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使我快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得俊】纯情房客酷房东1

预警!ooc!

英语专业出身的青年文艺作家翻译X浪漫爱幻想的漫画家

最近吃的有点多,脑洞真的越来越大了,文思如尿崩谁与我争锋

不知道有多少,脑洞开多大,文章写多快

好像质量也越来越差了……捂脸……反思……

 

——————————————————————————

林彦俊站在门口,颇有些无奈地看着在沙发上东倒西歪的尤长靖,他躺在沙发上,肚子上放着一袋拆开的薯片,有些悠闲地从电视剧里分神瞥了林彦俊一眼。

 

“你回来了!”

 

尤长靖朝他粲然一笑,林彦俊顿时就没了脾气。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真是拿这个爱笑的人没办法!

 

林彦俊在玄关处换了鞋,手里拎着从菜场淘回来的菜趿拉着拖鞋走进厨房,尤长靖赶紧也跟着进了厨房,从袋子里掏出菜开始准备洗菜。

 

“这里交给我就行啦!”

 

林彦俊回到客厅,手指拈起放在沙发上的薯片丢在茶几上。他有些疲惫地坐下,懒懒地瘫在沙发里。厨房里传来水龙头刷刷刷出水的声音。

在这有些吵的水声中,林彦俊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尤长靖时的场景。

 

那是一个月以前,下暴雨的一个夜晚。林彦俊从公司回家,他淋了一场雨,身上的水滴滴答答地从身上滑落,在脚下聚成一个小水潭。

 

尤长靖脖子上挂着毛巾,一手拎着一把透明的雨伞,一手拿毛巾擦着头发。他站在了电梯口林彦俊身边。

 

林彦俊瞥了他一眼,抬头看着电梯上的数字。

 

“嗳,你淋雨了。”尤长靖从脖子上扯下他的毛巾递给林彦俊,“会感冒的。”

 

林彦俊低头,盯着尤长靖还挂着水珠的脑袋,并没有接他递上来的毛巾,也不多说一句话。

 

“我的裤子被吹下来了,我洗完澡就下来捡。”

林彦俊这才注意到他的胳膊上还挂着一条黑色的长裤,他迟疑了片刻说:“不用了,我很快就到家了。”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林彦俊率先走进了电梯,伸手按了“10”。尤长靖抬起手,指尖还没来得及触碰到按钮就转头对林彦俊说:“你也住十楼吗?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林彦俊沉着脸,并不想与这个同住十楼的邻居多说一句话。他累了,累得只想躺倒在自己床上。

 

尤长靖不甚在意林彦俊的不理睬,手不停地挠着自己的一头杂毛,嘴里还念叨着:“在我搬出去之前还能遇上十楼的邻居也算是有缘了,哎……我只能去睡车库了。”

 

“你没找到房子吗?”林彦俊忍不住问他。

 

尤长靖叹了一口气说:“寸土寸金的地方找房子不好找啊,房东家要收回房子给儿子做新房,人生地不熟我真的只能露宿街头了。”

 

“我家还有一间屋子空着,你要就租给……”林彦俊突然后悔了,他这个平常最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的人,今天怎么莫名其妙还主动要把房子租出去?

 

尤长靖有些期待有些惊喜地看着林彦俊,脸上挂着甜得冒泡的笑容,“真的吗?”

 

林彦俊恍惚了一会儿。

 

“真的。”

 

林彦俊有些困,他阖上了眼睛,听着厨房里传来咕噜咕噜煮汤的声音。如果那天,他不曾遇见尤长靖,他们的人生大约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大概还是会每天准时准点起床去公司上班,在公司楼下买一块三明治和一杯咖啡做早餐,在公司里吃完早饭,然后面对令人头大的英文原件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五点准时到家,开心的时候叫个外卖,不开心的时候就不吃了,回家缩进书房里对着电脑写一写文章,看一看书、电影,到十点准时去洗澡睡觉。

 

尤长靖的出现无疑搅乱了他的生活,甚至连公司同事邱治谐也说他身上有一股味道。

 

林彦俊闻闻自己的衣服,有些不解,“什么味道?”

 

“烟火气。”

 

原来有人给自己做饭的日子是这样的,原来他曾经不食人间烟火,原来……

 

“林彦俊。”尤长靖把汤放在餐桌上,“林彦俊,林彦俊吃饭了!”

 

尤长靖走到林彦俊身前,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臂,他没反应,想来是睡着了。

 

小机灵鬼尤长靖溜进自己房间,从笔筒里掏出了一支马克笔,小心翼翼地在林彦俊的脸上画上刀疤画上胡子,最后还不忘拿手机拍照留念。

 

林彦俊睫毛微微翕动,他倏地睁开了眼睛。

 

“你在干嘛?”

 

“我觉得你睡着时超帅!”尤长靖把手机抵在胸口,“忍不住就拿出手机拍照了。”

 

林彦俊将身上的抱枕扔在一旁,起身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

 

尤长靖将手机揣进口袋里,夺下林彦俊手里的碗给他舀了一碗汤。

 

“吃饭前先喝汤,有益健康。”

 

林彦俊的妈妈也是这么告诉他的,他忙着工作忙着追逐理想,多少难熬的日子都过来了,突然在这一刻开始想家了。

 

在尤长靖刚开始正式入驻他家时,林彦俊一直在思考他自己作死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室友。

阳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花花草草,茶几上堆满了巧克力糖果水果薯片,周末不让他睡懒觉八点准时叫他起床吃早饭……

林彦俊挑食,一种菜煮着他不吃,可能炒着他就吃,尤长靖就换着花样给他做菜,哄着他多吃一些,吃多了又嫌他吃得太多,都没剩多少。

 

大概,是找了个妈。

 

林彦俊喝了一口汤,拿筷子夹起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

 

尤长靖咬着筷子看着他,“怎么样?好吃吗?”

 

“嗯。”林彦俊心情不错,嘴角微微上扬。

 

“哇!我第一次做红烧肉诶,看来菜谱教得没错!”尤长靖又开始笑,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林彦俊你笑起来很好看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笑喔!”

 

“是吗?”林彦俊又夹了一块肉,脸上笑意更深了点。

 

尤长靖点点头,看着他英俊的小脸上那被他画上去的刀疤和胡子就更想笑了,快憋不住了。

 

林彦俊不明白尤长靖为什么今天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嘴好像没有合拢过,他问:“你今天中彩票了?”

 

“没有没有。”

 

尤长靖把洗完的碗放进消毒柜里,甩了甩手对林彦俊说:“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去睡觉咯,晚安。”

 

“晚安。”

 

反常,太反常了。这才七点,就睡觉了?

 

“我们自由的漫画家生活作息是特别不规律的!”尤长靖在某天半夜两点对林彦俊说。他当时刚画完了柚子精的故事,高兴地洗澡的时候不小心飚了高音吓醒了林彦俊。

 

“你吃东西时间倒是很规律。”

 

尤长靖不是吃东西时间很规律,而是一日三餐时间很规律,吃东西?他的嘴就没停过。

 

尤长靖拿着薯片拐进自己房间,给房门上了锁,抱着薯片躺在床上幻想林彦俊看到他的脸被涂鸦成这副鬼样子会是何等的暴躁?

 

他在床上滚了一圈,拿起手机把林彦俊的照片发给了小伙伴陆定昊。

人很好的小鸟胃:[图片]

人很好的小鸟胃:成功整蛊房东!

陆小芙:你不是说你房东很凶吗,不怕他打死你?

 

这好像是个问题。

 

林彦俊把料理台上的水渍擦干净,挤了点洗手液在手心里,洗手液据说还是尤长靖去超市买洗洁精的时候送的。

 

林彦俊有些不满意手上甜得发腻的草莓味,皱着眉头走进卫生间,顺手拿起了牙刷。

 

他注意到了镜子里,被涂得自己都快要不认识的自己,又好气又好笑。他摸着自己的脸,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这么皮。”

 

这是第二天一早,林彦俊对尤长靖说的第一句话。

 

尤长靖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分不清阴晴的林彦俊,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林彦俊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拽到身前,用力地扳过他的身子。他一手扶着尤长靖的肩膀,一手大力地揉着尤长靖的脑袋。

 

“下不为例。”

评论(18)

热度(756)