 

“林彦俊啊。”

 

林彦俊把热豆浆和三明治放在羽绒服的内袋里,生怕豆浆放在外头会冷掉,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外头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学生,一旦发现目标就把食物摆到桌子上,也不知道他这样究竟有什么意义。

 

尤长靖叼着豆浆有些嫌弃地捅了捅占了他桌子十分之一的林彦俊的“信箱”,“你的宝贝怎么还不处理掉?”

 

“还没满呢。”

 

尤长靖拧着眉毛从书包里掏出一堆草稿纸塞进去,“好了满了满了!”

“真是……眼不见为净。”

 

林彦俊叹了一口气,默不作声地端起纸箱走到陆定昊身边的垃圾桶旁,把整个纸箱塞到了垃圾桶里。

 

等林彦俊回到座位时,尤长靖白嫩的脸上闪现着一抹可疑的红晕,周锐有些做贼心虚地把脑袋转向了窗外。

 

尤长靖垂着眼睛,小声地说:“嗳,林彦俊……”

 

“嗯?”

 

“谢谢。”

 

林彦俊有些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堪堪地搔着自己的头发,“不用谢不用谢……我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吧。”

 

“别以为你天天给我带豆浆我就会感激涕零。”尤长靖话锋一转,“糖衣吃掉,炮弹打回!”

 

“嗯?”

 

“你可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不会……”

 

林彦俊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尤长靖的下一句是“不会和你早恋的”,很显然,在这不太长的沉默里,林彦俊已经做好了被打入地狱的心理建设。

 

“不会被你喂胖的!”

 

林彦俊愣了半天,突然笑出了声。

评论(21)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