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一点也不羞耻的play

我发现图片版好像看不清楚_(:з」∠)_还是手动再输入一遍叭!超级短小的一段!大概只能算纸糊的玩具车!以下为正文:



林彦俊在家添了一个台球桌,本意是为了打台球娱乐娱乐,但买来一个多月也并没有娱乐几回,反倒成为了某种情趣。

 

尤长靖对于除了吃以外的所有运动都不感兴趣,林彦俊半哄半骗地拉他一起打台球。

 

林彦俊坐在一旁,慢条斯理地给水壶里添上水,往水壶里放了一撮茶叶。尤长靖握着球杆撅着屁股站在球桌旁,二十分钟了,没发出去一杆。

 

林彦俊纤长好看的手指将袖扣解开,挽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精壮的线条。他的腿别在尤长靖两腿之间,俯身贴着尤长靖的后背,温热的鼻息喷在尤长靖的脖子上,仿佛无意地抬腿摩擦着尤长靖的大腿内壁。

 

“手用劲。”林彦俊握着尤长靖的手,打出第一杆。

母球碰撞着球桌上的台球,发出“砰”的一声,台球在桌上散开,跌跌荡荡地撞向别处。

 

被林彦俊贴近的地方仿佛有电流通过,几乎快要将人烧化,而没有他贴近之处,又冷得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林彦俊把手松开,支在台球桌上,别在尤长靖两腿之间的腿也跟着退出。尤长靖好似失去了支撑几欲倒下,球杆从他手里掉落,在球桌上滚了几圈。

林彦俊趁机将尤长靖的身子扳过来,四目相对。

 

“陆定昊说我挑食,迟早有一天要饿死,我把你拆了吃掉,不是饿不死。”

两件衬衫落地。

 

林彦俊的吻有些粗鲁,有些霸道。尤长靖一只手撑着球桌,一手捂着眼睛。

 

皮带的金属扣碰撞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林彦俊扯下尤长靖的手,注视着他清澈明亮的眼睛。

 

“看着我。”

 

林彦俊的手顺着尤长靖光滑的背脊向下摩挲,在他的后腰处流连。

 

尤长靖败下阵来,情欲顺着他眼中氤氲的雾气爬了上来。

 

水壶里的水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茶叶在在水里抵死纠缠。周围空气热得厉害,像蒸腾着带着湿热的欲望。

 

林彦俊压着尤长靖的肩膀,将他整个身子放在了球台上。

尤长靖快要昏厥。

 

“嗯……”千回百转的嗓音仿佛有种撩人的魔力,忽而又含糊起来。尤长靖的手猛地收紧,抠在林彦俊手上。

 

林彦俊舔着尤长靖的动脉,一路向上,轻轻咬着他的耳垂。

 

“携手揽腕入罗帷,含羞带笑把灯吹。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嘶……”

 

尤长靖在林彦俊肩上留下一个齿印。

 

灯映照着墙上的两个人影。

 

尤长靖双手拥抱着林彦俊,在摇晃中发出支离破碎的声音。

 

林彦俊在他耳边呢喃着念完最后一句诗。

“不敢高声暗皱眉。”

评论(8)

热度(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