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你不知道的事 下

老子说,福兮祸之所伏。这话一点都没说错,正如上天给了林彦俊中一个千载难逢的奖,就得同时给他洒水车滋醒预警,顺便带走了他干干净净的小白鞋和白T……


尤长靖一只手抓着林彦俊的胳膊,一只手指着林彦俊一身的水点子笑得快要撅过去。


惊喜死了,只有惊吓和意外,老天爷啊,他怎么这么倒霉?


林彦俊没好气地把手里那盒油沥沥的蛋挞塞到尤长靖手里,“自己拿!”


“林彦俊。”尤长靖抱着蛋挞站在原地,“林彦俊你去哪里?”


“回家啊!”林彦俊转头看了尤长靖一眼,“难道斑点狗一样继续去逛街吗?”


“那你等等我嘛!”尤长靖小步跑向林彦俊。


林彦俊放慢了脚步,看尤长靖的头发都飞成风的形状——忽然心情很明媚,嘴角也不由得扬起来。


他伸出手,“走吧!”


尤长靖垂眼看着林彦俊的手,迟疑着郑重地把蛋挞重新放回到林彦俊手里,“谢谢林彦俊!”


林彦俊想把蛋挞扔进路边的垃圾桶。






大房子里注册小号转发抽奖的绝对不止林彦俊一个人,Justin和范丞丞也有很多小号专门用来转发,比如抽海尔的空调、热水器、电饭锅,自家粉丝自制的公仔、抱枕、透扇、pb……


“你们要电饭锅干什么?”尤长靖拈着一根薯条翘起小拇指指着Justin从快递点搬回来的电饭锅。


“抽奖抽到的。”范丞丞如是说,“就是手气太好了,我们基本上抽什么都能中诶!不知道为什么运气这么好!”


“彦俊你有中奖吗?”


林彦俊抱着抱枕靠倒在沙发上,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模样,“哼,傻傻的!当然有啊!”


“热水器还是空调?”王子异好奇。


“或者……空气净化器?”陈立农眨眨眼睛。


“薄荷糖!”


其他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阵爆笑,就像不久前范丞丞在群里发外卖红包,为了那10块钱的红包再发50让小伙伴去戳他的链接……结果大包被尤长靖捡走……他们也是这么笑的。


“热水器、空调都有,电饭锅也不用太多,空气净化器……也很鸡肋……其实还是薄荷糖最实用啦。”尤长靖说,“清新口气,还能当糖吃。”


“对啊,你们的不实用!”


Justin送给林彦俊和尤长靖一人一对白眼,明明他们中的奖比较能让人觉得愉快。


“不常中奖的人,中了一包餐巾纸都会很高兴的。”范丞丞说,“我们要理解非洲俊。”


“你是指彦俊的肤色吗?”王子异含笑,“白天不能喝柠檬水!”







范丞丞往家里搬空气加湿器时顺手签了一个让他匪夷所思的快递——


“肖橘子是谁?”


尤长靖站起来掸掉身上的饼干屑跑到范丞丞身边夺走他手里的快递,“我的我的——不是,林彦俊的。”


“你咋知道?这么反人类的名字。”


“我寄……咳,你又中奖啦?”


范丞丞笑起来,“那么当然的啦!运气超级好的!”


林彦俊的中奖之路止步于那个被洒水车滋过的又惊喜又惊吓的薄荷糖,然后再转多少都是徒劳。


薄荷糖有吃完的那一天,热情也有被消磨光的一天,终于林彦俊放弃了转发抽奖,开始在超话里盖一个透明而且隐身的房子,以便掌握各种各样的动态。


比如又有人开始分析眼神糖,林彦俊分神看了两眼,好像的确眼神里很有东西……


“你看我干嘛?”尤长靖把咬了一口的肉放回到碗里,“干什么不讲话啦!”


林彦俊受伤,在评论区杠了po主一下:“屁嘞!他看红烧肉眼神也含情脉脉!”


再然后,林彦俊的小号又被攻击只是为了转发抽奖而生,皮下不知道是什么人嘞……


皮下当然是尤长靖的毒唯,顺便爱屋及乌一下,当一下他和自己的西皮粉。


所以,一旦有风吹草动——例如喜欢勾肩搭背闪闪发光的隔壁bro出现,林彦俊也许就要给王子异几天脸色,抢他柠檬抢他拖鞋什么的,又或者忙内想戳戳尤长靖肉肉的肚皮,林彦俊就可能想方设法联系到忙内的老妈……


“阿姨!Justin最近熬夜打游戏!”


睚眦必报林彦俊。







房子里又充斥着Justin中枪喊范丞丞救他的惨叫,然后就是此起彼伏的关门声。


尤长靖歪在床上玩手机,忽然拿脚碰了碰坐在一旁玩泡泡龙的林彦俊。


“你最近怎么不转发抽奖了?”


“都中不到奖。”林彦俊扁扁嘴,“手黑。”


“嗯……”


“你怎么知道我最近没抽奖?”林彦俊放下了手机,郑重其事地审视着尤长靖。


尤长靖顿了一下,干笑了几声,“这不是一般推断吗,你很久没说你又没抽到奖了。”


“这样吗?”林彦俊抓抓头发,又重新拿起手机继续玩泡泡龙,“我还以为你有特别地关心我。”


“有啦。”


“嗯?”


“我没说话,你听错了。”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去,大家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尤长靖的行程和林彦俊并不重合,于是林彦俊只得一个人在大房子陪范丞丞打游戏。


“吃鸡很简单嘛!”林彦俊说。


“你是新手,一开始有菜鸡保护局的。”


“哦……”


林彦俊一个人玩了几盘之后就踏上了双排吃鸡的道路,然而高处坠落身亡,没捡到枪被人拿平底锅抡死,趴在草堆里被汽车压死……林彦俊快要解锁一百种死法了。


“你怎么这么弱!”范丞丞恨铁不成钢,“不玩了不玩了!”


“哦。”


日子很无聊。


林彦俊最近时常为了发射的信号无人接受而苦恼,就像当初讲笑话无人理会的冷场。


尤爸尤妈在创造尤长靖的时候,应当给他加了一点和林彦俊的不约而同,再加一勺心有灵犀——所以他们的脑电波才能这么轻松地接驳?


餐厅里的炸鸡是上午的,已经冷了,咬上去再也没有脆脆的口感,快乐水是昨天开的,已经没有了气变得不快乐了,草莓过了季节就变得又小又酸涩……


耳边的欢声笑语,彻夜燃烧的万家灯火,都和林彦俊无关。







林彦俊仰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不知这样盯了多久,他终于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给尤长靖发消息。


我想你了。


不是打电话发短信就能解决的想。


是那种需要紧紧拥抱的想。


消息一发出去,林彦俊就后悔了,手忙脚乱地撤回。







天蒙蒙亮,尤长靖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冲进大房子,一肩膀将门撞开。


“林彦俊我回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房间里只有他的回声。


尤长靖费解地掏出手机给林彦俊打电话。


“你在哪里呀,林彦俊同学?”


“我在你这里呀。”


“我……在家。”


“你看见什么了,这么急着赶回来?”林彦俊懊恼地拖着箱子往回走。


尤长靖拉开窗帘在落地窗前坐下,看着阳光一点点从窗子照进来,他轻笑一声,“没看见什么呀,行程结束了就早点回来……你被丞丞拖着打游戏哦?”


“嗯。”


“他嫌你技术太差了是不是?”


“对啊。”


“快回来吧,我陪你玩泡泡龙。”


林彦俊望着排不到头的售票队伍轻轻叹了一口气。







以前林彦俊以为那句话很重要,因为有些话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现在想想,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分别,有些事是不会变的。







“有没有任意门,可以传送到你身边?”

评论(17)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