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纯情房客酷房东 4

林彦俊一觉醒来胳膊疼得更厉害,连带着脖子也疼,动一动就是钻心的疼。

 

他可能需要一个狗皮膏药。

 

“林彦俊,吃早饭啦!”

 

林彦俊皱着眉头一手捂着肩膀走到餐桌前坐下。换口味了,今天喝粥。

 

“你眼睛很肿诶!”林彦俊说,“鼻子也红红的。”

 

“鼻塞啦,晚上都睡不好,还流鼻涕。”尤长靖揉了揉鼻子,盛了一碗白粥递给林彦俊。

 

“为什么今天没有三明治?”

 

“冰箱里只有昨天吃的饺子。我看了一下还是去年的。”尤长靖不高兴地翻了个白眼,“亏我昨天还吃那么多。”

 

“没有呜呼哀哉就是万幸了,”林彦俊夹了一筷子酱菜放进碗里,“是这个意思吗?”

 

“是吃到你煮的东西,简直三生有幸!”

 

林彦俊笑得耳朵都有些发红,“你不用这么夸张。”

 

“吃完早饭,要去买菜。”尤长靖挑眉,“我还想去买些巧克力……嗯?”

 

林彦俊听懂了尤长靖的弦外之音,那就是请他去当苦力。可人家手很痛好不好!

 

“你干嘛还捂着肩膀?你不是说不痛了吗?”

 

林彦俊不由得想起在哪里见过的一个有关于亲吻缓解疼痛的段子,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今天又疼起来了。诶,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段子……”

 

“没有……”尤长靖放下碗筷站起来,走到了林彦俊身后。

 

“你要干嘛?啊……”

 

尤长靖使出了吃奶的劲捏着林彦俊的肩膀,痛得他嗷的一声趴在桌子上,好痛。

 

“有没有舒服一点?”尤长靖坐回到林彦俊对面,端庄优雅地端起碗继续喝粥。

 

林彦俊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脖子,似乎好像轻松了许多。尤长靖咧开嘴告诉林彦俊:“我们画漫画的经常脖子酸痛肩膀酸痛,这招陆定昊教我的。”

 

“陆定昊是谁?”

 

“我来中国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他超级棒!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不感兴趣。”林彦俊兴趣缺缺的结束了这个话题,不再同尤长靖多说什么。

 

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尤长靖刚搬来时的日子,他一个人逛超市,在样板房一样的屋子里添上了花花草草,几乎每天都搬半个超市回去……如果今天林彦俊没有和他同推一辆购物车的话。

 

这应该是林彦俊第一次和尤长靖一起逛超市,他一手推着车一手斜插在口袋里,看着尤长靖捧了一堆巧克力放进购物车里。

 

“哇,他好帅啊……”

 

林彦俊听到一旁几个女孩子指着他叽叽喳喳的声音,回头看了她们一眼,那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激动得快要晕过去了。

 

林彦俊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搭在尤长靖肩上,“哇,你买这么多巧克力,夏天吃这么多真的没事吗?”

 

“可是夏天应该很快就会过去吧。”

 

“可是现在八月才刚刚开始。”林彦俊揉了揉尤长靖的脑袋。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摸我的头?”

 

“呃……手感好。”

 

那几个女孩子满眼冒桃心,“哇……那个男生好甜啊……也太般配了吧!”

 

林彦俊收住自己想要上扬的嘴,推着尤长靖往前。

 

他们的小推车撞到了周锐,周锐他当时正拿着两桶牛奶作比较,看到林彦俊和尤长靖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

 

前脚刚看见22楼金融公司的姜京佐和罗杰一起挑扫把,后脚又被林彦俊和尤长靖撞到了。

 

“林彦俊!这位是?”周锐难掩八卦本质,盯着尤长靖问。

 

“你好,我叫……”

 

林彦俊挡在尤长靖身前插话道:“我室友,小尤。”

 

“我就问问,你那么凶干什么?”周锐翻了一个白眼,“嗳,哪一桶牛奶比较好喝?”

 

“全脂的!全脂的好喝,脱脂的太难喝了!”尤长靖说,“但是减肥啊,没办法。”

 

“贵一块呢!”

 

“村姑!”林彦俊夺下周锐手里的全脂牛奶放进车里,旋即又对尤长靖说,“不用减肥,身材正好。”

 

“真的假的啦!”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林彦俊失笑。

 

周锐愣住,他看着那两只远去的背影,好像被喂饱了,还有点撑。

 

林彦俊和尤长靖一人拎着一大袋东西站在电梯口,尤长靖看着不断跳跃的数字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记得啊,怎么了?”林彦俊低头看着他。

 

“你完全不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了。”

 

“哦……”

 

林彦俊原来是什么样子,他也记不清了。只是他一直都知道,十楼的邻居是一对结婚十多年的中年夫妻,隔三差五能见到他们俩一起去上班。

 

可是,尤长靖真的太甜了,甜的让人无法拒绝。

 

“电梯到啦!”尤长靖忽然拉了拉林彦俊的衣服,“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论买车的必要性。”林彦俊按了“10”,对尤长靖说,“按照你的胃的战斗力以及购买能力,我们以后很需要车。”

 

“以后?”尤长靖一怔,“搞得跟结婚一样……我说不好哪天就搬走了。”

 

“我觉得很需要车,家里的冰箱也要换成双开门的……”林彦俊沉默了一会儿,“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要是再说你要搬走,我就……”

 

“怎样?”

 

“在你脸上画乌龟!”

 

“……”

 

冰箱里填满了他们从超市采购来的食物,尤长靖明显对画乌龟事件心存不满,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林彦俊自告奋勇要帮助尤大厨做饭,十分乖顺的洗胡萝卜切胡萝卜。

 

“你要是再说画乌龟,我就给你的菜里下毒!”尤长靖开始切鸡胸肉,这一刀力气过大,刀卡在了砧板里,一时竟拔不出来。

 

“尤长靖同学又开始拿砧板当出气筒了。”林彦俊站到尤长靖身后环着他,他握住了尤长靖的手,只感觉手里一紧,刀被拔起。

 

“还是我来切吧,就你这样,手指都没了。”林彦俊瞥了尤长靖一眼,笑了笑。

 

尤长靖微微侧着身子看着林彦俊。

 

锅里的水汽蒸腾起来,他们俩就这么安静地对望着,直到白白的水汽将他们俩包围。

 

“你像站在云里。”

 

林彦俊向后退了一步放开了尤长靖的手,将厨房的移动门打开,一厨房的水汽都涌向了餐厅。

 

“你也是。”尤长靖说。

 

林彦俊想挠尤长靖的脑袋,一抬胳膊,又酸又疼,他皱起了眉头。

 

尤长靖把手里的刀放在砧板上,转身拉住林彦俊的手臂,露出一个狐狸般的笑容。

 

“你要干嘛?”林彦俊努力挣脱尤长靖的手,飞快地逃离厨房。

 

“诶嘿嘿嘿……”

 

尤长靖想起自己好像还有一支原本要送给陆定昊传说中的妹妹的口红,买都买了才知道陆定昊只是自己看上了那个帅哥,妹妹都是他杜撰出来的。

 

他跑进房间找到了那支口红,999正红色!他毫不犹豫地往自己嘴唇上抹。

 

林彦俊觉得尤长靖八成是疯了,他闪进自己房间,还没来得及关门,疯孩子就追了过来。

 

“有话好好说……”

 

尤长靖坏笑着跳起来将林彦俊扑倒,扯开他的领口露出了左肩。

 

一个鲜红的唇印落林彦俊的肩上。

 

尤长靖抽了纸巾擦擦嘴,“还要再来一下吗?”

 

林彦俊坐在床上,双手捂着脸,耳朵烫的厉害。

 

尤长靖退了几步,现在门外扒着门框,“有需要再叫我噢!”

 

林彦俊站在穿衣镜前裸着上半身,看着肩膀上的唇印,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心上的某个地方好像也随着这软软的一个吻而变得暖暖的,满满的。

 

“林彦俊!吃饭啦!”

 

林彦俊套上T恤,抓了抓头发。

 

那么尤长靖呢,和他的心是一样的吗?

 

“林彦俊,吃饭咯!林彦俊!林彦俊!林彦俊!林!彦!俊!”

评论(23)

热度(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