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纯情房客酷房东 7.5

林彦俊两手叉腰站在门口瞪着五点出头六点不到就来砸门的一脸做贼心虚的陆定昊。

 

“请你圆润地离开。”

 

“不了吧。”陆定昊抓住林彦俊的袖子,“江湖救急!我……我我我……”

 

林彦俊挑眉,等待着陆定昊的下文。

 

“你想知道尤长靖的任何事情都可以问我!”

 

“……”林彦俊扁着嘴思考了片刻,“成交。”

 

陆定昊猛地推开林彦俊直奔尤长靖房间,一把将尤长靖从被窝里揪起来,“尤长靖!!!!天塌了!!!!”

 

天塌了个子高的人,比如林彦俊,会顶着。尤长靖揉了揉眼睛,调整到另一个合适的姿势继续睡。

 

“尤长靖!!!!吃卤肉饭了!!!”

 

“啊!哪里?哪里!在哪里!”

 

陆定昊恨铁不成钢地绝望地看着尤长靖,“在你心里。”

 

“干嘛啦!一大早不让人睡觉!”

 

“昨天Jeffrey请我去看话剧。”

 

“我知道啊。”尤长靖坐在床上,头发乱糟糟眯着眼看着陆定昊。

 

陆定昊抓住尤长靖的肩膀鬼哭狼嚎道:“我他妈的……睡着了!哇,今天一早在Jeffrey家里醒过来!”

 

“中间我怎么去他家的完全不知道……我再也不要跟小猪一样的睡眠状态了!”

 

“他第一次约我出去玩就这么糗!我不活了!”

 

尤长靖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你落荒而逃?”

 

“嗯,没错。咦……你最近中文有变好。”

 

“我有关注一个作家的公众号啦,超喜欢的!他写的一些文章很棒诶!”

 

陆定昊愣了一秒,“这不是重点!兄弟!”

 

“哦。”

 

陆定昊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沉浸在出糗悲伤中的小芙同学看也没看就接起,“喂?侬萨宁啊?(你是谁)”

 

那边静了一会儿。

 

“Jeffrey。”

 

陆定昊叭一下挂了电话。

 

“Jeffrey!!!!Jeffrey啊!!!!”

 

手机又不屈不挠地响了起来,陆定昊狂叫着在尤长靖床上跳来跳去,在床快要塌了的前一秒,他接听了。

 

“我早上没有看到你。”

 

“我……”

 

“植物”漫画家尤长靖做了一个游泳的动作。

 

“我……去游泳了。对,我不会游泳,我怕海平面上升海水倒灌被淹死,所以报了一个游泳班。”

 

“游泳也可以带手机吗?”

 

“有防水袋。”陆定昊自己都信了。

 

“那你……学会了吗?我家有游泳池,我教你。”

 

陆定昊把目光转向了尤长靖,“我朋友也不会游泳,要不一起?”

 

“……好。”

 

林彦俊去小区门口买了豆浆和油条,回来时陆定昊苦大仇深地坐在沙发上,尤长靖则在卫生间里刷牙洗脸。

 

“你想知道什么?”

 

“你知道什么?”

 

“……他不会游泳!他吃龙虾过敏!他喜欢吃卤肉饭椰浆饭还有咖喱饭,他喜欢看浪漫文艺的爱情电影,他怕鬼,他最近喜欢一个作家。”

 

林彦俊觉得把陆定昊放进来是一个不太明智的决定,因为他根本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虽然教尤长靖学游泳好像是一件挺……愉悦的事情。

 

陆定昊把油条掰成一段一段泡进豆浆里,就像他现在的心,软塌塌湿漉漉又甜蜜蜜。

 

林彦俊出门前对陆定昊说:“晚上我回家时你要是还没走,我就揍你。”

 

“哈哈哈……”满脸都是抗拒。

 

尤长靖下午陪陆定昊去Jeffrey那带游泳池的大房子里学游泳,他坐在岸上,双腿垂下水里看着陆定昊在水里扑腾,突然想点一首歌送给自己。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最,清浅池塘,鸳鸯……”

 

陆定昊朝尤长靖泼了一脸的水,“稿费是不是不想要了!”

 

尤长靖笑嘻嘻地看着陆定昊,心里暗下决心要把漫画里小狐狸所有的戏份全都删掉!

 

小柚子最爱的再也不是小狐狸了。

 

文艺青年林彦俊从网上淘了一个留声机和一堆碟回家,尤长靖见习游泳回家去门卫室把那堆古董运回家。

 

他把古董安置在门口,捏着有些酸痛的手臂趴在了沙发上。

 

有些困。

 

迷迷糊糊中屁股上挨了一掌,尤长靖偏头对上林彦俊的目光,“你回来了!”

 

“你看起来很累哦。”

 

“我和陆定昊去……”

 

“第三十条,不许提……”

 

“好啦好啦,我和某生物去游泳了。”

 

林彦俊的脸冷了下来,不高兴地挪到餐桌边坐下。尤长靖察觉不到某人正在暴走边缘,抓着头发说:“下次再也不跟他一起去,你会游泳吗?”

 

“当然会!我以前是校队!”

 

林彦俊自动吞掉了后半句“游得最慢的”,不过不重要,他会就行。这大概是在尤长靖面前展示自己精壮的身材的好机会了!

 

尤长靖起身走到林彦俊身边坐下,脑袋抵着林彦俊的肩膀说:“帮你搬东西我的手好痛,快给我捏捏。”

 

“你要求真多。”林彦俊嘴上这么说,可还是站到他身后有些温柔地按摩着他的肩膀,他的手臂。

 

尤长靖缓缓地放下手,林彦俊身体前倾,向他靠近。尤长靖转头看了眼林彦俊,忍着笑在林彦俊脸上亲了一下。

 

林彦俊瞥了尤长靖一眼,顺势就搂着了他,“你怎么这么调皮。”

 

“林彦俊等你周末我们一起去游泳。”尤长靖看着近在眼前的林彦俊岔开话题道。

 

他们之间的距离大约只有0.1公分,尤长靖几乎能感受到林彦俊鼻息间温热的气息。林彦俊脸上荡漾起层层笑意,他撅了一下嘴,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下次亲这里。”

 

“林彦俊!”尤长靖脸红起来,像只苹果。

 

晚饭后林彦俊搞了一会儿他淘回来的古董,然后应尤长靖的邀请一起去买西瓜。

 

林彦俊一手拎着西瓜一手斜插在口袋里,他站在路灯下看着尤长靖握着一支甜筒向他跑来,不由得嘴角上扬。

 

“帅哥!”一个女孩子叫了他一声,“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

 

林彦俊低头看了眼女孩子,旋即又把目光投向尤长靖,“不方便,我男朋友会生气的。”

 

目光所到之处,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少年。女孩子看了看尤长靖又看了看林彦俊。

 

林彦俊从口袋里伸出了手,再自然不过得和尤长靖十指相扣,好像熟练得每天都是这么牵手一样。

 

“刚才那个女孩子和你说什么?”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噢,是健身中心做推销的呀?”

 

“对啊,我比较厉害,教你绰绰有余。”

 

尤长靖笑得整个人都在颤抖,“不要脸。”

 

家里的留声机在林彦俊鬼斧神工般的操作下成功工作,他把黑胶唱片放在留声机上,客厅里环绕起民国时期的音乐。

 

尤长靖从阳台上走进来,随手把小喷壶放在一旁。

 

“林彦俊,今夜月色真美。”

 

留声机里响起周璇酥到骨子里的声音,“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林彦俊,我们什么时候去游泳呀?”

——————昏割线——————
在图书馆摸鱼时的编辑框产物
不要急,应该会一直更的

希望你们不要感冒
杭州降温降的太厉害了,从衬衫一秒变成羽绒服,就很bad

评论(12)

热度(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