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纯情房客酷房东 2

尤长靖坐在餐桌前,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林彦俊出门前贴在他脑袋上的所谓的“同居”必备指南。

 

“唉……”尤长靖揉了揉被林彦俊掐疼的脸,开始对着指南发愁。

 

林彦俊说:“下不为例。”

 

尤长靖当时还欢天喜地地以为这个哥突然之间良心发现,决定重新做人,用爱包容整个世界。但……

 

林彦俊紧接着就从包里掏出了一张A4纸,一边掐着尤长靖的脸一边把纸像符一样订在他的脑门上。

 

“为了我们和平共处,请你遵守指南上所有的条约,”林彦俊把三明治放进包里,顺手又拿了一袋豆奶,“不然……”

 

“怎样?”

 

“我就在你脸上画乌龟。”

 

“同居”必备指南第一条:禁止在沙发上吃东西。

 

第二条:禁止在晚上十一点之后洗澡。

 

第三条:洗澡时禁止大声喧哗。

 

……

 

尤长靖决定把这份指南团成球扔进垃圾桶,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也从来没有看见过所谓的“同居”必备指南。

 

他抱着盛了满满的拉面的海碗,腾出一只手给陆定昊发微信:你一定不知道我房东有多过分!

 

陆定昊过了一会儿才回他:画了人家一脸,人家要你肉偿了吗?

 

人很好的小鸟胃:他要是要我肉偿,我现在肯定自己撕掉衣服送上门去!
陆小芙:呵,男人呐!
人很好的小鸟胃:他居然禁止我在沙发上吃东西,禁止我半夜起来吃东西,禁止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陆小芙:所以你现在在干嘛?

 

尤长靖把手机扔到一旁,抱着碗踢掉拖鞋盘腿坐在沙发上,愤怒地拿起遥控器换台。

 

尤长靖最近学了一个词:阳奉阴违。他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等到手里的小小酥空了,电视剧也播完了,他才起身去厨房洗碗。

 

窗外天开始变暗,乌云遮住了太阳,黑压压的好像在酝酿一场大雨。

 

尤长靖把沾着水珠的手往身上擦,看着玄关处的两把伞,一把是他的透明伞,一把是林彦俊的黑伞。他微微皱眉,从沙发缝里扣出了手机,给林彦俊发了一条语音。

 

“林彦俊,我给你送伞!”

 

邱治谐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看着天边压过来的乌云对林彦俊说:“看起来又要下暴雨了,希望下班的时候不要下雨。”

 

“别人都在等送伞的人,而你们俩,在等雨停。”周锐掩着嘴偷笑。

 

“你不也一样。”林彦俊抬眼觑了周锐一眼,“单身狗。”

 

“哥我有伞,不怕!”

 

邱治谐翻了一个白眼,继续投身伟大的翻译事业。

 

突然就开始下雨了,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窗上,对面的大楼瞬间就模糊在了雨里。空气闷热了一整个上午和半个下午,终于在下雨的这一刻清爽了起来。

 

林彦俊拿起了手机,看到悬浮窗里尤长靖发来的语音,他迟疑了一会儿,把手机放在了耳边。

 

“哇,千年铁树开了花。”周锐小声说,“林彦俊你中彩票咯?”

 

林彦俊幽幽地瞪了周锐一眼,把上扬的嘴角收回到原来的位置。脸是冷的,可眼睛却还是笑着的。

 

雨更大了些。尤长靖一脚踩在水坑里,湿了半只鞋,他有点后悔自己脑子一热做出的要给林彦俊送伞的行为。他已经把指南毁尸灭迹,就不必再讨好酷酷的房东大人了吧……

 

尤长靖站在瓢泼的雨里,抬头看着雨点砸在伞上,凝成一道道水流顺着伞面滑落。好像就是这样的雨天,林彦俊横冲直撞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雨水顺着林彦俊的脸庞滑落,那样狼狈不堪的样子竟然还是帅的,帅得有些落寞有些让人心疼。

 

尤长靖骗他的,他住在对面单元的二十楼,房东也不打算赶他走。

 

林彦俊把目光转向了窗外,他现在已经看不到对面的大楼,也不再期待那个人顶着一头小杂毛出现在他眼前,下雨下得太大了,路上太危险了。

 

“林彦俊。”前台小姐走进办公室叫了他一声,“外面有人找。”

 

林彦俊拿着伞,轻轻摸了摸尤长靖的脑袋,“你再等等,我就要下班了,我和你一起走。”

 

“哦。”

 

周锐煞有介事地举着文件夹,有些八卦地打量着林彦俊。他进公司快半年了,只见过林彦俊笑过两次,一次是刚才,一次是现在。

 

明明笑起来很好看的人,明明有那么甜的酒窝的人……

 

“你……谈恋爱啦?”

 

“没有。”

 

周锐被林彦俊一秒切换表情的神功吓到呆滞,木讷地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工作上。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林彦俊今天成了动作最快的那一个,但他没有见到尤长靖。

 

“刚才那个人呢?”

 

“他问我哪里有卖吃的,我说在楼下,可能去买面包了吧。”

 

周锐目送林彦俊远去,有些神秘兮兮地抓住前台小姐的手八卦道:“嗳,刚才那人好不好看?”

 

前台小姐思索了片刻说:“好看啊,眼睛大大的圆圆的,眼睛里有星星!讲话也软软的糯糯的!”

 

周锐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他周大侠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个大新闻,爆炸性新闻!

 

大新闻当事人林彦俊在底楼的面包工坊捉住了尤长靖,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手里拿着仅剩下一口的面包。

 

雨现在已经停了,阳光撕扯开乌云,在下过一场暴雨的天空里显得格外刺眼。

 

“尤长靖。”

 

林彦俊冲他招了招手,“走了。”

 

像一头活蹦乱跳的小鹿。

 

林彦俊给尤长靖的微信备注是斑比——小鹿斑比的斑比。

 

“把嘴擦擦。”林彦俊递了一张纸巾给尤长靖,“指南内容你都看过了吗?”

 

努力踩水坑的尤长靖突然停下来,脚下的水坑倒映出他们两人的身影和天空的颜色。尤长靖抬头看天,蓝蓝的。

 

“什么指南啊?我怎么不知道?”

 

林彦俊靠近了一些,微微挑眉说:“不着急,回家再说。”

 

“啊……”

 

林彦俊坐在书房里,打印机一张一张地把他昨天晚上制定的“同居”必备指南打印出来。

 

厚厚的一摞。

 

尤长靖看着被林彦俊贴得到处都是的指南,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因为,林彦俊在沙发上捡到了一块小小酥。

 

“来吧。”林彦俊拿着笔,站到了尤长靖身前。

 

“看我给你送伞的份上,划掉几条吧。”

 

“那就划掉一条禁止晚上吃零食吧。”林彦俊轻哼一声,“来,把脸伸过来。”

 

“不要!”

 

“我会很温柔的。”

 

“不行,不可以!”

————————————昏割线————————
睡眠质量太差了,半小时醒一次还做噩梦
So,干脆不睡了≥﹏≤
先发上来,等我有空了再改改

评论(10)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